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刨根寻源
    众人急忙抬头看过,只见洞微真人一条胳膊被整齐的切了下来,静静的躺在地上。半天中一轮寒月在闪过道寒光之后瞬间消失!

    然而那道人的伤口处并没有一丝血液流出。虽然很是诡异,但道鸿子确是心知肚明。这道人本是一具鬼尸,血液早已干涸不在流动,只不过用鬼魂控制尸体而已,虽然是邪修秘法,但也算的上是大神通。

    洞微道人赶紧收回了那方钟鼎,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琼月姑娘。他也知道这是姑娘手下留情,否则那柄弯刀直接把他劈成两半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个神器实在是太过厉害……

    没有任何语言的对峙,哪一方也没有认输。此时从道观各处走出了许多诸如之前那个无魂无魄道士般的人。

    他们并非全是道家打扮,也有一些平民装扮,只是每个人拿着诸如水桶、木盆一类的器皿来在那洞微道者身前。显然这些都是被那洞微真人召唤而来的,不多时的功夫便聚集了上百人。

    但见洞微真人坐在地上,单手捧着那方钟鼎似乎是在施法。蓦然间从钟鼎中发出了类似于蝉鸣一样的声音,成千上万的蝉鸣同时发出。然而这些无魂无魄的人在这种声音发出之后,一个个眼神中出现了神采,抡起手中的器皿纷纷向道鸿子众人攻了过去。

    随着这种声音越来越大,那些人的攻势越来越猛,并不是说有什么招式和法力,而是毫无章着木制器皿的击打。

    这可把崔道鸿等人打乱了阵脚,要说这些应该都是普通人,虽然说无魂无魄但是身无死气,他们的魂魄到底在哪里,想来应该是被此恶道收起来了,而他们的躯体被恶道控制使用。试想如果各出法器任意厮杀,这些人肯定是死定了。总之就是你不敢打他,但是他玩命的弄你,这让道鸿子头疼不已。而且这洞微道人目前还不能立刻就死,他背后应该还有什么套路众人还没了解明白……

    于是四人紧急商量了下,赶紧先后的撤出了道观,好在那些人没有追出来。

    在山林中找了个僻静的所在,崔道鸿突发奇想对楚天飞道:“听琼月说过你的前身和真身,现在想你帮个忙,趁那洞微道人伤了条臂膀,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先飞进去监视住他,看他有什么动作。你上次说,不是还有事儿和什么皇帝有关么?没有办法,我们都不会飞,只能麻烦你了……”

    楚天飞点点头,也是满脸凝重道:“先不急,这个灵芝盒子先给你,我的真身没法放这个东西。”

    众人皆惊,但见他从怀中取出那个檀木盒子递给了天无痕。琼月姑娘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那个鼎的黑光是做什么的?”

    “这个回头再解释,你们先回客栈吧,那老道要是发现这个东西丢了,肯定得搜山找咱们,短时间内恐怕监视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我先走了!”一道亮紫色的光华从楚天飞身上亮起,在众人面前消失不见。

    琼月姑娘满意的点点头:“这次表现不错,还好没耍横!”

    ……

    客栈中,已是申时时分。

    天无痕看着手中的灵芝盒子,手中端着碗酒却是喝不下去,感动的热泪盈眶。这个东西的灵力之强,他们是感受过的,如果被楚天飞自己吃掉的话,那他的法力修为得提升很多很多,但他知道自己需要,毫不犹豫的就将血色灵芝给了自己,这让大胡子如何能不感动?这还是妖么?

    而此时的道鸿子和琼月姑娘正在逛街。天气越来越热了,而道鸿子却只剩下了自己身上这身冬天的棉袍,再万一被刮成布条子了可就真光屁股了。

    好在崔道鸿现在还是有钱之身,前些天那药店掌柜的赠银,也没有花上多少。于是道鸿子和琼月姑娘在金陵城可就逛起来了,崔道鸿主要是买衣服,想到这些天的恐怖,前前后后买了十套衣服以作备用,突然看见琼月姑娘对衣服不感兴趣,忙问道:“你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不挑选几件,都说人配衣服马配鞍的……”

    “小道士,不懂了吧,我身上的衣服皆为毛皮所化,想成什么样子便就是什么样子了,岂能看得上你们人间那些织锦丝萝……”

    “好吧,你说了算,想要什么那就只管拿下就好!”崔道鸿急忙上前道。

    眼前便是一家金饰店,姑娘进去片刻便捻出了一枚金钗出来递给崔道鸿笑着道:“给钱去吧!”

    然而他刚想进店却和刚追出来的店老板险些撞了个满怀,那店老板急眼道:“她抢我东西,兄弟帮我拦住她……”

    “谁说他抢你东西了,说多少钱啊,贫道给你就是。”说罢从口袋里拿出一锭足足十两的银子在老板面前晃了晃。

    “道爷,本店本小利薄,要说您这银子找零咱还是能找的开的,只是后边的顾客就找不开了……,请您高抬贵手,看能不能多换些碎银子来?”那老板感觉直接撞入了地狱一般难受。

    “唉,掌柜,这一锭银子买这种金钗能买多少?”道鸿子问道。

    掌柜哭丧着脸答道:“金丝不怎么耗材,就是费工而已,您这个能买五个左右……”

    “算啦,不用你找零了,我们去挑选样式,给我六个就好了,至于超了你的想法,就当你给她赔罪了,怎么说来着,她抢你东西是吧!”

    那跟随在后的店掌柜看着这家伙手中提着把长剑,摇了摇头,心里苦不堪言。

    二人进入那首饰店当中,道鸿子让琼月姑娘自己挑选!然而姑娘正色道:“咱们可没有达到辟谷的境界,行走于人世,处处需要银子,怎的如此随意浪费?”

    “银子花了还赚嘛,多抓两个鬼不就有了么?”崔道鸿在姑娘耳边轻声说道。

    姑娘喃喃的道:“其实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是一样,我如果要用真身,它们全都得丢掉,那得有多浪费!”

    道鸿子轻声笑道:“那就不要用真身啊,哪有那么多拼命的时候!”

    ……

    二人回到客栈大堂,已然掌上灯火。在灯光的辉映下,道鸿子一身光鲜,姑娘头上金光闪闪,与上次回来着实大不相同,直接把天无痕看的傻眼了。

    走到天无痕面前,只见他面前只剩下了半盘炒韭菜,道鸿子才明白上次楚天飞说他拮据是个什么意思,当下把口袋里的两锭银子扔给个天无痕。

    “没钱了说话,既然认识了,大家都是兄弟……”道鸿子说道。

    天无痕燕窝里含着两眶泪水道:“兄弟,能认识你们,实在是洒家的荣幸啊。”

    然而崔道鸿和黄琼月还没回应,便只见大堂外漆黑的夜色中打过了一道紫色的闪电,竹帘一挑,楚天飞迈步进入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