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误入岐途
    道鸿子但感气息一滞,直觉骨骼被挤压,那柄拂尘在不断收紧!而此时此刻,即便他身法再快也出不去了。

    就因这近距离的接触,崔道鸿便发现这道士并不同于洞微道人那鬼尸的状态,他却是个活生生的人!便在这一瞬间,道鸿子的脑海中突然打了两个厉闪,他陡然想通了如何对付那洞微道人了!

    然而对阵的是他师兄,虽然是人,却也是个恶道。

    当下崔道鸿运转全身罡气,抵抗着这位道人的拂尘。只见他平静的看着此恶道:“你可曾后悔么?”

    “后悔什么?”

    “你并非如你师弟洞微一般邪修,那你修道是为了什么……”道鸿子这句话说完,顿时感觉拂尘上的力量顿时小了许多!

    这道人不是没有灵根,在问及道之关键时也会有自悟的本能,于是喃喃答道:“贪道只是为了修道而已,如果说修道为了什么?那应该便是为了长生或者成仙吧……”

    “先说成仙吧,你所知的仙人故事之中,有你们这种作派的?哼……”道鸿子在那麻花的拂尘中丝毫无惧,反而正色质问。

    却把一旁的琼月姑娘吓了够呛,毕竟道鸿子在人家的法器中被困。当下抬动右手两个手指,被道鸿子眼角余光看到,慌忙轻轻转过头对她使了个眼色。因为他知道,那是她要使用寒月弯刀的前奏……

    崔道鸿再次转回头来,见那道人仍在兀自沉吟,慨然叹道:“虽然经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你等从之万物;但请莫忘,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须得自悟本原……”

    “师兄,切莫听这小道士胡言乱语……”身后的洞微真人眼见着他师兄那困住道鸿子的拂尘已然松开还茫不自知,于是急了眼才大声提醒道。

    于此同时,琼月姑娘盈身纵起将崔道鸿向后拉开。而后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而那洞微道人正待整装上前时,黄琼月却轻飘飘的落在他的身前,右手轻扬,一道剑光便刺了过去。

    洞微大惊,无奈纵身躲开后,才与琼月姑娘的剑光缠斗。他总想着如上次一般召出那些活死人或者祭出那方钟鼎,然而姑娘今天的剑光简直是越来越快,居然使他一时半刻腾不出时间来……

    洞微恶道虽然心里越急,越是不得法,但依然还能对个平手。

    然而斗法时间一长,他突然觉得这位姑娘的修为虽然深厚,却也认定了上次断他臂膀的弯刀主人并非姑娘。如是她,为何不出利刃?

    便在洞微恶道思虑之时,忽感眼前突黑,半空中大片黑云遮住阳光,瞬息间一道霹雳从空而至,直轰在那洞微那师兄的头顶!本来面如冠玉的脸孔,却被天雷轰成了锅底一般……

    却见道鸿子悠然的走了过来:“洞微真人,你师兄修为很高,灵根也自深厚,虽是一根筋,然不晓得怎么就入了你们这恶贯满盈的师门?现在就剩你一人了,还想顽抗到底不成?”

    见崔过鸿过来,琼月姑娘与他对视一笑便收住了剑光,靠在了他身前!

    洞微瞬间压力全无,也没理会道鸿子说的什么乌七八糟的话,先行坐在地上,便要取出他那方钟鼎!

    蓦然间,半天中一轮寒月疾飞而至,只吓的那道人猛的躺在地上躲开这次攻击。然而那柄弯刀则围着洞微上下左右前后展开了无缝隙攻击,那道人只骇的抱头躲闪,早已顾不上一切了……

    而此时的琼月姑娘已把他那师兄搀扶了起来!崔道鸿回头看去,只见那道人身子摇摇晃晃,遥对他稽首道:“贫道洞寒,在此谢过道友的一记天雷……”

    道鸿子面无表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而琼月姑娘却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道友可知道九天幻阴大法?”见道鸿子点了点,但仍没理他:“此法正行为抽魂,返之逆用为还魂!还有那些生魂皆在洞微的铜鼎之内……”

    “为何要告诉我这些?”崔道鸿仍是冷冷的说道。

    洞寒子悲叹一声道:“你的一记天雷,让贫道觉醒了前身之事。贫道前身乃二十八宿中南方星環的张月鹿,可怜降生后从师不良,虽修为尚可,却从不见本真!又长久以来,事贼积恶,心自难对于天。今当自我了断,好重去投胎。此中紧要消息已然说过,还望道友以苍生为念!五妹,送五哥一程吧……”

    黄琼月摇了摇头,垂泪道:“对不起,五哥,我下不了手!”

    “好吧……”但看那洞寒真人,缓缓移步,直奔那包裹着洞微的寒月刀光而去!

    但见姑娘狠狠的一跺脚,半天中光芒闪过,寒月已消失了踪影……

    那洞微真人陡然间重获自由,当时心下大缓。适才他光顾躲避寒月,却没听道他师兄对崔道鸿讲出的一番言语,不过在刀光间隙之间,他依旧看到了洞寒真人对道鸿子又是稽首,又是点头的动作。当二人四目相对之时,洞微道人哼了一声道:“原来你才是叛徒……”

    “不错,刚叛变没多久!既然叛变了,师弟是想替师父清理门户么?”洞寒子轻声道。

    “嘿,这二人给了什么好处?亏你干的出来,你今如何对待师父的教养之恩?”洞微恶道咆哮道。

    “贫道已然知晓道之所在,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好在我还能回头,不过师弟,你却是真真的回不了头了……”

    便在洞寒子走向那寒月刀光之时,他随身的四名小道士便围了过来。以保他短时暂不受伤害!

    洞微道人含恨说道:“我在死去那一刻后,便已然注定回不了头了……”

    然而就在这话音未落之际,洞寒子身边这几个小道童,刷刷的摸出各自的利刃短剑,齐齐的插进了洞寒子的前心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