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寒月湛卢
    穷奇飞走了,然而这个消息对于崔道鸿来说可是件大大的好消息,刚才还在和天无痕感叹法器的问题,却在却冒出来这么大一好事,如何不让他从心底高兴?然后瞬间心情又凉了,这上哪去找啊?

    琼月姑娘倒是挺兴奋:“小道士,你说姑娘我不能跟你白来吧,是不是也得有我的一份法器呢?”

    “你不是用剑么?”崔道鸿疑问道。

    “那是用妖气催化成的剑光,那可比真正的法器差远了……”

    “这一座大山啊,关键得找得着才好啊!况且又是个晚上,咱们现在怎么和鬼魂一个作息规律!”道鸿子无奈吐槽道。

    “你刚才在客栈说不是会望气么?好的法器很有灵性的,你怎么不试试?话说穷奇都感受到了呀……”姑娘柔声道。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崔道鸿赶紧盘膝坐下,集中精神分辨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气”,良久良久,他终于委顿的低下了头:“这里的山河之气太过雄浑,我感应不到!算了,世间之事本就不易投机取巧,一边走一边看吧。”

    二人从山顶上找路下行,这南障山比之前的白石山可高的太多太多了。虽是大晚上,也依然可以看到那飘满半山的云雾,更不知何时,空中一弯新月已悬挂在半天。

    道鸿子看了看半天的月光,又看了看琼月姑娘绝美的脸庞,不由轻声吟诵道:“初月如弓未上弦,分明挂在碧霄边。时人莫道蛾眉小,三五团圆照满天。”

    “天哪……,小道士,认识你以来,还真不知道你会作诗!”琼月姑娘呆呆看着崔道鸿,如第一眼看见穷奇一般。这就是怪物啊!

    道鸿子轻叹一声:“我哪里会吟诗作赋,这是幼时间听来的。我师父说做这首诗的人当时还是个七岁孩童,说的是新月如弓,斜倚天边。世人莫要小视它只如娥眉娇小,只需半月便会浑圆完满,光皎天下。”

    “这个小诗人当时也是够狂的,用天边明月比喻自己了。”姑娘轻笑道。

    二人边走边说,看看在午夜子时的时候,到了云雾缭绕的地方,虽然月光仍在头顶,只不过却已经是昏昏如也了。崔道鸿忽的停住脚步摘耳细听,直觉阵阵水声传入了耳膜之中。

    “走了这半夜山路,正好也口渴了,附近似有山泉,先去弄些水喝吧。”道鸿子的嗓子都快冒烟了,一手拉着姑娘,直奔那水流的方向攀爬了过去。

    朦胧的月光辉映之下,二人终于走出了丛林,来到一处瀑布之前,举目望去很是壮观,如同一条白练从山头倾泄而下!

    崔道鸿畅快异常,终于看见水了。当下和姑娘迈着山岩,走到了那瀑水冲击的平湖边上,赶忙蹲下用手捧着水往嘴里送去,着实是甘甜的很。

    真所谓:“酒极则乱,乐极生悲”,霍然间那平湖内伸出一只大手,以极快的速度拽住道鸿子的衣服便给拖下了水去。也就是瞬息之间,慌得琼月姑娘飞身上前,想去抓住崔道鸿,然而无处借力也一并落入水中。二人茫然四顾看去,那只大手却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仰望着上空的白练和朦胧的月色,看惯了山景的道鸿子居然无限感慨。山河壮丽,锦绣如斯。忽听琼月姑娘喊道:“小道士救我,我不会游水!”

    崔道鸿还好,自幼于江南水乡长大,游水自不在话下。且本身他与姑娘的落水处并不远,一个猛子便扎了下去。不多时只见琼月姑娘骑着他的脖子便浮出水面!

    “小道士,你看到了么?水下也有一弯新月,那光芒和天上新月的光一样哦!”姑娘呛了口水说道。

    “别瞎说了,怎么可能。再说我也没注意呀,光顾救你了。”崔道鸿无奈道。

    崔道鸿无奈,只能放下姑娘再次游入水下,微睁双目,却见光华瞭绕在一个长柄物体之上。而旁边有个如同新月般的物事,浑身如裹满绿藻一般,哪里又有什么月光之色!

    道鸿子突然心中一紧,心呯呯乱跳,难道说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于是忙上来透了个气。

    当下对黄琼月道:“我也不知这是什么情况,呆会你先吸足一口气,我送你下水,你看见的那个弯月似的东西先拿在你手上。我再送你上来!”

    崔道鸿得知琼月姑娘准备好后,揽住姑娘后腰往水下游去。

    看看游至在那弯月似的物事面前,道鸿子猛的松开琼月向左而去,终于把那发光的长柄物体抓在手中,才又快速游回姑娘身边。

    他的眼睛由于从幼时起修炼,即便在水中亦不怎么影响视线。他看到了琼月姑娘把那弯月般的物事拿在手中。崔道鸿贴上前去,再次揽住姑娘游到了水中石旁!

    二人双双出水,坐在石头之上边喘气边互相看去,每人手中都拿着一物,只是粘满绿藻丑之无极,哪里还有光芒可言!

    然四目相对之后两对眼神暴发出各自的光芒,不约而同的说了声:“洗!”

    有水什么都不怕,少倾便已被冲洗的干干净干净!

    月光在天,猛然间姑娘手中那物事直飞上天,在空中转了很久之后才落回了琼月的手中,姑娘震惊不已!定睛看处,却发现在最厚实的地方刻有两个篆字:“寒月”……

    而道鸿子则清洗了很长时间,最后发现他手里是一柄剑,不似唐剑倒与汉剑有些相仿。剑身拽出后寒光闪闪夺人双目,端详良久,终于在剑身护手下发现两个字:“湛卢”……

    黄琼月与崔道鸿对视良久,都激动不已!这两个名字无论对人神妖仙魔鬼哪类来说,也绝对是法器中之名器!

    寒月,传说乃战国时期徐夫人得天外陨铁所铸名刀。其型如新月,寒气逼人,劈风斩疾,销铁断金!据说足以斩断当时的举世名剑~干将莫邪。

    湛卢,则传为越王求天下第一铸剑师欧冶子为己铸剑。欧冶子奉命之后,带着女儿莫邪和女婿干将至一山中,山高林密,并发现了铸剑所需之神铁和圣水。他们于此而居,辟地设炉,采五金之英,太阳之精,用三年时光,终成大器。剑成之后,精光贯天,日月争耀,星斗避彩,鬼神悲号,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又传欧冶子铸成此剑时,抚剑泪落,因他终于铸出一把锋芒盖世、无坚不摧而又不带丝毫杀气的宝剑。

    “法器有灵,需滴血认主,你们族内可有此类说法?”道鸿子不顾湿透的衣衫问道。

    姑娘轻声道:“我们也有相应的秘法,但却用不到血!”

    崔道鸿点了点头,用剑刃划破中指,湛卢剑上红芒闪过,一滴血已然隐入了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