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穿回来后偏执大佬他黑化了 > 第924章 玫瑰首领魔王,超级大反派(四章 合一)
    此言一出,室内的温度骤降,空气急剧的变幻。</p><r/>

    陈砚浓对视上了一双冷艳倨傲的凤眸,犀利而凌厉。</p><r/>

    被这样注视,心间是不可抑止的颤栗和兴奋,同时心底也像是掏空那般,空洞的令人感到惶恐和慌乱。</p><r/>

    “不!”</p><r/>

    “我怎么会要杀你?”</p><r/>

    “就算全天下的人与黎爷为敌,我也绝不会是黎爷的敌人!!”</p><r/>

    陈砚浓的情绪激动到了极点。</p><r/>

    在抵达一个临界点之后,他猛的放轻放缓了语调,红着眼,小心翼翼,紧张而真挚。</p><r/>

    “我是来效忠您的。”</p><r/>

    “黎爷你说过不会赶我走的……”</p><r/>

    黎颜掀了掀唇,觉得有点意思,“你是玫瑰的人,却要向我效忠?”两面派还是??m.bg。</p><r/>

    陈砚浓急忙说道:“我是玫瑰的人,但玫瑰是属于您的,所以我从始至终都是您的人!”</p><r/>

    “我不是叛徒,我也不会背叛黎爷,请您不要误会我。”</p><r/>

    黎颜滞了下,面色一凝,又有些疑惑和莫名,“你说什么?玫瑰属于我?”</p><r/>

    “是的,”陈砚浓点头,“玫瑰是您的,骑士们等候您五年了,我的王……”陈砚浓跪了下去,神色虔诚恭敬,他的眼神炽热明亮饱含期盼以及深深埋藏的不敢泄露出来的贪||婪和痴狂。</p><r/>

    黎颜居高睥睨,紧紧的看他,眯着眼道:“你是谁?”她知道陈砚浓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她能嗅到猛兽的气息,她敏锐的直觉也从未令她失望过。</p><r/>

    但也仅仅是这样,黎颜还未调查出陈砚浓背后的身份来。</p><r/>

    陈砚浓一手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仰望黎颜,“玫瑰十字骑士团首领,魔王——”</p><r/>

    “魔王?你?!”黎颜倏尔睁大眼睛,心中一惊,目光落在眼前,苍白眼圈泛红奶狗嘤嘤的小可怜身上,忽然倒吸一口气,有些难以置信,眼里闪烁的光复杂不定极了。</p><r/>

    魔王,魔王!!!?</p><r/>

    陈砚浓居然就是魔王?!</p><r/>

    原著中没有名字只有代号的超级大反派!!!</p><r/>

    对了!</p><r/>

    红眼重瞳,红眼重瞳……</p><r/>

    难怪,也是……</p><r/>

    这么罕见的特征怎么可能烂大街似的出现在两个人的身上呢?</p><r/>

    黎颜看陈砚浓的眼神更复杂了。</p><r/>

    既然是大反派,那么魔王又怎么可能对得起他反派的称号呢?</p><r/>

    要知道在剧本里他可是千方百计的与何尊作对,他也有这个实力与何尊抗衡一二。</p><r/>

    玫瑰十字骑士团与黑龙门是一个等级层次的存在,强强相抗,两败俱伤,谁也奈何不了谁。</p><r/>

    一个血修罗,一个活阎王,在道上都是令人闻之色变,闻风丧胆的存在。</p><r/>

    令人深深忌惮乃至避之不及。</p><r/>

    剧本里有这么一个片段,何尊与魔王你一拳一脚的玩命式的互殴。</p><r/>

    两人红着眼用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的眼神凌迟绞杀对方,是不死不休的死仇无疑。</p><r/>

