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算死命 >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再赌
    我这么一说,鬼主的脸色已经是冰冷异常了,一双眼睛,好像毒蛇一般的盯着我。

    我父亲他们自然是神色微变,我父亲还喃喃自语,“难怪我当时能够感觉出傀儡了,原来她早就有打算了”

    观音微微一笑,“李天施主,不愧是阳间第一算命师,说得好”

    我心中苦笑了一声,微微摇头,在神通广大的南海观音面前,我可不敢造次

    “果然我让你过来,还真能够冥冥之中帮到我”观音看向我的目光,露出一丝赞赏。

    我顿时心中微喜。

    “流云,既然李天施主已经看出了,你来之前就有打算了,那么说吧”观音说道。

    鬼主盯了观音一眼,随即继续盯着我,“他不是看出了来了就让他继续说,本尊今天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观音自然是看向了我,“李天施主,你继续说好了。”

    我父亲,黄河河神,女童,也都无声的望着我。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仔细再次看着她的面相,她此刻面相上的气已经是厚如城墙,我强行看,也看不出什么了,刚才那么一瞬间的看,也是在刚才用尽的全部分析的说了出来。

    那么,应该怎么继续推算

    果然鬼主一脸冷笑的看着我,仿佛在嘲笑我一般。

    我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会,则是开口了,“这个其实比较简单了,鬼主你手中,既然有三个傀儡,那么你的以防万一之举,还不昭然若揭不就是用这三个傀儡继续和观音赌一场吗”

    我父亲他们听到我这话,顿时脸色微变,而观音则是一丝异色都没有,看样子心中早就有数了。

    鬼主眼睛一眯的盯着我,“李天,你在胡乱猜测你能看出什么了”

    “鬼主你脸上的气,厚如城墙,我还真看出什么了,但是这之前就用你的五官轮廓来看出,你是一个赌徒,一个好赌之人,就算准备了三个傀儡,也是用来赌的,这我应该没说错吧”我缓缓说道。

    “猜测罢了”

    鬼主冷笑,咄咄逼人的继续道,“你刚才强行的看本尊,可是看不出什么,你就胡乱猜测,这就是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

    “这个随你怎么看了”我说。

    “就是不过如此”鬼主露出讥讽。

    我看了她一眼,继续道,“当然你此刻面相上气虽说很厚,但是这算命之中,还有一种算法,气算,就是根据你面相上的气来推算你面相上的气虽说厚如城墙,但是颜色不太对,有微红之势,说明你此刻心中十分着急,心跳有加速的情况出现,这一般就是赌徒的心理,换句话说,你想赌,可是你担心观音不和你继续赌,所以才会有这种气出现”

    “闭嘴”

    鬼主顿时大怒一般,直接打断了我的话,“既然你说到了这里,那么你继续说,本尊要怎么赌三个傀儡怎么赌”

    我顿时沉默了下来,我父亲,黄河河神看我不说话,就疑惑问我,看不出来

    我微微摇头,女童和,则是一直仰头望着我,目不转睛。

    我随即看着观音,“观音,这个赌,恐怕”

    观音也没点头,也没摇头,“听到你说三个傀儡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是什么了,流云,既然赌,你应该没必要再次如此不公平吧”

    “哼,不用多废话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赌不赌”鬼主冷笑了一声。

    她翻手之间,将那个盒子拿了出来,一拍之下,盒子就打开了,从里面飞出了三个只有手指大小的小黑色盒子出来。

    鬼主只是对着三个盒子吹了一口气,便是迎风见涨的化为小车般大小,轰的一声,齐齐的落在了地上

    将地面都砸出三个深坑出来。

    顿时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从三个巨盒之中,散发了出来

    我顿时一惊,这盒子放大之后,才看到,整个盒子被晦涩的符文围绕,仿佛在封印什么一般

    观音一看这三个盒子出来,刚才还微笑的神色,顿时微微一停之后,有一丝凝重之色了。

    我,女童,,黄河河神都露出惊色,观音都如此,那么这三个傀儡,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我父亲死死盯着三个盒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便是立马摇头,“这个赌不能赌,这三个傀儡可是”

    “本尊要你说话了吗本尊早就觉得你多管闲事了,怎么,想让本尊现在就杀了你那本尊不会介意先送你一程的。”鬼主顿时双目射过来,那威压,让我父亲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我父亲当然是冰冷的想继续说,我顿时拦住了他,对他微微摇头。

    我父亲犹豫之后,也将到了嘴边的话,强行的逼了回去,不过在我耳边道,“天儿,这个赌千万不要同意”

    我沉默了一下,顿时盯着鬼主。

    鬼主冷笑了一声,开始看着观音了,“之前的赌的确是没完成,你让我有点意外,是凡人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算了,这件事就懒得多说了,不过现在你回来了,之前的赌,是你也赢不了我,我也赢不了你,这是平局,”

    “所以,你承认并不是我输了”观音微微一笑。

    鬼主眉头一皱,“输不输的,你以为你等会还不输你想让我像那头黑熊精一样,给你守着山门”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是想让你”

    “够了,不管你想让我做什么,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继续和我赌最后一次你赢了,那么我随你处置,但是如果你输了,就给我永远的消失观音这两个字,永远不要再出现”鬼主神色冰冷的说道。

    观音顿时叹了口气,“没必要如此”

    “你怕了所以说,运气不是一直都会有的,我来的时候,的确是想到了刚才的结果,所以带了这东西出来,不过你如果不赌,那么你就永远也别出现在我面前了,你继续做你的南海观音,我继续在我的鬼海,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不过,你应该不会放弃眼下,这么一个收服我的天大好机会吧当然,我也不想放弃眼下,让你永远消失的天大好机会,那么,这个赌,你是赌呢,还是不赌呢”鬼主一脸冷笑,声音冰冷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