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和电竞大佬结婚了 > 第三十三章 得知
    很久没看掌盟了,每次点开这个唯一的联盟官方资讯a时,脑海都会自动搜索有关于akw的战况以及day

    eak的花边新闻。

    顶多再多看一眼每日一笑图个乐呵。

    今天外头的天格外亮,像是白炽灯烧着了似的,探向窗外时一瞬间的耳鸣让朱璃头晕目眩,她三十岁了,做惯了心理预设,是个自我干预的老手,然而此刻她依旧没办法抑制那由内而外,自心口向四处散开的生理疼痛。

    那痛楚就像是满身铠甲的亡灵勇士,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手机页面停留在《day

    eak官宣恋情,直言对方是大一时的初恋》这篇报道上。

    最讽刺的是,这篇报道的配图是两年前day

    eak在镜头前公然示爱“小璃”时被拍下的,那时的他有些青涩,惯以清冷的视线里却破天荒地绽出了夺目的光亮,也正是当年的这场镜头表白,往后成了朱璃最痛的心伤,它似永远燃烧着的岩浆涂抹在女人将忘将好的伤痕旁,使得伤痕永远无法结痂。

    她想,但凡于江晨有过丝丝劣迹,自己都不会这般抓着曾经不放,和白颢的刻骨铭心她用了大半年心理治疗就给忘了,尽管得了类似tsd的后遗症,但至少不再爱了。

    可为什么偏偏轮到于江晨就不行了呢?他和她从认识到相爱连一年的时间都没到,然而这份遗留的痛居然一疼就疼了两年。

    “你没事吧!朱璃!”赵与浓推开门,慌忙扶起蜷缩在地的朱璃,“胃又疼了吗?不是说化疗效果还不错么,与祁那家伙在骗我?”

    “与浓姐,我没事……刚下床的时候脚抽筋了……”朱璃朝这位心善的富家小姐笑了笑,尽管苍白的面容看上去没有几分说服力。

    ‘过两天就要手术了,不知道这丫头挺不挺得过来。’赵与浓心里头担忧的紧,面上却顺着朱璃的心意表现出几分相信,“你呀,就老老实实地躺床上吧!”她将朱璃按回病榻上。

    “对了,与浓姐,你怎么有空过来?”言下之意是她和白颢的婚事将近,此刻应该在筹备婚礼才对。

    后者努努嘴,将一头长发甩向身后,露出对结婚这件事驾轻就熟的表情来,“我当然有空啊,结个婚而已,有什么可忙活的。”

    是啊,眼前这位精致的如同陶瓷娃娃的女人已经结过七次婚了,作为家族里的联姻工具,她根本就不会再将婚姻放在眼里,婚姻二字于她来说也早已不再神圣。

    到底该谁同情谁呢?

    赵与浓将肩上的包包随意丢在一旁,随后延边坐在病榻上神情严肃地盯着朱璃。

    榻上的无产阶级心下直感叹这价值十多万的包包在真正的有钱人眼里也不过就是个质量好的收容袋而已。

    朱璃被她的镭射视线瞪得浑身发毛,“与……与浓姐,有什么话……直说好不好……”谁受得了被这么好看的桃花眸盯着?赵家姐弟两这眼神杀也忒致命了。

    “那我就直说了喔……”赵与浓轻咳两声,劈头盖脸一顿灵魂三问袭向朱璃:“你觉得我们家与祁怎么样?你喜不喜欢他?愿不愿跟他在一起?”

    “……”

    哇靠!姐姐,你这问题也忒直接了吧!让人怎么回答!?虽然朱璃内心山崩海啸,面上却是冷静到令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也许是这几年里经历的大喜大悲太多,以至于脸上的肌肉群悉数坏死了吧?

    连假意圆滑的笑都扯不开丝毫,朱璃知道,她早已没有办法在这姐弟两面前说谎,“我觉得赵律师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我当然喜欢他,但我不愿意跟他在一起。”

    就在此时,病房外欲将推门而进的手滞在半空。

    听到朱璃的前两个答案时,赵与浓心中泛起一阵又一阵的骄傲,‘那是自然!我们家与祁可是从小优秀到大,追他的富家千金从这里排到欧洲数都数不过来!’然而在听到第三个答案时她又不禁震惊:“诶?我怎么没听明白呢?你既觉得他很好又喜欢他,怎么就不能在一起?”

    “我何德何能啊,与浓姐。”朱璃莞尔,“别说现在我身体里的癌细胞随时可能扩散,就算是放到以前活蹦乱跳的我,也根本不敢喜欢他那样的人。”

    “为什么!?”赵与浓不满地嘟起嘴。

    “因为阶级。”朱璃再一次选择诚实,“如果只是做朋友,还能偶尔图个新鲜聊些有的没的,但要是在一起,很快就会发现彼此的世界根本无从交融,久而久之就成了拖累和禁锢。”

    赵与祁对朱璃而言,只是可遇不可求的海市蜃楼,她感恩他的出现,却从来没有勇气为他跨出阶级的鸿沟,因为她实在相形见绌也实在太有自知之明。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存在你这种思想的丫头?”赵与浓几乎要被气笑,“就拿最基本的财富来说,你知不知道多少女孩儿盼望嫁给富豪一夜暴富?”她打开电视机,频道里正播放着某些明星红毯,她不屑地指了指里头星光熠熠的女明星,“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想,哪里还有这么多光鲜亮丽的女星?”

    他们赵家或许什么都缺,然而就是不缺财富,也唯有这唯一的长处是赵与浓觉得能拿得出手而不被嘲笑的东西。

    朱璃疲倦地朝她笑,迟迟不说话。

    这丫头咋地了,怎么不跟她辩论了?赵与浓那雄辩的势头突然萎靡了下去,她居然一时不知该怎么继续说下去,就在她寻思的时候病榻上的朱璃忽地开口: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能出身在配得上赵律师的家庭里,有一样的世界观,一样的爱好,一样的学贯中西……然而这辈子剩下的时间只足够我心心念念另一个人了……”

    病房拉门声突兀地响起,打断了朱璃的话。

    “与祁?庭审结束了?”赵与浓回过头,碰巧对上弟弟有些暗淡的目光。

    来者沉默着与自家姐姐擦肩而过,将捧花和水果放到了病榻的床头柜上,“身体感觉怎么样?”他温柔地探问朱璃:“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姐!’赵与浓哼哧一声,将床头旁的花瓶端了起来:“我出去换水,你们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