    在个人实力上,魔王是要略败何尊一筹的,所以野蛮互殴之后他伤的要比何尊重一些。</p><r/>

    魔王是唯一一个何尊想要弄死而没有弄死的人。</p><r/>

    他活到了大结局,活到了何尊毁灭世界的那一刻。</p><r/>

    灭世男主和反派,也算是同归于尽吧。</p><r/>

    作为一个敬业的反派,魔王怎么可能只针对何尊?</p><r/>

    他城府心思深到了极点,轻而易举将苏真真玩||弄股掌。</p><r/>

    在苏真真被何尊毁容受尽折磨之后带着苏真真出了国。</p><r/>

    他安排苏真真整容,安排苏真真学习各种贵族礼仪,教会了她很多东西。</p><r/>

    在苏真真学有小成之后安排苏真真华丽强势回归。</p><r/>

    苏真真对他信任到了极点。</p><r/>

    甚至在这个时候读者们都一致认为魔王一定爱极了苏真真。</p><r/>

    与何尊作对大抵也是为了苏真真。</p><r/>

    读者们嗷嗷叫着想要让魔王上位,想要看何尊追求火葬场的画面。</p><r/>

    尤其是在魔王将苏真真捧成了娱乐圈影后,光芒万丈,粉丝无数的时候,他们的叫声更强烈了。</p><r/>

    魔王给予了苏真真重生!!</p><r/>

    就连苏真真也觉得魔王深爱她。</p><r/>

    苏真真各种玛丽苏的感伤和愧疚,但她心底始终放不下何尊。</p><r/>

    也因此魔王从来没有上位成功。</p><r/>

    就在一切都热血高涨,烘托到了极点的时候,剧情居然扭转而下,来了一个惊天大翻转!!</p><r/>

    一夜之间苏真真各种丑闻黑料满天飞。</p><r/>

    “做三”,“杀人凶手”,“整容”,“劳改犯”,“窃取商业机密的间谍”等等一系列挑战人们神经的代名词都出现在了她的身上,且有依据和详细的实锤。</p><r/>

    她庞大的粉丝量反噬起来也是极其恐怖的。</p><r/>

    一夕之间从光鲜亮丽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被逼的只能缩在阴暗狭小的角落见不得光。</p><r/>

    从天堂摔到地狱里的滋味是生不如死的,苏真真从未有过的癫狂和绝望。</p><r/>

    她尚存的理智嘶声力竭的质问魔王。</p><r/>

    却只得了魔王的无情羞辱。</p><r/>

    “因为你该死,因为你不配。”</p><r/>

    短短十个字深深刺入了苏真真的心脏,她被逼得吐血三尺。</p><r/>

    读者们一见心都凉了,回头觉得还是何尊好。</p><r/>

    至少何尊做什么都很直接,不跟你玩心思玩套路。</p><r/>

    魔王就绝了,捧杀玩的贼六还将你骗的一无所有。</p><r/>

    大反派果然名不虚传,够狠,瑟瑟发抖n……</p><r/>

    ……</p><r/>

    黎颜:“……”所以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啊……??</p><r/>

    剧本里也没说,只一个劲的描述魔王的一系列骚操作。</p><r/>

    像是为了反派而反派。</p><r/>

    具体原因不明。</p><r/>

    黎颜看着陈砚浓很纠结,那她到底是收还是不收啊??</p><r/>

    玫瑰十字骑士团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p><r/>

    能够与黑龙门比拟。</p><r/>

    而且她没记错的话魔王还是世界黑客榜排行第四的存在,排行榜第二,第三的位置是空置着的,无人能鸿越,所以魔王是第四。</p><r/>

    这么一大强而有力的助力,又明明白白的说要效忠她,还是她五年前的小弟,只要她不是个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p><r/>

