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风云变幻
    一阵腹内“咕咕噜噜”的叫声响起,被姑娘听在耳中,急忙从道鸿子的怀中挣出:“赶紧找穷奇吧,你的肚子早已在抗议了。”

    崔道鸿无奈的摇了摇头,拿出穷奇的鳞片看了看,好在这个东西并不怕水,没有遭到任何损坏!

    正在他想用起修为的时候,那鳞片上蓝光亮起,穷奇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已有所感应,马上便到地方。”

    “还是会飞好啊!你说咱们能修成那种境界么?”道鸿子对姑娘道。

    “你呀,没学会走就开始想着跑。饿肚子都解决不了,怎么飞天遁地?”姑娘苦笑道。

    “不要打击人的上进心嘛……你说咱们各得一件法器,回去以后见到大胡子是不是更打击他?”道鸿子有些无奈道。

    “法器有灵,但与使用者也得有缘不是,就像寒月在水下,我能看见他发光,你却看不到是一个道理。没准大师会遇到自己的有缘法器,甚至比你我的都强大呢……”

    姑娘说着走上前去,玩耍着崔道鸿那刮成布条的衣裳,柔声嗔道:“你说你这心得有多大呀,关心的方向都不对。如果穷奇带我们回去,你这身布条子估计会让天风给吹没的,自己都快光屁股了,还有心考虑杂七杂八的事情!”

    一阵风响,穷奇敛翅,落在了南障上巅之上!见到暧昧中的二人,也不觉得需要避讳,直接走了过来:“法器看来是得到手了,身上多了一把剑!张老头儿还真能算,好几百年以后的事儿他都算的如此之准,这个赌我又输了!”

    蓦然间,穷奇展动双翅,山顶上一时间天昏地暗,在昏暗的狂风之中,穷奇从中窜出身形直扑崔道鸿而去。只吓得琼月姑娘花容失色,寒月骤然出现在空中不断的旋转,终究还是没有落下来。

    但见道鸿子立在当场,纹丝不动,眼看着穷奇的爪子落在头顶,却悄然花开排在了地上道:“你为什么不反击?你新得的法宝呢?张老头会赌,你这个小娃娃更是敢赌……”

    崔道鸿笑了笑:“贫道是得了把剑,而且偶得机缘还学了套仙剑心法。不过这把剑是用来对敌人的,在恩人、友人、爱人、亲人面前又岂可随意出剑?你也算是贫道的恩友了,岂能轻意伤我,不过是试探而已!哎,实在是没必要啊……”

    刚才是穷奇想试探他法器的威力,琼月姑娘是以略微放下点心,但仍是惊魂未定的看着崔道鸿,也在等着他的回答!

    “赌?贫道我可是不敢赌,万一死了可是谁也对不住。前边分析也说了,但这些不足以保障我的安全。其实在不是太累的时候,我最得意的是用来逃跑和敲闷棍的风身之术!所以你刚才那一下,还没到我去躲避的极限……”

    “你一旦躲开,我还是会继续进攻,你那什么风身法术速度再快又岂能快过我?”穷奇郁闷道。

    崔道鸿叹了口气道:“所以,当我躲开后就可以出剑了呀!因为我发现你想置我于死地,我为什么还和你作朋友?”

    穷奇直接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一语不发!

    “送我们回去吧,贫道我快要饿死了。我的朋友……”

    “走吧,真是扫兴,还准备看看这是个什么宝贝呢,居然不让看!”穷奇抖了抖翅膀站起身来。

    “一把宝剑而已,名字叫‘湛卢’,其他也没什么!”道鸿子一脸无所谓道。

    “原来只是后世诸侯用的剑而已,我还当什么山古法宝呢,这就没什么意思了。既然如此,那就走吧!”穷奇不屑道。

    道鸿子反驳道:“哪有那么多上古的东西,传说中的干将莫邪不也是春秋楚王的佩剑么?最后不也成为纯阳祖师的法器了?”

    ……

    虽然已是午后时分,崔道鸿向四外望去,下面全是云层,头上则是万里碧空。不由叹道:“这难道便是要到天界圣境了?”

    “做梦去吧,天还远着呢……”琼月姑娘回应道。

    看云海翻腾了一路,穷奇终于落在地上,冲了一片树林之中:“这里离之前你们离开的地方不远,我不便在人多的地方露面,你们走过去吧!近日我走走三山五岳,离开较远些,有大事提前招呼我即可!”

    还没等二人说话,一阵风后,穷奇再次消失……

    还好不算太远,二人终于回到了那家客栈!大堂之内,大胡子天无痕还在那个位置喝酒,只不过旁边多了一个人,危月燕!

    崔道鸿尴尬的很,本想不打招呼偷摸上楼去先换了衣服,都不想被天无痕直接发现了正在进门的二人!只见大胡子盯着道鸿子看了一会儿,猛然间一口酒喷了出来,放声大笑:“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会这副扮相?怎么看都像去青楼不给钱被人打了似的……”

    却见琼月姑娘不干了,对天无痕瞪眼道:“会不会说话,去什么青楼,你说你个修佛的思想怎么这么污秽!”

    大胡子一时语塞,没想到一向温柔善良的姑娘会产生这么大的反抗情绪,当下赶紧退在了一旁!

    “一会儿聊,先去收拾收拾啊。”道鸿子红着脸与姑娘上楼而去!

    无奈天无痕只得坐下与危月燕继续饮酒,然而却被邻桌两位新来的客人谈话吸引住了。

    有人言道:“传闻晋王李氏下教置百官。又在河东、魏博、易定、镇冀等四镇判宫中选原唐士族,想用之为相,发展文官。估计北方又要打大仗了……”

    此时道鸿子匆匆换了件衣裳,与姑娘来到桌旁。还没说话便被大胡子打手势制止了。

    却听又一人说道:“那篡唐贼子建立梁国之后,在北方惟一能与之抗衡的力量就是晋王李氏了。十余年前晋王便大败梁军于潞州城下。八年前又入据魏州,还以此为根基,快速夺取了北方大部分地区。今又要置文官,文武相济,以这种速度,估计快要变天了……”

    “依你分析,怎么个变天法?”

    “这吴国,有长江之险,暂时应该还不会有太大的战争,你看看这北方啊。目前的梁国皇帝终日不理朝政,朝中大小事务均交由贪脏馋昧之徒打理;这种状况又如何能体恤百姓,百姓们赋税甚重,民患日深,怨声在道!依我看啊用不了多久,晋王就得升起龙旗替天行道,大小战争将会接连不断,兵丁将士捐躯殒命在所难免,只是无辜的百姓却遭涂染之苦,政权易主江山染红。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这梁国江山迟早归于晋王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