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次元法典 > 第2143章 演一波(本橘猫现在开始退化了)
    此刻在东京塔外,气氛也是异常严肃凝重。

    警察们彻底封锁了现场,把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挡在安全范围之外,只有排爆小组的人还在里面。

    至于那些好事的媒体,也被警察毫不留情的挡了出去,虽然他们大喊着“知情权”一类的东西抗议,不过警视厅这边却是丝毫不给情面。

    “这是办案,不是演戏!你们直播的内容被犯人知道,相当于暴露我们警察的搜索进展,如果犯人因为你们的直播搞出了事情,你们就是帮凶!”

    在得到了方正提醒之后,警视厅的脖子也硬了起来,硬生生的把这群记者全部怼了回去。事实上他们也是一肚子火,毕竟最初这件事就是因为媒体,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方正也在短信里说了要他们阻止一切媒体的信息采访,控制所有的知情人员,当然………这种做法如果不适当的话很容易引起反感,但是对于警视厅来说………

    老子都被你们媒体口诛笔伐那么多次了,还怕多这一次?

    你们不是一直叫嚣警察无能,还捧了一个高中生当什么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吗?

    滚远点儿!

    反正只要最后能够抓到罪犯,找到另外一颗炸弹,那么他们面对公众也有交代。但是反过来,如果犯人因为媒体的报道而干出什么事情,导致他们功亏一篑,到时候那群蠢货记者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有半点儿责任,只会再次大肆宣扬警察的无能。

    这么想警视厅高层的心理也平衡了,只要结果好一切都好,结果不好你配合媒体也没屁用,还不如封锁信息,增加抓捕犯人的机率呢。

    此刻在现场………

    “什么?没办法解除炸弹?为什么啊?”

    听到对讲机里传来的冲野洋子的声音,排爆组的人顿时急了。而还有一个人也同样面色煞白,那就是佐藤警官。

    她对于三年前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因此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刻驾车前往了东京塔,事实上在这之前,佐藤警官就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是现在,这种预感似乎应验了。

    “方正先生,你在干什么啊!”

    这会儿佐藤警官也是一把抢过对讲机大喊起来。

    “快点儿拆除炸弹啊!”

    “哟,佐藤警官,好久不见。”

    从对讲机那边隐隐约约能够听到方正的声音,倒是显得比较轻松。

    “最近身体还好?”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为什么不解除炸弹啊?!”

    “佐藤警官你也猜到了吧,这都是套路啊。”

    听到方正这句话,佐藤警官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难道说…………”

    “勇敢的警察官哟,我实在不得不赞美你的这份勇气,在这场比赛结束后将会有一场大型烟火表演,爆炸三秒前你会看到我的提示,预祝成功———嗯,你看,佐藤警官,这果然就是套路。”

    “…………………”

    这一刻,佐藤警官拿着对讲机,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样,这和三年前一模一样。对方根本不担心警察会拆卸炸弹,因为他会让那个警察自己放弃拆卸炸弹………那个混蛋………………!

    “不用担心,佐藤警官,我们会在这里待到最后一刻,把上面的提示告诉你的。对了,下次别忘了一起去唱卡拉ok,放心吧,时间来得及。”

    “可是……………”

    听到方正轻松的语气,佐藤警官的心却是沉了下去。

    真的会这么顺利吗?

    “方正先生。”

    关掉对讲机,冲野洋子望向方正。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抱歉啊,洋子小姐,还让你也跟着一起受累了。”

    “不,没什么,我毕竟也是一个警察,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冲野洋子用力摇了摇头,带着几分颤音回答道。

    哼,职责所在吗?

    听到从耳机里穿来声音,中田三郎冷笑一声。所以说警察就是这么笨啊,但是正因为如此,这个游戏才有意思。

    那么,就让我欣赏即将到来的美丽烟花吧。

    一面思考着,中田三郎一面抬起头来,然而就在这一刻………忽然,一阵猛烈的撞击感传来,随后就看见四周的人群里立刻钻出了四五个便衣警察,将其死死的按在地上。

    “中田三郎!你被捕了!”

