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快穿之吉庆有余 > 34原来是个神经病
    林轩见到姜承志的时候,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疯子,居然会是青阳派的掌门。

    不是说青阳派照顾的不好,青阳派每日都会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每顿饭都有专人过来喂他。

    但姜承志的武功太高了。

    只要他一发狂,不仅是衣服,就是周围的桌椅板凳都会遭殃。

    就是他住的房子也是修建过好几次的。

    林轩看到的就是一个神情萎靡,眼神空洞的姜承志。

    看到林轩的神色,那边的姜虞解释道,“这是我父亲,前年的时候,一次练功走火入魔了,刚开始还好,父亲还能压制那股冲动,可是走火入魔本就叫父亲大伤元气,又要努力压制心中的狂躁,无暇养伤,就造成情况越来越差,直到去年春的时候,父亲彻底疯了。”

    说到这里,姜虞神情有些低沉,眼里是化不开的悲伤。

    “当初父亲压制不住自己的狂躁之时,强忍着难受,叫了我跟母亲将他锁了起来,不然以父亲的功力,真要是疯狂起来,哪怕是受了伤也不是我跟母亲能够制住的。”

    林轩低头看了眼,果然在姜承志的两只脚上发现了锁链。

    对于这一点,林轩并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是姜承志将要疯狂之前最后的清醒。

    “成,我可以看看,但我并不保证什么,毕竟你父亲这种情况实在是罕见。”林轩手里不停的摩挲的大拇指。

    走火入魔这种情况,林轩并没有真的见过,但武侠世界,真的出现走火入魔也是在情理之中。

    林轩还真是有些好奇,这个走火入魔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林轩在那低着头摩挲着手指,姜虞心里边就紧张起来。

    这位医仙谷传人不会有什么为难吧。

    虽然经历过很多次的失望了,但姜虞心里边依旧紧张。

    “林姑娘……”姜虞的声音带着一点嘶哑,这是紧张的太过了。

    林轩这才回神,冲姜虞点了点头,“我出来并没有带上自己的医箱,你去准备一套针,其他的等我看过之后再说。”

    “哎,我这就去。”姜虞听林轩这么说,当即就高兴起来,声音里都带着一丝激动。

    其实中医的理论,不过就是人体的一气周流,而这一气周流都是与内脏有关。

    心为火在上边,肾为水在下边,肝为木在左边,肺为金在右边。

    脾胃为土,位于中间,也就是一气周流的中枢。

    人体这一气从中焦出发,也就是从脾胃吸收的精气而来。

    一气升腾则为肝气,再升为心火。

    下降则为肺气,再降便成肾水。

    一气升不上去会病,降不下来一样会病。

    脾胃不消磨谷物,没有精气产生更会病。

    所以不管是什么毛病,不外乎就是人体这一气转不动了。

    而精神病其实就是人体的精气神出了问题。

    肾主藏精,肾水温则精气升腾精化气,也就是一气周流中左路的水生木,这是一个由阴出阳的过程。

    气足则化现心神,飘逸于上,也就是一气周流中的木生火。

    所以精化气,气化神,就是左路的一个升腾的过程。

    但这个神不能总飘着,神是个无处不到的东西,人能够想到哪里,它就能到哪里。

    一直飘散在外收不回来,人可不就只能精神出问题了。

    所以走火入魔其实也是这个问题。

    练功的时候,精气化神飘得太远了,收不回来了,这人必定会出问题。

    所以走火入魔完全可以看做是精神病的一种。

    治疗这种情况,需要做的就是将人的神给收回来。

    至于这个神该怎么收,就需要中焦的运转,所以火生土。

    心神依附于土,进而收敛。

    心火清降而化金者,缘戊土之右转也。

    心神收敛的过程,便是敛神化气,也就是一气周流中右路金气敛降的过程。

    金气继续敛降自然就藏进了肾水之中,就成了肾气所藏之精。

    所以治疗精神问题,最主要的就是将这个飘散在外的神给收敛回来,藏起来。

    五脏藏精气,六腑传化物,讲的就是这个了。

    林轩给姜承志把了脉之后,便开了方子。

    用了大量的收固肾气的药物,如熟地黄,菟丝子,五味子,枸杞子等等,只收肾气不成,人本身就是属土,一身之气全都依附于土气,所以又加了一点运转中焦的药物。

    并没有像之前青阳派请的大夫那样,给开大量的镇定安神的药物。

    姜承志的病情比较特殊,是因为走火入魔所以出的问题。

    但他的身体其实在日复一日的练武中,锻炼的十分好,所以一身的土气也是非常充足。

    只有些凝滞,运转不起来罢了。

    林轩用了运转中焦的药物,跟收敛肾气的药物之后,效果简直好的叫人想不到。

    就连林轩都没想到会好的这么快。

    一副药下去,姜承志便睡了一觉,再次醒来之后神智便稍微清楚一点了,至少能够认出眼前的姜虞来。

    就这,都给一家子人高兴的不行,拉着林轩的手直说感谢地话。

    林轩又给姜承志把了脉之后,笑着对姜虞等人说道,“看来是用对了方子了,这样下去不出几天,姜门主应该就能好起来。”

    姜虞几人又拉着林轩感谢了一通,道,“先生就住下来吧,门中客房还是有几间的。总归比住在外头要好。”

    林轩本不欲住下来,毕竟现在姜承志只是稍微好一点,离完全康复还有段距离,真要是住下来了,遇到了麻烦多耽误林轩看书。

    可是无论她怎么推辞,青阳派上下都跟着挽留她,没法子,林轩便带着林操住了下来。

    还别说,青阳派上下都将林轩当成救命稻草看待,所以对林轩那真是服务的无微不至。

    连带着林操也享受了一把。

    林操还跟林轩笑着说道,“姐姐,真要是以后都能这么舒服,咱们就住下来也挺好啊。”

    这小子在家里跟在逍遥宫被管的太严了,这是要开始叛逆期了吧,这样可不成,必须打一顿叫他知道知道叛逆期是不可取的。

    然后林操就遭了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