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袭者之水晶皮王 > 第四百二十章学读心术
    兴奋中的雌雄九号听了雌雄1号的话,一下醒悟了,手拿令牌道“对9号你说得对倘若派凤凰和狐狸去,完成不了任务,我们也不敢把他们怎样,完成任务了,功劳又在他们身上,看来我真的是糊涂了,只怪他们总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还很混蛋的骂我们无能,把我气昏头了”。

    “1号,我看你真是气昏头了,要不这样吧我们先找几个弱的去鹰王家,第一是先试一下这令牌有没有真如狼王说的,可以发号施令于任何人,你是对不对”9号看着手中的令牌不相信就凭一块令牌就可以命令集团里的任何一个人出了狼王之外。

    雌雄双煞看着令牌,研究着令牌,其乐无穷啊

    一场阴谋在雌雄双煞兴奋快乐的笑声中诞生。

    鹰王家大宅内,酒饱饭足后,牛亮邀请三位哥哥到自己房间,张曼茹跟随而来,一进门牛亮立即伸手拦住了张曼茹道“喂美女我们要睡觉了,你要和我们一起睡吗”。

    张曼茹一听牛亮的话气得差一点吐血,双目瞪着牛亮,牛亮一见张曼茹发怒立即改变态度哈哈笑道“好了好了我们兄弟一年不见谈点私事,你就回去吧算我刚才说错话了,别生气,别生气哦”。

    张曼茹听了瞪了牛亮一眼道“你们最好不要出什么鬼注意,告诉你们吧这里来了,你们就乖乖的,要学会乖才会糖吃,明白吗”。

    张曼茹说完话,转身离去了

    乖乖的,要学会乖才会有糖吃,张曼茹的话有意思。

    只有大人说小孩子才这样说,而张曼茹居然这样说,大家一听,觉得这话不简单。

    牛亮见大哥,二哥,三哥愣住了道“你们不瞎猜,女孩子的话都是夸大其词的,我们进去吧”。

    左右手一进屋,一下跪倒在地伤心痛哭起来。

    “祖宗啊我对不起你们啊我保护不了藏宝图啊我不能光宗耀祖啊”。

    牛亮一见左右手这么大反应,立即把门关上,窗户拉上,生怕要人看见。

    左右手这一反应,也是在情理之中啊

    祖宗留下的藏宝图在一瞬间就失去了,换作谁,谁都想着去拼命的,也难为左右手顾全大局,不去和格桑卓玛姑娘拼命,要是左右手去拼命,其结果就不会是这样大家相安无事。

    大哥董振堂深刻的明白左右手失去藏宝图的痛苦道“三弟想通点,只要有命在,钱自己想办法赚,不能依靠祖宗啊就凭三弟的智慧,以后也会光宗耀祖的,明白吗”。

    董振堂不愧是安慰人的高手,安慰人还不忘了拍几句马屁,可这马屁拍得响啊

    左右手一听立即恢复道“大哥你说得对现在我也想明白了,靠自己,只是藏宝图失去了愧对祖宗啊”。

    “哈哈愧对什么祖宗呢我想你的祖宗最希望的是三哥能好好活着,只要你好好活着那才是对得起祖宗呢只要好好活着,就可以每年逢年过节去祖宗墓前烧烧香纸,那才是一点孝心啊你们说对不对”牛亮听了那些扫兴没有志气假装有志气的话有点反感。

    董振堂听了哈哈笑道“对对对我们要好好活着,唯有活着才有希望嘛面对现实,目前情况,我们唯一能做到就是求生存只有好好生存下去,大好河山还等着我们去踏遍呢哈哈”。

    张曼茹被牛亮气得回屋后,心里不是滋味,牛亮这个坏蛋,有了兄弟就这样对我我得好好收拾他一下,不行我得去找卓玛妹妹学点“读心术”去。

    张曼茹刚打开自己的房间门,格桑卓玛姑娘就微笑着看着张曼茹道“曼茹姐姐看你怒气冲冲的,谁那么大胆敢得罪我的好姐姐呢”。

    张曼茹一听气道“还有谁呢就是牛亮那混蛋嘛你看看,他一来兄弟就不把我放在眼里,妹妹你进来进屋子说话,我正想找你呢”。

    格桑卓玛姑娘听出张曼茹是在生牛亮的气呵呵笑道“曼茹姐姐,我就知道牛亮不是什么善类,好你想怎么收拾他,告诉我,我来帮你教训他”。

    格桑卓玛姑娘一脸不平的道。

    张曼茹听了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妹妹呀教训牛亮这种人,我也不好意思假他人之手,我是想想你能不能教我一点“读心术”我想知道牛亮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格桑卓玛姑娘听了呵呵笑道“姐姐我看你啊就是在吃醋呗不是我不教你,“读心术”要从三岁就开始学了,现在你大了,来不急了啊在说了,你想想,牛亮知道我会“读心术”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你若是会“读心术”牛亮也不会看你,你觉得你学会“读心术”好吗”。

    张曼茹听了一把拉住格桑卓玛姑娘的手道“妹妹呀我只学一点点,我只想知道有时候牛亮在想什么我就可以了”。

    格桑卓玛姑娘听了沉思一下道“好啊既然姐姐坚持要学,那我就告诉你吧其实“读心术”就是心里学啊只不过我是把我的心穿透到别人的心里,把我的思想融进了别人的思想里去,从而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你如果只是想知道牛亮在想什么姐姐那么聪明,可以坚持去观察牛亮,从他的语言,举动,表情去判断一下就可以了”。

    张曼茹听着听着有点糊涂起来,心里学自己学过啊心里学就是察言观色,从中判断一下,这可要有敏锐的直觉做前奏啊

    就像打架一样,你要在第一时间由你的观察判断别人想打你什么部位,你才能做到防守或者闪避,或者反击。

    当然啦打架是有套路,有招式的,是经过无数人花空心思,又经过无数人研创出来的。

    张曼茹越想越复杂道“算了算了我还是不学了,牛亮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关我什么事啊牛亮混蛋以后都不想理她了”。

    格桑卓玛微笑着看看着张曼茹,格桑卓玛姑娘其实知道张曼茹,在警察校的时候就经常参加演戏又听她说在皇城夜总会的时候就演一个夜总会的舞女卧底,那扮相逼真妩媚,迷倒多少男人,就不知道她现在想扮演什么角色,是客人,还是有什么重要目的,格桑卓玛姑娘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