    “???”

    还没有等中田三郎反应过来,就看见那些警察一把将手铐拷在了他的手腕上,然后拎着他站起身。

    “我们以涉嫌安装炸弹,袭击警务人员的罪名逮捕你!”

    “你,你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看着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警察,中田三郎也是面色大变,随后他猛然一颤。

    “不要动我!只有我才知道如何解除炸弹,你们想要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炸死吗?”

    “哈啊?你在说什么鬼话?”

    然而,中田三郎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见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响起,他转过头望去,只见方正和冲野洋子就站在不远处,前者手中还拿着一个窃听器,笑嘻嘻的看着他。

    “怎么会………你们………炸弹呢?”

    “那个炸弹?我们肯定是拆了啊。”

    方正呵呵一笑。

    “说实话,我是没想到你这个歹徒比我们想的还要蠢,居然连衣服都不换,也不乔装打扮就来这里看热闹,看来你对自己的布置真的很自信啊………好了,现在看起来也不需要解什么密码了,来,告诉我们你把另外一颗炸弹放在哪里了吧。”

    没错,正如方正所说的那样,其实他们在确定便衣警察已经包围了中田三郎之后,就已经拆掉了炸弹。之后那些对话,完全就是演技。

    没错,就是演技!

    毕竟如果中田三郎得知炸弹被拆掉的话,那么说不定他会狗急跳墙做出些什么危险的举动,所以方正就和冲野洋子即兴演了一出戏,来拖延对方。毕竟以那个歹徒的变态心理,他肯定会满足的看着东京塔炸掉之后再去第二个地方。

    换做一般的警察可能很难做到,但是冲野洋子人家可是专业的啊,短短几句话的工夫,就把一个身处险境又愿意为了民众牺牲自己的警察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别说中田三郎只能够通过窃听器窃听,他就是直接通过摄像头监视,也绝对看不出冲野洋子半点儿破绽。

    所以说什么叫专业啊!(战术后仰)

    “做梦去吧。”

    此刻被抓的中田三郎也是放弃了幻想,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望向方正。

    “那个炸弹还有两个小时就要爆炸了,我就是不告诉你们,你们又能够拿我怎么样呢?”

    然而,中田三郎没想到的是,他这话一说完,周边的警察都呵呵的笑了起来,拿着看好戏的目光注视着他。而方正则耸耸肩膀,招了招手。

    “来,把地图拿过来。”

    很快,听到方正的说话,立刻就有两个警察拿了一副东京地图放在了方正的面前,然后方正的手指就开始在上面画圈圈。

    “来,乖乖告诉警察叔叔,你把炸弹放在哪儿了?”

    “……………哼!”

    看着方正,中田三郎冷哼一声,没有回话。

    这种询问方式,他是把自己当成三岁小孩子了吗?

    “是这里?还是这里?还是这里呢?”

    一面说着,方正指着地图画的圈越来越小,而中田三郎虽然依旧是咬紧牙关一言不发,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是不由的紧张起来。因为中田三郎发现,对方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第二个炸弹安放地点了………

    等等,他是不可能知道的,这一定只是巧合!他只是想要诈自己,不要慌张,不要慌张!

    虽然内心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但是中田三郎的视线还是忍不住跟随着方正的手指缓缓移动,在看见对方的手指指向那个位置的瞬间,他内心深处的不安和紧张到达了极限,然而下一刻,中田三郎却发现方正的手指掠过了那个位置,继续向下,这顿时让他松了口气。

    果然,他是在诈我!我才不会上当!

    可是就在中田三郎洋洋得意之时,方正却是放下手指,望向了身边的警察。

    “果然没错,帝丹高中,让排爆小组去排弹吧。”

    “不,不可能,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到这里,中田三郎目瞪口呆,他怎么都不明白,自己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把炸弹放在帝丹高中的?

