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云阳斗法
    琼月姑娘再次震惊的看向道鸿子,却见他摇头道:“刚才我们讲的都是纯阳祖师的诗……”

    楚天飞走了出来:“兀那道人,今日咱们再行斗过。”

    琼月姑娘闪身到了楚天飞的前方:“洞微,把血色灵芝交出来!”

    却见那道人身子轻微一颤道:“你们还有完没完,上次在白石山上不是给你们了么?”

    刚才道人轻微的一个动作,被琼月姑娘看到眼里,更加落实了心中的猜测:“你偷得血色灵芝,会这么心甘情愿的给我们?就算是你给我们的是真的,然这中间已经过去了两天了,出了穷奇的地盘你还用害怕么?因何不找我们来夺走?当掉包后给我们个假的就算完事了么?”

    “刚才你也曾言道,就算是贫道偷得,也算是得到了,血色灵芝又不是你们的,那只能是谁得了算谁的。今日你们又来上门讨要,岂不是欺人太甚?”洞微真人怒道。

    姑娘却笑道:“说实话,本来我们不知道你给我们的是真是假,不过你刚才已经承认了,大胡子把你身上那个东西扔了吧……!但是我们很是需要这个东西,既然还在你这里,那我们只能硬抢了。”

    那道人被琼月姑娘不慌不忙又笑意盈盈的姿态气糊涂了,哪有这么欺负人的,抢人家东西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来吧,你们几个小辈,要能剩的了贫道。血色灵芝自然归你们所有……”

    “慢着……”姑娘打断了洞微道人道:“这么说你是要和我们打赌了,谁能取胜谁就得灵芝,最起码得让我们看见真正的灵芝吧,不然如同上次似的,我们胜利了你又要耍赖!”

    道鸿子和天无痕均自暗暗点头,心道果然还是姑娘心细如丝。

    洞微道人真是气急败坏,狠狠的道:“这有何难,就让你们看看真正的血色灵芝,好让你们死也瞑目。”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檀木盒子,打开盒盖展示给众人远远的看过后,速度封上盖子装入怀中。

    “好强的灵气……”众人只感到一丝丝凉意抚身,说不出的舒泰之感。

    在确定完毕这才是真货之后,只见姑娘一挥手:“楚天飞,上吧,该轮到你了……”说罢自己退到崔道鸿的身边,却见道鸿子给了她一个大拇指!

    姑娘靠在道鸿子的胸前,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当天无痕把怀中的“灵芝”拿出来后仔细辨别,简直如同破树根一般,虽然还挺柔软,但是哪有什么灵力可言。只气的他当场把这个东西扔出去了很远……

    再次看去,楚燕飞和那道人早已过了不知道多少回合了,但依然是势均力敌。在观战的过程中,道鸿子发现这道人的拂尘真是个好法器,玉柄丝尘,他心里有些悸动,下山前他那师父一件法器都没赐给他,当然适合他的被他看见,心中自是痒的不行!

    天无痕眼睁睁的看着战场,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睛里闪烁着泪光,这些人或妖也太讲义气了。

    三尖两刃刀对阵玉拂尘,基本上就是一攻一守的状态,不过时间太长了,从早晨他们出发到这里,虽然路程不长,但是耗费的时间却也是不知多久,眼看着日头又到中天了,看看已是午时时分。楚天飞着急了,同样洞微道人也着急了。

    眼看着那三尖两刃刀上下翻飞,寒光万丈。突然间一刀划到了洞微道人的腹部,那道人惨叫一声转身就败。

    “哈哈……”楚天飞纵身飞起,直扑洞微道人而去。黄琼月恨的一跺脚,心道:“这个货简直了,就是知道耍横……”

    蓦然间一道黑金色的光芒飞起空中,直如钟鼎一般的物事,在半天对着楚天飞射出一团雾气,但看堂堂的危月燕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天无痕看的目瞪口呆,自己想上前解救楚天飞,就凭自己这个念珠也差了很多很多。无奈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结果刚想动身,却被姑娘打手势拦住了。

    那道人回身对众人道:“太猖狂了就是这个下场……”当下收了那个钟鼎类的物事,举拂尘便往楚天飞的头上扫去。

    然而楚天飞也在瞬间醒来,“啊……”的一声在地上向着那道人的方向滚了好几滚,忽然间长身而起与洞微道人面对面站立道:“兀那道人,你刚才用的什么法器,让大爷我感觉浑身如此无力?”

    洞微道人大惊,急忙飘身后撤,只退出三四丈远,却见楚天飞歪歪斜斜的向着道鸿子他们而去!

    “哼,莫要管贫道用的什么法器,但是你们输了,灵芝自然是我的了,你们可是不要反悔!”那恶道突然心情大爽。

    黄琼月闪身走过来:“谁说他输了?是让你打死了还是被你擒获了?到是你被刀伤了还退出了很远,倒说我方输了,你还要不要点脸?”

    道鸿子突然感觉画风不对,这不是自己习惯性的语言么?

    洞微道人只气的火冒三丈:“那依你说,该当如何分胜负论输赢?”

    “这么简单的问题,要么死,要么服输认罪。否则如何判定输赢胜负?”琼月姑娘笑盈盈的说道。

    然而姑娘越是如此漫不惊慌,道人越是气愤异常,当下挥动拂尘冲了上来,直奔楚天飞而去。

    然而琼月姑娘闪身便挡在恶道面前:“姑娘我来和你斗过……”

    “那他呢?”洞微指着楚天飞气哼哼的说道。

    “哦,我们是一起的,和谁斗都是一样的!”姑娘慢条斯理的说道。

    洞微真是气冒烟了:“你们这是耍无赖,明明二人对阵,如何能说换人就换人?”

    “我说老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对阵就是一人对一人了?我们这方人多我怎么可能这么说?况且姑娘我又不傻……”旁边的崔道鸿早已笑成了一团!

    “好吧,好吧……,我傻行了吧,那就拿命来吧。”那恶道摆开拂尘便对姑娘发起了进攻。姑娘急忙放出剑光予以抵御。然而并没有多长时间,姑娘便显的支撑不住了。

    洞微真人见状,忙在一次击退姑娘之时,随即又放出了那个鼎状法器,瞬息间一道黑光奔姑娘罩了过来。然而姑娘不慌不忙,直接飘身后退躲开了那黑光的覆盖范围。于此同时,众人只听得那洞微老道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