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南湘江夜宸 > 第1139章 魏向烟生事
    苏眉抱着孩子不解的瞧着他,左齐搂着她轻声的圆道,“你想啊,我们在一起了,每天腻在一起缠绵悱恻的,不需要补补吗?”

    他使坏,故意的坏笑痞帅痞帅,起到了作用。

    “你怎么和姑姑什么都说。”

    苏眉羞没边了,把勺子放进嘴里自己喝了,左齐和苏玉珠松了一口气。

    吃过饭,苏眉期待左齐带她和女儿去商场的婴儿乐园。

    左齐也乐意陪母女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出行,现在除了游戏展的进度,他推开了大部分的工作。于他而言,现在没有比什么比苏眉好更重要了。

    出门之前,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随后抱歉的和苏眉说,“老婆,今天可能不能陪你们了,你带着小雪在家和姑姑一起看看电视,我忙好了尽早回来。”

    “你去哪里?”苏眉果然很在意的问,左齐答应了她今天的行程,为什么突然变化呢?

    左齐拿出手机,让苏眉看到刚刚通讯过的号码,写着江盛助理几个字。

    “诸葛家诸葛霄的公章失窃了,现在重点怀疑江夜宸做的。现在江氏挺乱,我还是那边名义上的副总,不能视而不见,要去帮下我哥们。”

    他实话实说,一般的事他也不会撇下苏眉的。

    “江夜宸怎么可能偷窃诸葛家的公章?这肯定是搞错了,那湘湘呢?她怎么样了?”

    一听和江家有关的,苏眉马上也上心了。

    左齐思考了下,“现在不知道,诸葛家的人挺难对付的,诸葛霄更出了名的老顽固,估计他们现在不会太好过。公章代表了很大的权力,我看这事不会简单。”

    他实话实说,一个字都不糊弄苏眉。

    “南湘夹在她外公和江夜宸中间,她肯定很难做,一会儿我给她打个电话,你快点去看看吧。”

    苏眉对南湘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事一般关心在意,催促左齐快去。

    “嗯,我不是去外面玩的,你放心,我的心里随时惦记你和女儿。”

    左齐舒了分心,出门前对苏眉又保证了一句,然后开车离开了公寓。

    望着车子开走了,苏眉的笑容突然也都淡去了。

    “小眉,你要不要给南湘打个电话,我刚听到左齐说的话了。你和南湘这么好的朋友,彼此都互帮互助的。”

    苏玉珠过来抱苏雪凝,让苏眉坐下休息。

    “不用了,我不想打扰南湘,不给他们添乱了。”苏眉情绪恍然间低沉。

    苏玉珠尴尬笑了笑,,“苏眉,姑姑刚刚没有说错话吧?”

    “没有,是我觉得自己太麻烦。所以左齐去哪里,也不会想着带上我的。”

    苏眉失落的说。

    “小眉,左齐肯定没有这么想,他是不想你累着……”

    苏玉珠领会到了苏眉,突然就陷入抑郁了的情绪,她连忙安慰。

    苏眉却是无法说服自己,淡淡的回道,“姑姑,我累了,我去睡一会儿。小雪睡着了,我来抱吧,我想多陪陪她,您也休息休息。”

    她抱过了苏雪凝进了房间。

    “好的!”苏玉珠笑着陪她进去,等门关了,才转过头心疼的直犯愁,“哎,怎么会抑郁症,这怎么是好……”

    厅堂之中,议论纷纷。

    诸葛霄入座后,论声才止。

    “阿爸,不是我多言,公章在你的手中多年,从没有丢失过。这怎么才在人前提了一次,就不见了?那一天,您似乎是和湘湘提了公章在库房……”

    魏向烟和诸葛香寒都坐在诸葛霄身边,魏向烟见无人敢开口,自告奋勇的先在诸葛霄身边说道。

    这话一出,坐在下面的南湘和江夜宸立刻成了众矢之的,诸葛香寒听之不喜,“嫂子,当着爸爸的面,你这话说的有依据吗?”

    诸葛霄脸色黑沉,一言不发。重要的公章丢失,也许被有心人挪作他用,造成的后果不是小觑的。

    “舅妈的意思,是怪在我的身上了?”

    不用母亲为她不平,南湘自主的站了出来。

    “呵呵……湘湘,舅妈当然不会怀疑自己家的人,你外公的东西以后还不是你的吗?我所指的呢,当然是一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魏向烟眼神挑向坐在南湘身旁的江夜宸,畏惧男人气场,不敢直说出来。

    “没有血缘关系,舅妈指的莫非是你自己?”

    江夜宸冷笑回应,一句话就堵住魏向烟,诸葛利开了口,“江总,我嫂子的猜测没有错,诸葛家多年来都是太平盛世,突然多了人员流动,就丢了重要的东西,不怀疑才是奇怪。江总年少有为我们都知道,不过长辈面前,还是应该懂得尊重。”

    江夜宸又笑了一声,“这位干舅舅教训的极是,我毛头小子只会赚钱,不懂人情世故,冒犯到了您。我是该好好的学习,您和舅妈这份互助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这对叔嫂俩,其实是般配的一对。”

    “你口出什么诳语!”

    诸葛利恼羞成怒,魏向烟也颇委屈的对诸葛霄道,“阿爸,向烟哪里是这种人?今日得此诽谤,阿爸为我做主啊。”

    “南湘,你不会没嫁出去,眼里已经只有你这个江家的丈夫吧?”

    南湘一点道歉的想法都没有,还蛮解气的和江夜宸对了个眼神,谁让他们要先开炮,还想赢自己的毒舌老公?当他们沉香夫妇,是浪得虚名!

    魏向烟见诸葛霄不张口,又针对向了南湘。

    “咳咳……”

    诸葛霄这时才咳嗽了两声,南湘走了过去,像个小管家似的责问,“外公,你是不是没好好的吃药啊?”

    “有你这么质问自己亲外公的?翅膀硬的你!”

    诸葛霄止住了咳嗽,压根没什么公章丢失了的责怪,起码,那是一点没怪南湘身上。

    “阿爸,我带着阿律这些年,没功劳也有苦劳。还记得那年,您的女儿不在身边,阿律他们都尚小,您病了一个月。是我在您的床头照顾了您一个月,我将您是当做了亲生父亲一般的真心。”

    魏向烟突然打起了感情牌,诸葛霄果然有所动容了,“好了向烟,爸知道你是一片的好心,这些年你勤勤恳恳帮我做了很多事,你的下半辈子我们家绝对不会亏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