    可又不可能否认的魔王对付的是她男人……</p><r/>

    嘶……</p><r/>

    陈砚浓绯红着眼,眼睛湿润,充满了真挚的濡慕之情,恭敬希翼到了极点。</p><r/>

    “黎爷,有什么不对吗?”为何用那样的眼神看他……</p><r/>

    那绝不算什么惊喜。</p><r/>

    他让她失望了吗?</p><r/>

    还是她嫌弃他了?</p><r/>

    想到自己此刻狼狈无比的形象,陈砚浓无形之中拉耸了耳朵,恹巴巴的,有点委屈和难过……</p><r/>

    心中懊悔安排了这么一出。</p><r/>

    他原本可以干干净净,无比体面的见她的……</p><r/>

    ……</p><r/>

    黎颜还是将自己的疑虑问出了声,“你跟何爷何尊有仇吗?”</p><r/>

    听到这个名字,陈砚浓僵硬了一瞬,扯了扯唇瓣,看着黎颜的眼睛说道:“没有……”</p><r/>

    但他嫉他如仇……</p><r/>

    闻言,黎颜舒了口气,嘴角勾了起来,“那就好。”也就是说就算有仇也还没发生,她是可以阻止的。</p><r/>

    陈砚浓眸色一深,手指蜷缩的紧了几分。</p><r/>

    这是什么意思……</p><r/>

    是如果他说是,她便要厌他弃他吗……</p><r/>

    像五年前那样,她只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何尊,跑向何尊,喊何尊的名字对何尊表达浓烈的爱意,她眼里除了何尊就容不下其他了……</p><r/>

    看来他的将自己的心思藏的更深一点才行……</p><r/>

    ……</p><r/>

    “你给了我很大的惊喜陈砚浓,做得好。”黎颜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欣赏。</p><r/>

    她没想到五年前她只是随口那么一说,陈砚浓居然就为她打下了那么庞大的江山还尊她为王。</p><r/>

    这是个老实人呐……</p><r/>

    要换做是她,干脆就自立为王了,哪需要费那等功夫。</p><r/>

    黎颜不禁感慨,有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p><r/>

    受到夸奖,陈砚浓兴奋极了,一颗心鼓胀胀的,眼睛亮的跟凝聚了星河那般,他屁股后面像是有一条尾巴,装着电动小马达似的旋转摇晃的厉害,满满的殷勤讨好。</p><r/>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p><r/>

    ……</p><r/>

    ……</p><r/>

    知道黎颜这条路行不通了,叶琼跟赖诗妍很快产生了分歧。</p><r/>

    尤其是在叶琼得知自己作为交流生的时期要结束的时候,叶琼就更慌了。</p><r/>

    原本黎颜在还没改名字的时候有向他提过要给他转学籍,但现在黎颜不喜欢他了甚至是厌恶他,因此这一切都泡汤了。</p><r/>

    他现在哪里去找愿意给他转皇浦大学籍的人?!</p><r/>

    半途转校的人不仅要有钱还得有权。</p><r/>

    叶琼现在懊悔极了。</p><r/>

    从未这么悔恨过。</p><r/>

    明明一切都垂手可得,但现在他什么都没了。</p><r/>

    曾经拥有比没有拥有过更痛苦,就像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那种令人难以接受的落差,过程是无比折磨人的。</p><r/>

    叶琼也认知道,只要黎颜不喜欢他,他连个屁都不是,没什么好傲的。</p><r/>

    他也见识到了上流社会的难以高攀以及骨子里对他们的鄙夷轻蔑与冷漠。</p><r/>

    他出现在皇浦对他们而言就是异类。</p><r/>

    叶琼不甘心,他是想要往上爬的。</p><r/>

    他还是不大乐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于是开始推卸责任,觉得如果不是赖诗妍勾弓|他,他早跟黎家大小姐在一起了。</p><r/>

