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地产女子图鉴 > 第69章 摊牌
    第二天上班,趁着贾思文还没回来,何以安先去了正远。不出所料,张勃不在,跟王怀石一起回老家给唐林军吊唁去了。

    何以安找到徐晓的办公室,徐晓正在收拾桌面,看到何以安便扔了抹布,笑道:“你怎么过来了?找我们张总?他正好不在。”

    “我不找他,”何以安摇头,看了看周边,说道:“你有空不?我找你聊点事。”

    徐晓看了一眼旁边支棱着耳朵的资料小妹,直起身拉着何以安到了张勃的办公室,关上门,问道:“什么事?”

    何以安双手抱胸笑了笑,说道:“别那么紧张,只是找你打听一下林袭的情况。”

    “找我打听林袭?”徐晓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没搞错吧?我跟她又不熟。”

    “我知道,”何以安点头,说道:“不过我有点事找她,她最近失联了。”

    “失联?”徐晓皱眉,看了一眼何以安,确认她不是在开玩笑,沉思了一下说道:“你找她什么事?”

    “她有一份合同需要处理,紧急联系人留的是我的名字。”

    徐晓嗤了一声,往张勃沙发上一坐,嫩白的双手不停摸索着沙发扶手,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说道:“你什么时候跟她这么熟了?”

    何以安在她旁边坐下,叹道:“其实我跟她不熟,不过她在这边没有朋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留了我的电话,昨天律师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作为朋友有必要确认一下她的安全。”

    徐晓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你不应该找我,你怎么确定我能找到她。”

    “直觉,”何以安直截了当的回答,不躲不闪地对上徐晓盯着她的眼神,说道:“还记得你当初告诉我林袭怀孕的事吗?你说是李英群出面把她开除的,其实不是,李英群也是后来知道的。我猜的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徐晓的瞳孔几不可见的缩了缩。

    “林袭辞职是在你结婚前后,那段时间李英群都在老家照顾外公外婆,也就是我们老板的父母,”何以安顿了一下,说道:“她只在你结婚的时候回来了一天,是老板回老家看父母,她就得空回来了一天,老板一回公司,她马上就回老家去了,根本没时间管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徐晓盯了何以安十秒钟,随后缓慢从沙发上坐直,说道:“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

    何以安摇头:“我并不想知道这些,对我也并没有什么益处。我只是后来稍微想了一下整件事情,毕竟当初是你特意跑过来告诉我林袭怀孕辞职的事,我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或许你想通过我的嘴在总部把林袭的名声彻底做臭,让她无法回来跟你争位子。”

    说到这里,徐晓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何以安收回目光,低声说道:“林袭没有得罪过我,过什么样的人生是她自己的选择,我没有理由这么做。”

    “我以为你跟我一样想尽快往上升,”徐晓盯着对面的墙,声音虚虚的像没有传出来。

    何以安被气笑了:“我渴望证明自己,但绝不是踩在无辜者的头上。”

    两人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出声。何以安叹了口气,这谈话偏离了自己的目的,转过头看着徐晓,轻声道:“我对你并无恶意,我只想确认一下林袭的安全。我知道你既然知道她怀孕的事情,应该也知道怎么能联系上她。”

    “你还知道什么?”徐晓直接问道。

    何以安挑了挑眉,这么直截了当的谈话在她们两人之间并不常见,这是打算实话实说了么?何以安搓了搓手心,说道:“林袭怀的是你叔叔于正红的孩子吧?所以整个公司只有你知道这个消息。”

    徐晓眼神空洞的盯着何以安,半晌吁出一口气,往后摊在沙发上,无声地笑了笑,良久才转过头,看着何以安,说道:“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太多了。”

    这是真心实意的赞美,但何以安并不高兴,只淡淡应道:“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想明白的。”

    “现在她应该在深城一个公寓养胎,”徐晓收回目光,转头看着阳光逐渐满格的窗户,淡淡说道:“至于她的联系方式我确实不知道,她被于正红养在深城一个公寓待产,每个月于正红会过去看她一次,具体的地址我确实不知道,这种事情我跟我老公都不好过问。”

    “好,我知道了,”达到目的,何以安站起来准备告辞,徐晓坐在沙发上抬起头看着她,没有半点起来的意思。

    “谢谢,”何以安还是道了谢,转头出了门。

    回总部的车上何以安的心像被八爪鱼钻了一样,一会儿紧一会儿放。虽然知道林袭是安全的,但是怎么联系她还是个问题。于正红这么多房产信息要去哪里查现在一点眉目也没有,再说他老婆马上要出狱,他应该也不敢冒险把林袭安排在自己的公寓里面。

    这个消息到底要不要告诉沈颂,何以安心里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还是晚上跟沈季白商量一下再说。到总部刚停好车,万婷婷的电话就过来了。

    “怎么了?”何以安一边进电梯一边问道。

    “什么怎么了,你是不是忘了贾总今天要回来啊,现在还不到公司?马上十点了。”

    “马上就到办公室了,”何以安笑笑。其实万婷婷这人蛮好的,这人年龄大也有大的好处,凡事容易看淡,对人也更和善,这确实是时间留给人的为数不多的礼物。

    到了办公室,何以安笑着敲了敲万婷婷的桌板,笑道:“催那么急干嘛?”

    “哎呦,你真是一点政治觉悟都没有!”万婷婷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一眼。

    何以安莫名其妙,耸耸肩:“我不就是迟到一会儿吗?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这正是你表现的时候我的祖宗!”万婷婷跺脚:“唐林军死了,商业公司谁接手?没看到张总都到公司来晃了吗?”

    何以安顺着万婷婷的目光看过去,张浥尘正在跟沈小梅谈笑风生,沈小梅笑的跟楚楚动人跟花骨朵一样,两个人近的,张浥尘的口水就差直接喷到沈小梅嘴里了。

    “呃,”何以安转过视线尴尬地挠了挠头,说道:“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