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打铁从种田开始 > 第四十五章意外的援军(求推荐)
    空中,夫子站在云头俯视着下方,看着自己关门弟子偷袭成功,不禁露出一抹笑容:“看来不用老夫出手了。”

    他这个喜欢读书不喜欢修行的弟子终于长大了,成就也出乎预料。

    炼窍境却有着媲美开灵境的元灵修为,看来奇遇不小。

    夫子很是欣慰,继续看着。

    下方,倾盆大雨下,吕仙与骆青罗从水路迅速返回铸兵坊,玄岢也带着诸多道兵退回。

    众人相视一眼,不禁相视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吕仙却不禁咳血,骆青罗、马原等人面色一变,连忙上前。

    “咳咳,没事……”

    吕仙擦了嘴角的血渍,笑道:“之前与三位开灵境对拼了一击,受了一点小伤。”

    元灵受伤,当时只是思维运转变慢,等元灵回归肉身,伤势却会反应到肉身上面。

    从骆青罗手里接过疗伤丹药服下,吕仙便与众人登上城墙。

    难面那边的群狼尚未散去,反而开始向铸兵坊这边汇聚,似乎要攻打铸兵坊,很显然,这支天狼神国的精骑并没有退走的打算。

    果然,随着一道闪电撕裂黑暗,众人便见到天狼神国的人杀气腾腾的靠近铸兵坊。

    而且,他们已经先结成了大阵,气机连成一体。

    “起阵!”

    吕仙冷冷低喝,箭楼上立即有人长啸,连续三声,一声比一声急促。

    下一刻,一道道光芒冲天,洞开黑暗,照破苍穹,为之散去。

    光芒如柱,耸立于天地间,而在顶端,流光汇聚,形成天幕,并且向下延伸,转眼之间,一口透明的五色大钟成形,钟壁之上浮现白虎、青龙、玄龟、朱雀、麒麟烙印,栩栩如生。

    大钟倒扣,将整个铸兵坊笼罩,防守的严严实实。

    护城河前,受伤的白弋神色阴沉:“破阵!”

    下一刻,天狼神国的人修为爆发,无数符纹翻飞,一头眉心有着残月印记的巨大银狼凝而成,屹立在大地上,肩与铸兵坊的城墙齐高,口中衔着一口半宝兵级的狼刀。

    嗷呜~~~

    天狼啸月,嘶吼声令方圆数里范围的大雨炸开,形成一圈圈云雾向外卷去。

    紧接着,巨狼张口一吐,衔着的狼刀飞射而出,刀身急剧膨胀,转瞬间长达十数丈,劈在了五色神钟上。

    铛!

    钟声浩荡,席卷着,形成一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向外急速扩散。而神钟上,狼刀落下之处,凹陷了下去。

    不过,随着五色光芒流转,凹陷处转眼就恢复如初。

    城墙上,吕仙等人都感应到大地剧烈震动,整个铸兵坊都似乎猛的跳了一下。

    “天狼衔刀,这是天狼神国的天狼破军大阵,果然不同凡响!”

    马原忍不住惊叹,这大阵他从王虎口中提起过,是天狼神国最常用的杀伐大阵之一,威力不俗,过去不知道多少人族死在这刀阵之下。

    吕仙心底也是吃惊,幸亏偷袭成功,否则三位开灵境,再加上一百余元罡境,五圣御神大阵根本挡不了几刀。

    “准备布阵,大阵支撑不了多久。”

    骆青罗开口。

    吕仙点头,一群人下了城墙,在空地上汇聚。

    而空中,狼刀再次落下,神钟震荡,轻轻摇晃。

    吕仙没有去管,两套五元金蛟神剑大阵合一,补充足足五十万滴元液后,骆青罗、玄岢带着诸多道兵入阵,环绕一根根图腾神柱。

    这时,第三刀落下。

    伴随着钟声响起,整个铸兵坊又是一抖,然后便听到咔嚓声响起,地面竟然开裂了。

    吕仙眼角一跳,随即身形腾空,落在一根半宝兵级的图腾神柱上,元灵入本命元剑,再次出窍,悬在头顶。

    这时第四刀落下,神钟剧烈摇动,光芒泯灭不定。

    “准备!”

