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幸运甘蔗
    赌客们看他。

    “你下什么注?”城卫的首领问,“十三点?”

    “十三点?你也太小看我了。”

    余生把那些钱往桌子上一拍,十分自信的说,“我押没点!”

    赌楼一时间安静。

    楼下下来,拥挤在木梯上,探头看余生的赌客,门口挤进来的赌客,以及在屋内的赌客,他们整个人上表情出奇的一致,呆呆地看着余生。

    片刻后,城卫首领回过神,“你押没点?”

    “对,没点。”余生说。

    富难他们也反应过来。

    富难拉住余生,“我说掌柜的,你钱没地儿花,你发给我们呀,我这几天正缺钱呢。”

    今天早上,精卫骂了他一句禽兽不如后,俩人就把成亲提上了日程。

    那样,富难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禽兽不如了。

    他们准备先布置自己的新房。

    来之前,精卫和富难就是为此去采买去了。

    他们的新房不在客栈,而是在咫尺之门内的东荒院子里。

    伴着客栈越开越多,咫尺之门在各荒的院子里越开越多,余生渐渐发现一个秘密。

    即在客栈不断增多,咫尺之门不断增多的时候,各荒的院子也在变大。

    居中的妖气阁也是越来越大。

    现在,东西南北中五大荒的院子中,中荒院子最大,东荒次之。

    在中荒,原本设在大悲山的厨房中心,早已经离着别处的客栈远了。

    为此,王姨把后厨一拆为二,在中荒中部的雨师城外,另寻一座小岛建了一座大客栈,作为中央厨房。

    饶是如此,现在厨房依旧不够,王姨正在筹划在中荒再开两个这样的厨房。

    东荒的院子变大,中间空出许多屋子来,富难和精卫收拾一下,准备把那儿做他们的新房。

    余生觉着也不错,日后摊子大了,他们可以帮着管一管东荒的客栈。

    当然,主要是精卫帮忙。

    富难望着余生丢出去的钱眼馋。

    虽然成亲提上日程让他很高兴,但也很花钱,今儿早上的采买只是刚开始,他已经心痛了。

    叶子高和胡母远也拉住余生。

    “不是,掌柜的,败家不是这么败的。”叶子高嘀咕。

    什么押无点,难道摇骰子的时候,还能把骰子给摇没了?

    他们抬头对周围的赌客说,“他说胡话呢,别理他,咱们重下注,一点留给我们掌柜的。”

    胡母远觉着,就算余生他娘还客串幸运之神,一点也差不多了。

    至于无点,就太为难他娘了。

    “去去,谁说胡话了。”余生把他们推走,坚决的说道:“我就押这个!”

    见余生坚决,富难他们不再拦,大不了到时候抢回来。

    周围的赌客方才见余生敢这么赌,着实被镇住了。

    现在见他的手下也不看好他,心里这才稍微有了底儿。

    庄家得到赌楼掌柜李爷的眼神,刚要摇骰子,被城卫首领拦住了,“你住手,让我来。”

    “对,对,让他来。”赌客们纷纷点头。

    城卫首领有几把刷子,可以有效的防止余生在其中动手脚。

    余生浑不在意的坐在凳子上,啃着甘蔗,似乎对他而言,面前的甘蔗吃好才是最重要的。

    城卫首领摇着骰子“哗啦啦”作响,待差不多后,“啪”,把骰盅拍在桌子上。

    “你准备好输吧!”城卫首领说。

    在赌客期待的目光中,他把骰盅慢慢地移开。

    有些赌客为了提早知道结果,俯下身子,看着桌面,然后,整个人呆住了。

    “哼哼!”城卫首领没注意到他们的眼神,还在得意。

    骰子是他拍下去的,里面骰子哗啦啦响,他就不信了,这两个骰子会没有点数。

    “这…”

    但等骰盅移开的时候,城卫首领呆若木鸡,开始怀疑人生。

    富难本来不敢看,但见周围的人呆愣,忙定睛一看,见骰盅下,骰子在,只是化作一堆齑粉。

    余生也一脸意外。

    他万万想不到,幸运这神技,已经逆天到这等程度了。

    好在,余生早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会赢,所以很快反应过来。

    他一扯旁边的富难和叶子高,“快,快,收钱,收钱。”

    “哦,是,是。”

    富难他们反应过来,忙挤到前面牌桌,把桌子上下注的钱搂过来。

    一些赌客呆呆的让开,任由富难他们忙碌。

    一直收到城卫首领面前,他一把拦住富难。

    “慢着!”城卫首领说,“你,你出老千,肯定是你刚才碰到骰子,所以骰子现在成了这模样!”

    余生道:“那咱们再赌一把,如何?”

    城卫首领答应,“好!”

    “这次我要和他赌。”余生指着赌楼的掌柜李爷,“赌这座赌楼,谁赢了归谁。”

    “不成,不成。”李爷忙摆手。

    余生这一手本事,让他心发慌,说什么也不敢跟余生赌。

    “李爷,赌一把,我就不信了,他能有这样的运气?”城卫首领慷他人之慨。

    李爷还是摇头。

    “那我赌大小了。”余生说,“反正在你们赌楼,这些钱押下去,我在赢了,你得赔我二十倍。”

    现在余生面前摆着五十万贯,二十倍,那就是一千万贯。

    李爷忙道:“不,不,我们客栈要关门了,我…”

    “关什么门,赌客就是王上,你敢关门,就是违反城主令,我砸你的店,信不信?”城卫首领怒道。

    他也是与余生杠上了。

    他就不信,他抓不住余生出老千的把柄。

    李爷无奈,只能答应。

    这十万贯是真他娘的烫手。

    好在,这堵楼真输出去了,他十万贯在手也是有的赚,虽然赚的只是个辛苦钱。

    继续开赌。

    余生依旧赌无点。

    这次,城卫首领取了两枚上好的骰子,在骰盅里小心摇了摇,然后轻轻地放下。

    做这一切动作的时候,他离余生很远,而且城卫、赌客们都在看着余生,注意着他任何动作。

    余生啃着甘蔗,毫不在意。

    “我开了。”城卫首领十分小心的说。

    他感受得到,这两枚骰子完好无损的在骰盅下。

    然而,等城卫首领霍然掀开骰盅的时候,两枚骰子依旧化作一滩齑粉。

    “这,这…”

    赌客们不敢相信,城卫首领也傻了。

    “不是,东荒王难道客栈幸运之神了?”富难悄声问胡母远。

    “我怎么知道。”胡母远说,“咱们回去是不是在老人家牌位前上上香。”

    “滚,王上还没死呢。”富难说。

    “也对,那就在镜子前磕个头。”胡母远说。

    “别说话了,收钱,收房契。”余生站起来,得意的对城卫首领说,“知道我为什么赢吗?”

    城卫首领摇头。

    “因为我有这个…”余生晃了晃手里的甘蔗,信口胡诌,“这是幸运的甘蔗,幸运的滋味。”

    他说罢,咔嚓咬一口。

    有妖气客栈

    有妖气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