    “当然是你告诉我的咯?”

    方正扫了一眼中田三郎,呵呵一笑,然后收起了地图。

    “好了,回警视厅吧,那里的猪排饭很好吃,而且我相信大家一定会很‘热情’的招待你的。”

    听到这里,再看看四周那些“热情似火”的警察,中田三郎的脸都青了。

    中田三郎回去肯定是死定了,虽然警察不可能真的严刑拷打他,但是方正可是知道他们也有自己的手段去对付这种人。比如说把他扔到监狱的那些“大爷”那边,让中田三郎给他们捡肥皂,绝对能够把中田三郎弄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虽然以日本的刑法来说判死刑不太容易,但是像中田三郎这种对警察下手的罪犯,想要整死你简直太简单了。

    于是中田三郎被警察“送”到了警视厅里,而方正则驾车送冲野洋子回家,帝丹高中那边已经传来消息,炸弹已经排爆完毕,没有问题,可以说结局是皆大欢喜。

    “这次也是辛苦你了,洋子小姐。”

    一面开着车,方正一面开口说道,而冲野洋子则摇了摇头。

    “不,没什么,今天的体验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

    说道这里,冲野洋子犹豫了一下。

    “说实话,方正先生,我一直以为警视厅的各位会通过那封奇奇怪怪的预告函去破案的………”

    冲野洋子的确是这样想的,毕竟她以前只见过侦探工作,而警察在冲野洋子仅有的几次印象里,多数主要是出场负责维持秩序或者拍摄现场什么的………本来冲野洋子觉得警方要破案,肯定要读懂那个神秘的预告函,然后从中寻找线索破案。

    结果没想到方正这边一点儿都没那么复杂,就是直截了当的硬上,强推,搜索,调查,询问………

    “这就是警察的日常,和侦探是不一样的。”

    “虽然小说和电影里,犯人的那些预告函什么的都有隐藏意义,但是现实毕竟是现实,我们也不会把一个破案的希望寄托在这么一封乱七八糟的预告函上。万一这是犯人当时犯神经瞎写的呢?或者他是故意转移我们警方的调查方向?这些对于侦探来说无所谓,反正他们推理错了就错了,最多就是砸了自己的招牌。归根结底,侦探不过是一种爱好罢了,但是警方办案却是职责,可容不得那些错误。毕竟警察的职责就是维护社会治安,抓捕犯人。”

    “嗯………我明白。”

    冲野洋子也点了点头,虽然她昨天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但是她已经隐隐约约能够体会到警察之前的感情,那是一种与其他职业不同的,类似战友般的情谊,哪怕冲野洋子只是经过了一天的体验,也对此颇为印象深刻。

    但是方正的下一句话则让冲野洋子大吃一惊。

    “不过现在我决定电视剧暂时不拍了。”

    “哎?为什么啊?方正先生。”

    听到这里,冲野洋子惊讶的望向方正。

    “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

    “当然不是,今天的‘试镜’你做的很完美,一百分。所以我觉得………这个故事拿去上电视剧太浪费了,干脆拍成电影好了。”

    方正呵呵一笑。

    “就以这个故事为主题,拍摄一部电影,争取在一年内上映!你是女主角,所以可能会很辛苦。”

    “这不是问题,请交给我吧,方正先生!”

    冲野洋子此刻也是激动了起来,毕竟对于一名演员来说,没有比演电影主角更高光的了。

    而方正也有自己的看法,这个案件以日本的司法程序一年肯定走不完,他一年之内把这部电影拍出来,然后上映,除了趁着这个案件拉拉收视率之外,也有影响社会舆论的想法。毕竟只要方正在这部电影里把真实的中田三郎刻画出来,那肯定会引起群情激奋,到时候陪审团想不给他判死刑都难………

    现在唯一剩下的问题就是………

    这个世界的一年之内究竟是多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