    吕仙低喝。

    骆青罗等人纷纷抬手,按在图腾神柱上。

    下一刻,第五刀落下,五圣御神大阵终于支撑不住,伴随着黯哑的钟鸣,神钟炸开,流光四散。

    几乎同时,五元金蛟神剑大阵爆发,五十万滴元液、再加上骆青罗等人不断将修为注入图腾神柱,统统转化成了大阵之力,化作一头宛若实质的巨大金蛟。

    吕仙元灵抬头望了一眼头顶的金蛟,随即飞腾而起,没入金蛟体内,成为驾驭这头金蛟的神。

    这一刻,金蛟银狼对视!

    下一刻,金蛟银狼齐齐张口。

    剑光如柱,狼刀如练。紧接着,剑光破碎,狼刀横飞!

    龙吟如剑啸,吕仙驾驭金蛟飞腾,龙爪按下,五趾如五口神剑,布下剑阵,将银狼笼罩。

    银狼失了狼刀,怒啸一声,一轮圆月自祂体内升起,与龙趾所成剑阵碰撞。顿时龙趾炸开,圆月粉碎,形成能量浪潮四下席卷。

    金蛟与银狼齐齐后退,但随即便又再次扑杀而上,近身厮杀。

    长啸、利爪、剑光、圆月,交替出现,光芒照彻十数里。

    金蛟体内,吕仙元灵被震的浑身酥麻,思维运转出现迟滞,而本命元剑更是咔嚓作响,裂开一条条缝隙,似乎随时都会瓦解。

    不过,城外的天狼神国一众也并不好受,几个之前就已经受伤的承受不住大阵反馈过来的冲击力,直接暴毙,修为稍弱者连连吐血,气息萎靡。

    突然,金蛟脑袋被斩落,银狼眉心浮现裂缝,身躯一分为二。

    两座大阵同时瓦解!

    但下一刻,落下的金蛟龙首突然一变,化作一道五色剑虹呼啸而下。

    “小心!”

    白弋没想到大阵瓦解,吕仙还有余力,顾不得伤势,祭起银狼部落最后一口半宝兵狼刀迎向剑虹。

    但吕仙却突然目标一变,不再杀向天狼神国的大阵,而是直奔白弋,与狼刀错身而过。

    白弋瞪大眼睛,想要驾驭狼刀回援却来不及了。

    噗呲!

    剑虹掠过,一颗巨大狼头滚落。

    “族长!”

    诸多银月部落的人睚眦欲裂,两位开灵境强者鼓荡所剩不多的修为,腾身而起,向吕仙杀来。

    此时吕仙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元灵疲惫,精神意识昏昏欲睡,本命元剑几乎四分五裂。但见到两位开灵境扑杀而来,却也不得不咬牙支撑,驾驭剑气冲入空中。

    突然,本命元剑崩溃,元气散去,符纹阵列瓦解,已经到了极限的吕仙再也无法维持剑气,剑虹顿时崩散。

    “不好,我没有余力回归肉身了……”

    吕仙面色大变,元灵犹如无根之萍飘在空中,豆大的雨水砸落,冷得他感觉犹如掉进了冰窟窿,原本就散乱的思维顿时沉寂,意识也随之陷入黑暗。

    “坏了,仙弟耗尽了力量,元灵飘在空中,如今正是雷雨天气,若是引来雷电,直接就会被劈死!”

    看到这一幕的骆青罗面色一变,连忙架起本命元剑,元灵出窍冲上空中,卷住吕仙的元灵。

    与此同时,尚有几分修为的玄岢身形冲上城墙,提着一柄斧头飞身与银月部落的两位开灵境碰撞,几招后吐血倒飞,轰隆一声将城墙撞塌。

    “吕仙,死吧!”

    两位开灵境披头散发,满目疯狂,杀向吕仙的肉身。

    “杀!”

    吕铮带着一群炼器师、铸兵师出现,十几口金竹灵剑汇聚一起,犹如龙蛇,原本就是强弩之末的两位开灵境顿时吐血后退,撤出铸兵坊。

    “一鼓作气,屠了他们!”

