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洞寒洞微
    琼月姑娘很是伤心,那洞微道人也很难过。

    但听得道鸿子朗声道:“你这恶道,驱人魂魄,强掳民女,生剥紫河车,我等追踪许久到得此处,便是要除魔卫道!”

    “看来你等什么都知道了,实话实说,贫道虽然是具鬼尸,但绝不是魔,你想如何,可以尽管放马过来……”那洞微突然苦笑道。

    “传说有位五峰山的高僧也被你摄取并困住了魂魄,可有此事?”琼月姑娘陡然问道,让道鸿子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洞微沉吟半晌道:“不错,印象中是有这么个自称五峰山的和尚。自以为高大许多,不也败在我的‘鳞波索魂术’上了么?”

    “洞微,这也过了许久的时间,咱们都打累了,不如先都喘口气如何?姑娘我再问你个问题,你身边的这些看似缺魂的人们,是否都是被你这法术拘来的呢?”姑娘沉色问道。

    “我呸,你们才缺魂……,贫道只不过禁锢他们的魂魄而已。”

    琼月姑娘无奈道:“话说你这‘鳞波锁魂术’的名字也太土了些,还真不如‘九天幻阴大法’的名字好听……”

    再看那洞微道人猛地取出那方铜鼎,对姑娘恨恨的说道:“果然那叛徒洞寒子对你们说明了一切。真真是死有余辜!你们也不用废话了,直接受死吧……”

    琼月姑娘转头对道鸿子狡猾的笑了笑,便被崔道鸿拦腰揽入怀中道:“你还能再聪明些么?”

    “看你怎么表现了啊,小道士!”

    “哦,洞微好像要狗急跳墙了……”道鸿子说完就后悔了,怎么听都像再骂自己的师父洞微元净真人!

    越来越多的少魂人挡在了洞微真人面前,却听琼月姑娘喊道:“我说洞微老道,话说你的道观也太小了,这么多人都挤在此间院子里怎么斗法,上次我们就是施展不开又不愿伤生害命才不得已退走的。今日你可敢离开道观找个平坦之处一战?”

    “有何不敢?你等头前带路……”那四个道童齐声说道。

    姑娘银铃一般的笑声响起,对着道鸿子点了点头道:“好的,咱们走着,就怕他们不敢来!”

    当下拉着崔道鸿的手转身离去,还不停的向后打招呼:“快点啊,山高林密的,千万不要跟丢了啊……”

    但见洞微真人狠狠的甩了把袖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身后的四个道童代为做主之下,这位洞微真人不得不站起身来,刚到观门之时,已见道鸿子二人正在观外的平地上等候……

    然在那洞微恶道捧着铜鼎刚刚出得观门之时,一道亮紫色的光芒闪过。紧随着一道白烟升起,三尖两刃刀自天空向下在山体白石上划过了一条直线!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那洞微真人吓的心中一突,刚想收回那铜鼎,却只听“珰”的一声,铜鼎便被三尖两刃刀挑进了山林,飞出老远!

    好在那铜鼎飞去的不是崔道鸿的方向,洞微恶道长出了一口气。

    “好重的鼎!”天无痕紧紧抱住那方铜鼎从山林中走出,心中感慨万千。他又何尝不知,这是兄弟们给他的第二件礼物,一时间大胡子热泪盈框!皆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知晓了,他师父的魂魄便在鼎中!

    洞微真人还没出得门来便被那三尖两刃刀逼退了回去,当他看见天无痕抱着他那方铜鼎之时,顿时张目结舌!

    琼月姑娘朝天无痕喊道:“出来干什么,你们的战场又不在这里,拿着这玩意儿赶紧回去吧!”

    大胡子唯唯点头,连忙抱着铜鼎又奔进了山林。半空中的“危月燕”也尾随而去。

    虽然这铜鼎已然成为恶道的法器,但距离过远之后他便操控不得了。这下洞微真人可是真急眼了,要知道那个鼎是他炼药的器皿,没有了这个东西,即便练出给梁国皇帝服用的丹药,也只能是平常医者所用之药,而不具备一些出奇的效果了。当下他已然没有别的想法,只能是先追回来再说。

    见到恶道拽出玉拂尘拽步出得观门之后,琼月姑娘飘身便到了他的身前挡住去路。寒月在她身周绕来绕去,在阳光和姑娘火红衣裙的映衬之下,红光闪闪夺人双目。

    洞微道人终于知道这把利刃是姑娘的法器了,在这把刀面前,他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唯一可以做到的便是抱头鼠窜。

    更何况还有个崔道鸿在旁没有出手!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

    洞微真人的心中如同有万千只蚂蚁在爬,只急的他抓耳挠腮,一时间没有了主意。

    此时那四位道童走上前来道:“洞微师兄,药鼎落入贼人之手,理当赶紧夺回,因何如此迟疑?”

    洞微心中暗骂,这几个道童就是不知死活,可能是平时狐假虎威习惯了,在自己面前一点面子都给留。突然他心中一动道:“这里的两个贼人,若是二人联手,贫道可是有些吃力……”

    “师兄只管抢夺药鼎,我们你挡住他们。”

    洞微道人暗道:“贫道要的就是你们这句话,让你们平日里作威作福,自己作死可是与贫道无关!”

    当下稽首道:“多谢几位师弟援手,贫道这就去追来……”

    但见两名道童各自拽一把宝剑,便向琼月姑娘刺去。却见姑娘脸色微微一变,知道多说无益,挥出剑光挡住了二人的宝剑,而那柄寒月弯刀在自空中直转而下,疾奔洞微道人而来。

    “全都住手……”道鸿子突然高声喊道。

    刚才他一直冷眼旁观,实际上他是在验证自己的判断,思考如何处理这个洞微道人。要说他这个鬼尸的状态,与一般鬼魂夺舍不同。虽然都是靠强大的魂力操控人身,然而夺舍只有鬼气没有尸气,而鬼尸则是鬼尸二气互为作用。

    崔道鸿之前在和洞寒子论道之时,突然间领悟到了对付洞微鬼尸的方法。恶道以移魂换体之术更换了一具死尸作为身体,照这个样子看肯定用的云阳观中那些少魂之人的躯壳。

    应该是恶道在观中设有什么禁制,这些人平时根本就出不得观门。然而这些人之前并未死去,洞微想要移魂换体则须要先行处死一具人身方能达到实施的条件。所以道鸿子才让琼月把他引出道观来观察判断,事实证明他猜测对了,直到现在那些人也只是在观门之内没有迈出一步,包括之前迎接洞寒子的那次也是一样。

    洞微恶道新换的躯壳,尸气明显不足势必要重新磨合,这也解释了琼月姑娘方才不出寒月只用剑光,能和这个修为高深的恶道打个平手的缘故。

    之前还在担心恶道移魂换体祸害活人,就是个杀不死的鬼尸。这个问题终于被他想明白了,方才大喊一声住手,身形晃动之下已然站在了观门之前,堵住了洞微真人的回巢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