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移魂换体
    道鸿子点了诸多菜品和几坛酒,楚天飞也不客气,直接坐下拎起天无痕面前的坛子,直接倒满了一碗,而后一饮而尽!

    众人都在静等着没有说话,而楚天飞唉了一声,道出这一下午监视洞微道人的经历。

    果不其然,那道人在缓过精神来后,发现血灵芝从自己怀中消失了,于是搜遍了云阳观周边也没发现众人的影踪。他也不知到底这些人知道他多少底细,为保万一,他把道观门闭了之后来到一侧墙边,便是上次楚天飞发现问题的那个地方。

    在那道观的墙下,有个着实不小的地洞。平时用较厚的木板覆盖,上面覆以岩石和灰土,使人看不出破绽来!当时洞微道人走到那里,掀开木板后走了进去,然而危月燕却不好真身前往,毕竟封的很严的地洞内进去个燕子实在是说不过去。

    于是他只得遁出元神才跟了进去,那地洞连通一山洞,山洞内部还算的较大,还有诸多小洞。只是在主洞中有台丹炉,那诸多小洞内关着许多年纪不等的女人……

    看到当下,楚天飞便感到元神之力匮乏,于是自真正的洞口飞出,赶紧元神回窍!

    楚天飞喝了口酒继续道:“还有,中间听那道人对众女人讲,他们的丈夫全都在观中,要这些女人安心做事,不可私自逃离。如若违反,他们的丈夫将魂飞魄散……”

    黄琼月轻微叹道:“可惜了,你要不是元神之力匮乏,还能看个明白,但终究还是有大发现!”

    “有什么办法,降生消减了很大的实力,都得从头做起,我能做到元神出窍就已经很不错了!”楚天飞摇摇头无奈道。

    琼月姑娘眼睛连转,分析道:“基本上可以理解成为这个道人要炼丹,材料来自于女人,而道观中那些无魂无魄的人们便是他们的丈夫,这个恶道通过控制他们丈夫来要挟这些女人……”

    通过今天的接触和眼见的情况,道鸿子也认为应该就是这么回事,然而这和梁国皇帝有什么关联,为什么非要在这偏安一隅的吴国搞事生事呢?

    又到了夜晚,目前看来这恶道并无伤害这些人之心。道鸿子还是建议尽可能的不要夜战,先各自回房休息,明天一早继续出发,这一次势必弄个水落石出。

    而后崔道鸿又提醒天无痕警醒些,毕竟酒可以麻痹精神,而今他身怀血色灵芝,保不齐那道人就不会找到这里来。大胡子点头致谢!

    ……

    次日黎明,四人便再次登上了天阙山。在路上的时候,众人便讨论过了,这次本着救人的精神,其中的难点便是那些男人的魂魄在哪里?如果可以找到,还有没有还魂的可能。或许只有这洞微恶道才知道其中的秘法,所以这道人只能打伤,还就真不能打死!

    几人在山门前不远处的松林中先行隐藏起来。楚天飞打算先去看看那老道身在何处,然而还没等动身的时候,从另侧山间小路上,又转来一队人马。

    众人皆是神色一紧,互相的点了点头,以示先观察观察再说。

    但见为首一人身穿紫色八卦道袍,头戴混元巾,手执拂尘。后面跟随八名道士打扮的随从,背对着众人看不清面目。

    这些人来在山门之外,那为首之人拿出一物轻轻敲击,随之九声钟响便回荡在山中。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云阳观内那些道士打扮的无魂人已然在门内列成两队,中间走出一名道士舞动玉拂尘,打稽首朗声说道:“贫道洞微,恭迎师兄远来……”

    身在暗处的崔道鸿一皱眉,心道:“这个观中有几个洞微道人,昨天的那个洞微和这个明显不是一个人,而且昨天伤了臂膀的那个洞微又哪去了?”

    却听得那“师兄”说道:“我说洞微师弟,你这还让不让人认识,贫道上次来你还是另一番模样呢……”

    “没有办法,昨日观中来了一伙贼人,损坏了一副用来已久的身体。贫道只能临时暂借一身来使用些时日了!”那洞微回应道。

    道鸿子豁然明朗,他本就是个鬼尸,换个身体对他来说,岂不就跟玩儿似的。

    “洞微师弟真是大神通啊,想贫道来意师弟应该明了,不知师父和大梁皇帝的丹药可曾炼制好,能让贫道带回多少呢?”

    洞微真人有些不快道:“烧丹炼药,需要材料齐备,火候十足方可。你们大梁皇帝不要总拿丹药当饭吃嘛,就师兄往来之时日间隔越来越短,这次可真得请师兄多住上几日了。还是先入观奉茶吧……”

    楚天飞和道鸿子相互点了点头,这些人陆续进入云阳道观之时, “危月燕”早已飞越山门,停在最高的殿脊之上……

    琼月姑娘突然道:“看来这一伙新来的道士,是来替大梁皇帝取丹药的,只是不知道他炼的是什么丹,为求长生么?”

    天无痕叹道:“从汴京到金陵,这山水重重的足有千里之遥,难道这洞微老道炼的丹真有如此好处和效果?否则帝王又为何会如此痴迷?”

    “汴京咱也没去过,长生如果只靠服用外丹即可,那还要修炼做什么。先不管这些,只是今日这洞微恶道又平添一帮手,救起人来怕更是要费劲一些。主要是现在还发现了个问题,那恶道可以无限换躯壳,也就是说观中那些无魂无魄的人的身体他都可以随意更换,可以理解为杀不死的鬼尸,这个实在是有点太头疼了!”崔道鸿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叹道。

    “我们是否可以先救下那些女子?”天无痕突然说道。

    琼月姑娘摇了摇头:“我看不行吧,虽然咱们没有进去过,但是按照五哥说的,那山洞还有个洞口,那些女子想走应该随时都可以。我想如果不先救下她们的丈夫,她们是不会配合的。而且非常容易走漏消息,那洞微道人对他控制的那些人可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

    天无痕摸出酒葫芦,猛灌了一口酒,着实十分无奈:“那这不是形成了个悖论,哪方面都下不得手,这活儿还怎么干?”

    道鸿子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还是先等楚天飞回来吧,所谓谋定而后动,我们就四个人,怎么安排还是要结合新消息,重新讨论过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