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明希冷声:“告诉你,欧阳集团今天会沦落到这个下场,全都是你害的。”

    刘程不悦道:“你也够了吧,说起来那个黎冰芯要不是因为我赶走了她,她会找到殷家这么好的靠山吗?她就是个不懂得感恩的臭丫头,她恨我,你也说我,感情全都是我做错了?当年欧阳把她带回来的时候,你不是也不喜欢她吗。现在干嘛呀,老是这么针对我。”

    “你可真是……死性不改,你自己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吧。”

    欧阳明希说完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他懒得跟刘程说了。

    这个女人永远都有道理,这毛病说起来也是他惯的。

    出了饭店,黎冰芯道:“走吧,去小瑟家吃顿饭,跟他们告个别,以后,我们就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了。”

    殷战揉了揉她的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按理我们得好好请小瑟吃一顿的,她可真是我的大救星。”

    黎冰芯笑了笑:“也不知道小瑟怎么想的,非要我们去她家吃呢。”

    “她呀……为了炫耀你前男友的那点儿厨艺的。”

    殷战说完,郁闷的摇头:“你也喜欢这种会做菜的男人?”

    “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没有给我做过饭,”黎冰芯说着笑了起来。

    再提起欧阳的时候,就好像在说一个老朋友一般。

    即便是跟阿战谈起他,也不会觉得尴尬。

    多奇怪,明明当初这个男人,她也是掏心掏肺的爱过的。

    可是时光匆匆这么多年,他们各自经历了不同的生活后,她竟也能轻拿轻放的将那个人留在原地,自己一个人继续前行。

    不过,幸好他现在也很幸福。

    这样一来,她就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心愿了呢。

    她侧头看着殷战,挽着他胳膊的手滑下拉住了他的手。

    两人四目相对而望,眸光中都带着丝笑意。

    那是幸福的对望。

    殷战和黎冰芯走的那天,周瑟和欧阳端亲自去送了行。

    机场上,黎冰芯有些激动,她说:“小瑟,在这西城如果我还有什么不舍,那就是你了。我不知道,人跟人之间原来能生出这样的友情。这些日子真的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希望。”

    周瑟笑着握住了她的手:“冰芯,不是我给了你希望,是你自己给了自己希望。如果以后你再有什么烦心事儿,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全力帮你排解心理困惑的。还有呀,阿战大哥认我做了小妹,那以后他若欺负你,我便帮你欺负他。”

    殷战揽着黎冰芯的肩膀望向她:“你放心,我欺负谁都不会欺负她的。”

    周瑟摇头:“那可说不准,这年头哦,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的破嘴。”

    殷战无语:“你怎么老是拆我台呢。”

    周瑟吐舌一笑:“没办法,这可是个充满套路的世界,我说的也是实话。反正你要是欺负她,我就把她藏起来,让你找不到她。”

    黎冰芯笑着望向殷战:“看到了吧,我现在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殷战无奈点头:“看到了看到了,你们这是对我有多不放心呢。”

    开完玩笑,黎冰芯心情也好了许多,她挽着殷战的手臂望向欧阳端,两人对望片刻后,她对他点头笑了笑:“以后好好待小瑟。”

    欧阳端面带释然的点头:“我知道,我会的。”

    “多多保重。”

    欧阳端点头:“你们也是。”

    殷战的手顺势滑落下来拉着她的手:“行了,该进去了。”

    欧阳端搂着周瑟的肩膀目送两人离开,以后再见面的时候,就是普通的老朋友了。

    他觉得心里真的轻松了好多,好像多年以来堆积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