    吕铮狞笑,同样一脸疯狂,带着人顺着玄岢砸出的缺口,冲出铸兵坊。他很清楚,现在必须一鼓作气,趁着天狼神国的人也是强弩之末将他们杀溃。

    否则等他们缓过气来,铸兵坊这边肯定不是对手。

    玄岢已经重伤,现在可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杀,干死这群狼崽子!”

    吕铮大吼,冲在最前面。

    “杀!”

    “杀了这群畜生,剥皮抽筋!”

    骆青罗带来的炼器师、铸兵师也跟着冲杀,他们虽然是打铁的,但同样能杀戮。

    噗噗噗~~~

    十几口灵剑洗地,还在恢复修为的一群元罡境连反抗之力都没有,被一口口灵剑洞穿身体,斩下头颅,死不瞑目。

    “撤!”

    “快撤!”

    银月部落的两位开灵境强者睚眦欲裂,发出狼啸。

    他们虽然重创了玄岢,但后者同样将他们打伤,现在根本不敢硬怼只有十几人,但却士气恢宏而疯狂的吕铮等人。

    银月部落溃逃,连白弋的尸首都来不及带走。

    吕铮等人咬牙追着不放,灵剑跟在屁股后面猛戳,能杀一个是一个。

    突然,身前身后都传来震动声,后面更是有此起彼伏的狼啸声。

    狼妖杀过来了!

    还有援兵?

    但好像是蛟马奔跑的声音,从北面而来……

    吕铮沉着脸,果断下令:“别追了,杀回去!”

    一群人赶紧回头,杀入狼群。

    这些狼妖,顶多也就真元境的实力,绝大部分都是开窍,甚至养身境,吕铮等人并不畏惧,但数量太多,他们却也不敢久战,是以一路冲杀,杀回铸兵坊,然后堵住城墙缺口。

    马原等人已经恢复了一部分修为,此时也聚在缺口处,一边继续恢复修为,一边随时准备厮杀。

    吕仙靠在图腾神柱上,昏迷不醒。旁边的是玄岢,胸口一道刀伤斜着跨越胸腹,连胸骨都被切断,鲜血染红了半边身子。

    骆青罗将所剩不多的元液全部注入图腾神柱,然后身形一跃落在一根半宝兵级图腾神柱上,随时准备再次开启五元金蛟神剑大阵。

    外面,呼啸的风雨声中,凄厉的嘶吼惨叫声夹杂着怒喝马嘶声传来。

    援军来了!

    很多人松口气,但吕铮和骆青罗却没有。援军是从北面来的,很有可能是来自元界山脉内,而不是从天象军镇。

    而这支天狼神国的狼骑也是从元界山脉出来的,这就有点古怪了,不能不让他们警惕。

    时间一点点流逝,风雨声中,撕杀声渐渐消失,然后密集的马蹄声传来。

    咔嚓!

    树杈一样的闪电在城墙外掠过,照亮黑暗,只见一支穿着黑甲的骑军矗立。

    一名青年策马上前:“我是天象军左军麾下统领赵奇,谁是此地主人?”

    “赵奇,赵家的那位?”

    吕铮眼角一跳,随即迈步而出,朗声开口:“这里是象山吕家铸兵坊,我是吕铮。赵统领,许久未见啊,这次却要多谢你来援。”

    “原来是吕兄弟,这本是我的职责,再说这次是我们来迟了,还请见谅。”

    赵奇面露诧异,然后抱拳致歉。

    吕铮摆了摆手,然后道:“赵兄,象山那边也出了状况,恐怕情形比我们这里还要危机,所以我就不请你们入坊内休息了,待回归之时,小弟必请诸位入坊大喝一顿,以示感谢!”

    “那就多谢好意了!”

    黑暗之中,赵奇看了吕铮一眼,然后一扫地上白弋的尸首,调转马头,大喝:“兄弟们,驰援象山!”

    “诺!”

    ps:第一轮试水推跪了,基本可以宣布本书扑街,好伤心。。。。不过开头确实写的老套,而且埋线多,以至于看起来很乱,也很急。

    自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