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他来自虚空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神像威能
    艾卡西亚暴雨夺门而入,炽热的飞弹全数冲着惊愕的普朗克袭去。

    就在这时,身旁的俄洛伊将神像向前挥动,呼唤着蛇母的能量。

    金色神像响应了俄洛伊的召唤,双眼处的空洞忽然亮起,一股泛着光亮的雾气从神像的嘴里倾泻而出,这些蓝绿色的能量实体化成了卷曲的灵体触手,伸向四面八方拦截虚空的电浆弹。

    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

    电浆弹将灵体触手炸得稀烂,但触手也成功的在电浆弹落在普朗克身上之前将其拦截。

    偷袭失败了,卡莎并没有立刻撤离。

    她还有机会,普朗克只不过是一介凡人,被她的攻击随便碰到一下就会死。只要她火力全开,身边的海兽祭祀不一定能护住他。

    卡莎见状召唤出拳刃,朝着门洞内的两人喷出滚滚紫火,身后的荚囊同时裂开更大的口径,肤甲涌起烘炉般的高温,蓄积着强烈腐蚀的电浆。

    隔着门洞,卡莎并没有看见门后她的视野死角里,神像吐出的蓝绿色的能量漩涡已经扩散开,房间里多出了许多灵体触手,正在凭空挥舞着,而且数量还在持续增多。

    神像仍在不断的吐出能量,在正前方生成一团如同海草般密集的触手丛,周围的触手也围拢过来,狂乱的涌动拍打着,以此来扑灭门洞处喷过来的炽烈紫色烈焰。

    涌动的触手、湮灭的火焰,两者激烈的交锋,火焰被触手挡在门外,向四处扩散,整个房间马上烧了起来,地狱般的温度开始扩散。

    “一定又是厄运小姐,我就跟你说过她很邪门你还想抓她去试炼吗”普朗克也是反应了过来,暴跳如雷的掏出手枪。

    从莎拉是福琼之女的身份暴露之后,他就猜出那晚袭击冥渊号的神秘人是莎拉的另一个身份。不过他显然没有认出卡莎和莎拉肤甲之间的区别,把她们当成了同一个人。

    普朗克拿出手枪,朝着门外瞄准。

    他看不见任何人影,不断扭动的半透明触手以及滚滚袭来的紫色火焰掩盖了一切。

    不过他可以确定,袭击者就在门后,于是他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子弹穿透了密集的触手和炽烈的火幕,打在卡莎的胸口上。

    胸口忽然一痛,她低头一看,从枪膛里出来已经变成一片炽红的弹丸,穿过火焰的瞬间就被高温所融化,打在她肤甲上的时候已经严重变形了。

    子弹并没有打穿肤甲,只是嵌在了上面嗤嗤的发出烧焦的声音。疼还是疼,就像被橡皮弹打中一样,很疼但不会受伤。

    疼痛让卡莎微微皱眉,但拳刃喷出的火焰丝毫没有减弱,他们对疼痛的耐受力非常高,能够轻易忍受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剧痛。

    她此刻没空用手去摘掉变形的弹丸,又是几颗子弹打了过来,全都像先前那样融化变形贴在肤甲上,炽红的发出猛烈的热量。

    卡莎知道是普朗克开的枪,于是又激发了更猛烈的火焰。她的肤甲仿佛活了过来,一阵蠕动起伏着,主动将无法吞噬的弹丸“吐”了出来。

    严重变形的弹丸啪嗒啪嗒接连掉在地上,接着肤甲上的黑色焦孔开始弥合,很快便弥合如此,螺旋的纹路间透出亘古的紫光。

    “吓老子一跳”突然加剧的火焰把普朗克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差点脚下不稳甩到。此时整间房靠门的一面都已经烧了起来,普朗克被烤得全身冒汗,感觉到一阵呼吸不畅。

    他看向俄洛伊“连你也拿她没办法吗快把你的神请出来啊,不然我们就要被烧死了”

    “闭嘴。”俄洛伊怒喝一声,再次将神像往前推。

    普朗克什么都不懂,她懒得跟他解释。

    对方很强,能把她死死的压制住。

    而且,还像普朗克说的那样,非常邪门。

    这些紫色的火焰正在腐化蛇母的能量,无论她制造出多少触手,都无法突破火幕,反而只会快速耗空她的精力。

    从这些异界的能量中,俄洛伊感觉到一种吞噬万物的饥饿,那是一种湮灭一切生命形式的渴望,是娜迦卡波洛丝无比痛恨的天敌。

    在灵魂试炼中失败的下场也不过只是灵魂湮灭,而对方却要人的肉体和灵魂双双湮灭,完全抹除存在的痕迹。

    蛇母要万物生动,而对方却要万物死寂。

    这是所有生命的宿敌,也是蛇母的宿敌,无可化解的宿敌

    俄洛伊将自己的精神延伸出去,蛇母神像的面孔周围环绕起蓝绿色的能量旋涡,不断的向外长出触手。

    这些触手似乎在以某种难以理解的数学规则增多,以指数倍数的速度膨胀增长,似乎每一条触手都能容得下全世界的希望和恐惧。

    卡莎忽然间发现自己的周围长出了无数的触手,墙上地上天花板上,一直有灵体的触手伸出来,从四面八方,朝着她包围过来。

    触手的生成速度快得可怕,就好像一个念头就能长出无数触手,连虚空的侵蚀能力都没有这么恐怖。它们围成了一个涌动的牢笼,全无死角的将卡莎囚禁在其中,然后不停的收缩。

    她立刻收了手,肩荚中的电浆飞弹也不再蓄力,直接释放。

    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举了

    射出螺旋飞弹以后,卡莎立刻向后空翻躲开了下方袭来的触手,落地屈膝弹射起步,手中拳刃随着旋身斩开了互相缠绕想要交织成网的触手。

    但是,触手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消灭掉多少马上就有更多的触手生成。

    仅仅是一瞬间,情况急转直下。

    她被四面八方的触手逼到了墙上,只能不停的释放艾卡西亚暴雨负隅顽抗。四肢吸附在墙上,荚囊不停的喷射出一轮又一轮炽烈的飞弹,轰烂那些朝着她袭来的绿色触手。

    但是,她之前射出的飞弹救了她。

    透过虚空的视觉,卡莎看见冲着普朗克去的螺旋飞弹打在了俄洛伊手中的神像上,让所有的触手猛然僵顿,然后软绵绵的垂下,化为能量雾气消散。

    灵体触手的牢笼虽然消失了,而门的内侧仍充盈着能量的旋涡俄洛伊又在召唤蛇母的力量。

    她看着无畏的俄洛伊坚定不移的挡在普朗克身前,咬牙又向着里面射出一轮飞弹作为掩护,然后果断转身逃离了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