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恶贯满盈
    看看又是午时时分,楚天飞落在了他们身前。不过他这次带来的消息,却是让众人后槽牙都咬碎了……

    在他偷听二位道人的对话中了解到,这两个道人乃是一师之徒,那师父虽也是道门中人,但是有一亲女被梁国皇帝征为宫妃,所以他便成了梁国的国丈。那国丈以女侍宠,以道入仕。然后许诺梁国皇帝可以长生,而其倚仗者均是诸弟子所炼之丹药。

    话说此时的梁国已历三朝皇帝,却是一个比一个好色凶残,一个比一个荒淫无耻,见了女人就走不了路,迈不动腿。据说那太祖朱温在位之时,就算是他的儿媳妇都要为他侍寝!后边这二位皇帝后宫的彩女宫娥,传说就没有处女!宫中妃子们各自担心自己的地位,只能纷纷的处心积虑的清除异己!

    而那国丈,只为在其位得其便,帝王之家自是不缺各种真材异宝,那国丈便以丹药为引,换取各种延年益寿之灵药供自己炼丹,以求他自己以后可以长生不老或者飞升成仙!

    而那许以梁国帝王的灵丹便是加倍增补肾气的药丸,其实本来也算医者用来治病的药物。然而被那国丈加入了一些秘方,更改了许多炼制方法。此种丹药便被那国丈神化为可以强身健体,甚至可以长生的灵丹妙药!

    况且那丹药对于当今的皇帝来说,日夜应用于宫妃彩女身上,可以说是百试百灵,大展雄风。因此梁国皇帝需求日益增多,凡是只要丹药存之不多,便向国丈去索取。

    皇帝服用这个丹丸,可以让皇帝着实轻身不少,龙风大作。然而再怎么说这也是欺骗皇帝的伎俩,弄不好便有杀头的危难,毕竟他的女儿在梁国后宫中也并非是被宠到无极的地步。

    细思之下,国丈为了使消息不至于被泄露,自然不好在梁国境内实施,便将秘方和炼制方法给了这身在吴国的弟子洞微道人为其炼制丹药。

    而这道人见到这个秘方便发愁了,因这个方子上特别注明的紫河车要用新鲜的,除了孕妇哪里还有新鲜的紫河车?

    师命不可违啊,洞微道人在最初的时候,便由这位师兄的帮助,从民间寻觅临产或者有孕之妇人,以其丈夫为要挟,胁迫她们来此山中,留在山洞待产,这种勾当已然将近一年了……

    如果恰逢那那国丈又来催促,这位师兄便来住上几日,一为洞微护法,二为在民间继续发现金陵及周边的有孕之家。

    楚天飞咬着牙继续说道:“在此期间,只为了一句‘新鲜的紫河车’,那些临产妇人,优选将近足月者,由年长妇人尤其做过稳婆者,直接用手破体而入,徒手生剥!那些妇人中痛死者不计其数……

    而那些未成形的婴孩和死去的女子去向如何,刚才他们谈话中却未曾提到!”

    天无痕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这简直就是作孽啊,我怎么听着从皇帝到国丈到这道人徒弟一个好人没有呢……”

    崔道鸿只气的浑身发抖道:“既然没有一个好人,那咱也不管那些了,既然那洞微道人暂时不好处理,那就先把他师兄放倒再说!”

    大胡子忽然问道:“兄弟,依你这么年轻的年纪,这紫河车方面的事情你又怎会知道?”

    道鸿子知道他在问什么:“我道家山、医、命、相、卜之术法,如果连医都不了解,又如何下的了山……”

    二天妖自然明白紫河车为何物,同样也是愤怒异常!他们真想把这洞微道人撕成肉沫,也不一定能浇得灭心中的怒火!

    “烦请楚兄与大师,先往那山洞中保护那些妇人。按照一般推测,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如果真有意外,还请楚兄往来奔走相告。贫道和月月先去砍碎了今天来的他那个师兄……”崔道鸿是真动怒了。

    “好说。”楚天飞回应道。天无痕自然没有意见,毕竟他没有攻击性法器,于是答应一声便尾随楚天飞走了。

    “要遇到那些无魂无魄的人呢?”琼月姑娘问道。

    “躲开他们还是没有问题的,咱们就是一个目标,先把洞微的那个师兄做了再说。只有这样洞微也就没心思去炼丹了……”道鸿子说罢长身而起,与琼月姑娘并肩走入云阳观内。

    崔道鸿高声喊道:“那洞微恶道,还不出来,更待何时?”

    正在午饭间相陪的洞微真人,听到道鸿子的声音便是心中一颤,但随之又冷静了下来。心道:“我师兄比我法力强之太多,合我二人之力,还不能击败几个年轻的兔崽子?”

    然而那师兄不悦道:“师弟,这是什么情况?”

    “不敢瞒师兄说,这就是适才说的昨日那搅乱观内清修的贼人,难缠的很,实在是太不讲理了……”洞微真人恨恨说道。

    “师弟,亏你还身负大神通呢。你什么时候变的如此脓包了?”

    “敢问师兄,何出此言?”洞微道人变色道。

    “哼,待我来会他,一群小毛孩子,有什么值得害怕的?酒饭先不急,你我师兄弟二人就先会会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再看那“师兄”正了正头上的混元巾,抖一抖身上的紫色八卦仙衣。在飘然世外仙风飒爽的感觉之下,二人出了房门来到崔道鸿的面前!

    那老道一甩拂尘走上前来,对着道鸿子二人端详了许久才道:“年轻人,你等为何要杀上修行之所,乱人清修?”

    “我呸,一个藏污纳诟,恶贯满盈的窝巢也配叫清修之所!你们是人不是人的暂且不论。然而你等害人无数,恶贯满盈,也能算的上清修?今日我二人前来,便是要除魔卫道!”崔道鸿红着双眼说道。

    “既然如此,话不投机,那就少说几句废话,让你们也好知道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那老道眼中闪过一丝愤怒,随后拂尘一摆,尘尾聚拢在一起如条棍棒般直直向道鸿子扫了过来。

    崔道鸿展动他那最得意的身法,轻轻闪身便躲了过去。然而那老道右手一抖,丝尘瞬间分成两部分,把道鸿子圈在当中。而后那道者随即左手掐了个法决,拂尘的尘尾忽的又扭在一起。

    在琼月姑娘的眼中看来,也就是仅仅一个回合,崔道鸿的身体便如同被锁在了一个大号的麻花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