    何苦为金钱烦恼?</p><r/>

    赖诗妍气急,亦是不甘示弱各种讽刺叶琼,将叶琼贬到泥地里去。</p><r/>

    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他连给何爷提鞋都不配。</p><r/>

    说他虚伪假清高还是个极品凤凰男。</p><r/>

    两人对骂起来,互相揭短,半斤八两。</p><r/>

    后来两人又因为各自该偿还多少钱而起了争执,谁都不想多负担一点,aa赖诗妍不同意,因为叶琼私自欠下的两万块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且不说很多时候去西餐厅用餐都是叶琼说要请客,尽管最后记账在了黎颜的名下。</p><r/>

    叶琼也不愿意,因为他根本连一千块都凑不齐。</p><r/>

    两人闹得愈加激烈,最后居然狗咬狗似的扭打起来,狰狞恶狠的面容,眼露凶光,丑态毕露。</p><r/>

    ……</p><r/>

    彻底撕破脸皮,两人相互仇视。</p><r/>

    但欠的钱还得老老实实赔偿,不然报警坐牢毁一生一条龙服务。</p><r/>

    他们不得不向现实屈服。</p><r/>

    赖诗妍也知道赵小琴没什么钱了,于是打电话去问周先强要钱。</p><r/>

    但周先强哪里会给钱给她呢?</p><r/>

    他没让母女俩多吐出几个子来就好了。</p><r/>

    想让他出血?做梦!</p><r/>

    周先强糊弄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p><r/>

    赖诗妍也听出他的意思来了,一时间脸色阴沉难看到了极点。</p><r/>

    她只好将主意打在那些穿过的二手衣服,鞋子,用过的包包上面。</p><r/>

    不够的话还有她那些化妆品,有一些也是还没有拆封的。</p><r/>

    如果将东西卖掉的话,应该是足以凑够十万块的……</p><r/>

    这些都是她在黎家的时候得到的好。</p><r/>

    曾被像垃圾一样一股脑的扔了出来。</p><r/>

    这点东西,还是她用过的二手,没用过的经了她的手,对于顶级豪门黎家而言可不就是垃圾。</p><r/>

    虽然是事实但还是让赖诗妍不忿到了极点。</p><r/>

    ……</p><r/>

    好在现在发达,卖二手货的软件也有,并不需要耗费她太多的心神。</p><r/>

    然而这些东西还没上架去卖,就被死要钱的周先强知道了。</p><r/>

    周先强蛮不讲理的将东西据为己有,一副理所当然的老赖模样,还说母女俩既然住在这,那么一切都要听他的。</p><r/>

    赖诗妍气疯了,红着眼与周先强对峙起来。</p><r/>

    有道是风水轮流转,恶人只有恶人磨,不过如此。</p><r/>

    以前她惦记黎颜的东西,现在周先强夺走她的东西。</p><r/>

    周先强笑眯眯着,一双浑浊的眼,很猥||琐的模样,他略有深意的说道:“诗妍啊,你读的那个学校不是豪门贵族吗?”</p><r/>

    “你长的又不差,回咱们村还能当村花呢。”</p><r/>

    “又会拉小提琴,多稀罕?”</p><r/>

    “你随便在学校找个男朋友不就能解决的事情?”</p><r/>

    听后赖诗妍果然冷静下来,不得不说她心动了。</p><r/>

    她现在举步维艰,得罪黎颜的缘故,什么时候都有被开除的可能。</p><r/>

    如果在此之前她能钓到一个金龟婿那么一切都迎刃而解了……</p><r/>

    赖诗妍记得原本喜欢她的人还是不少的……</p><r/>

    虽然都已经疏离了她,但只要她示好也不是没有反转的可能……</p><r/>

    思及此,她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p><r/>

    与她有一般想法的还有叶琼。</p><r/>

    欠钱的事他始终都没跟家里人说。</p><r/>

    一是他家没钱,二是为了保住他最后的面子。</p><r/>

    叶琼想自己长的也不差,甚至可以说英俊,不然当初黎家大小姐也不能看上他。</p><r/>

    学校那么多人,他就不相信以他的资本找不到愿意为他花钱的下一家。</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