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心生魔相
    ……

    粉衣仙子把二人送出水帘之外,对琼月姑娘道:“家师曾言,仙道也好,神道也好,终是大道。星君太过谦了!这位小朋友,剑法练至几成了?”

    道鸿子诚惶诚恐道:“半学半记,应该是全记下了。”

    仙子挑指赞道:“日后我等不免入世,还请二位莫忘提携……”

    黄琼月大惊:“仙姐也需入世?”

    “星君莫要惊讶,小妹说的入世,不似您之降世入凡投胎,是我们本身不该留在这洞天福地安享一方安乐而已!”

    看到琼月姑娘一脸不解的表情,粉衣仙子说道:“此是家师留下的话语,待我等再完结一事后即刻出山,以助人间之劫!不过小妹有一请求,还望星君允可!”

    “心月狐”心中大骇,不由颤声道:“仙姐请讲……”

    粉衣仙子道:“如我日后入魔,或我清白之身为魔所污,请二位念在今日之缘,勿必刀剑相加,以不负我师门清誉!家师说我有段尘劫必要经历,至于以后能否返本归元,是要看造化了!”

    一滴泪水掉在了地上,善良的琼月姑娘睁开泪眼看着粉衣仙子,良久才说道:“魔是哪家?阴山魔域么?”

    “不知道啊,入世便有诱惑,心便是魔,心也是道。未来不可期,我说的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请二位不要手软!”粉衣仙子平静的说道。

    “我呸!”一直没言语的道鸿子说话了,黄琼月瞬间花容失色,生怕他再说出些不该说的言语来!

    “在山上被水泡着的时候我就说过了,我只信道不信天……话说你为什么要去历劫?你为什么要来降世?仙子修行深山何来的恶行,否则何以入世;星神累积功德却视而不见,否则何以轮回!这是哪门子的天道,我今留下一个道字,这是哪门子的天……”崔道鸿目眦欲裂,把手中长剑指向天空激动的喊道。

    二女子相互对望了一下,却见琼月姑娘又落下了一滴泪水,终究还是没阻止的了他!

    粉衣女子看在眼中不禁暗暗点头,一柔一刚亦是一阴一阳。当下对着发疯的道鸿子说道:“这是天劫,道祖原始及众仙师们不早在研究对抗天劫的方法了么?不过是影响的人间无辜百姓暂无宁日耳!你先莫发牢骚,你可知天劫是什么?”

    崔道鸿回头,却见粉衣仙子面沉似水。无奈答道:“贫道才下山几天?哪里知道什么天劫!”

    粉衣女子生气道:“我今代表黄龙真人、玄女娘娘、何琼仙姑、纯阳祖师,正式的告诫于你!好好的去炼你的剑。莫要辜负这套仙剑心法!至于天劫,你迟早会知道的。在我洞中,莫再胡言乱语……”

    琼月姑娘摇了摇头,对粉衣仙子道:“这人就是这般性子,仙姐莫要生气!”

    “世事沧桑,其实这都不算得什么事,只是规矩久了,难免有拘束之感。世间修真者要都如纯阳祖师一般洒脱,倒也没有这些繁絮文章了……”仙子说完,琼月姑娘倒笑了。

    “这厮不靠谱,还请星君答应小妹先前之请求。”粉衣仙子打了个稽首对黄琼月道。

    姑娘无奈道:“世间之大,仙姐又如何知道将来入世之后,还会与我们相逢?”

    “天机不可泄露,小妹便不多留了……”二人转身之际,却见山间红日早已东升。

    又是一路攀山越林,道鸿子的衣衫已是要不得了,被树枝刮的不成个样子。他看了看姑娘却是很好奇:“你的衣服怎么和新的一样?看我这都成了烂布条了!”

    姑娘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姑娘我手笨的很,可不会裁缝啊,你自己不注意怪的了谁……”

    “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爬到山头,摔下去的时候可是真快。”

    “只管往上走就是,你要是累了咱也可以休息会啊!”姑娘笑道。

    “你一说还真有些累了,去那里吧,那有一汪山泉,歇会儿再走!”崔道鸿说到。

    在山坡背阴处,二人喝了些泉水,洗了洗脸!靠在山石上休息,道鸿子突然冒出一句:“你说是隐居在山里好,还是在市井中好?”

    “在我看来,还是在市井好些,人多热闹啊!”姑娘答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以前在山上修炼,枯燥的很呢!这刚下山便遇上你了,虽然还没有消停过,不过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道鸿子微微叹道。

    “小道士,你真这么觉得么?”姑娘微红上脸。

    “是啊……,你看这深山里就咱俩人,感觉也很舒心啊!只是还必须得要出去,否则会被饿死的!”崔道鸿揉了揉肚子道。

    这一动作把姑娘又逗乐了,当下站起身来对道鸿子伸出了手:“那就赶紧走吧,喂你的肚子去!”

    崔道鸿拉住姑娘的手,借力站了起来,一路上二人说说笑笑,等爬上山顶后已是午时之后了。

    山间的云雾依旧,午时的阳光倒也十分温暖,道鸿子躺在了一块青石上喘着粗气,姑娘则一脸笑意的蹲在他的身旁,看着这副逗乐的样子!

    好容易喘的不是那么厉害了,道鸿子坐起身来,对姑娘正色道:“你这样蹲久了很容易腿麻的……”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却突然伸手把姑娘揽入了怀中。

    “好你个小道士,还以为你要说什么正经话,居然是来偷袭本姑娘……”

    “谁让你在前边跑的那么快,追的我都快喘不气来了,你得补偿我……”

    “怎么补偿……”

    青石之上,二人打闹了一会儿便安静了下来……

    良久良久,两张紧贴在一起的脸方才分开。只不过姑娘在崔道鸿的怀中却没有起来。相互温柔的对视,似乎是忘记了一切,忘记了所有,忘记了乱世和天劫,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小道士,我们这样真的好么?我是只妖,你则是真真正正的人……”琼月姑娘靠在崔道鸿的怀中喃喃的说道。

    “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们在一起开心就好!”道鸿子轻轻抚着姑娘的长发。

    “我是担心……”姑娘欲言又止。

    “不要胡思乱想,好么?”道鸿子柔声道。

    他怀中的琼月姑娘轻轻点了点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