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酒入愁肠
    那洞微真人听到犬吠之声,脸上勃然变色,当下对着道鸿子等人道:“今日实在不得闲,如果你们对这灵芝有兴趣,可以随时去往天阙山,失陪了!”

    “别走啊,不如留下来说说你的故事如何?还有你不管那极阴极煞的安危了么?我可是听到她让你去救呢。”崔道鸿朗声说道。

    “穷奇面前,谁还顾得上谁?老子不趟这摊浑水了……”洞微真人说罢跳起身来便要逃走。

    却见天无痕挥动念珠拦在他的面前:“留下灵芝,我们也不为难于你。即便我们敌不过你,只需撑到穷奇回来便可……”

    天无痕话还没说完,“危月燕”早拎着三尖两刃刀冲了过去,无奈之下洞微真人从袖子里甩出一柄拂尘,两人缠在一起。

    琼月姑娘没有参与,只是在圈外静静的看着,一方面要防止那洞微真人逃跑,一方面还要照应着崔道鸿。毕竟道鸿子现在法力还没完全恢复,万一被那道人急眼后偷袭了,姑娘可是不敢大意。

    还没有过上几趟身手,洞微真人便受不了,本来这灵芝可以增加他的修为,但穷奇来到瞬间就能让他命丧当场。在心里两相权衡之后,把血灵芝向天无痕扔了出去:“你要给你,老子不要了……”

    天无痕顺手接过,然而就在他看向手中之物时,洞微真人夺路而逃,身法简直比道鸿子快的不是一点半点!蓦然山间传来那道人的声音:“不挡人财路是为规矩!今天是你们作死,莫要怪老子。要么来我天阙山,要么老子随时找你们,你们就别想安心睡觉了!”

    “先看是那灵芝么?”琼月姑娘道。

    “唉,关键洒家也没见过,倒是灵芝的模样,他也没倒手,应该是真的吧?”虬髯大汉云淡风轻的脸上闪过一丝疑问。

    “还是先看看那女鬼去吧……”道鸿子叹声道。

    几人进洞后,遥遥见到法印的金光还在,然而满洞的点点荧光,正在飘散,不用说也知道,那鬼中阴煞,想自立一方鬼国的极阴极煞已然灰飞烟灭!

    崔道鸿招了招手,那方法印落在自己的手中,被他收了起来!

    琼月姑娘颤声道:“小道士,你这修为水平其实来说也不咋滴,怎么能这样,要天天应,要地地灵的!还让我们活不?”

    “咱得讲良心啊,刚才贫道都差点去黄泉路上排队了,你咋不说?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哪里来的叫天天应,叫地地灵!唉,回去再说吧,这一晚上,赶紧睡一觉好好缓缓吧!”道鸿子很是无奈道。

    天无痕忍不住问道:“这一晚上太离奇了,好多问题想不通啊……”

    “那你还不是得到了血色灵芝?离奇些有什么不好?”琼月姑娘笑了笑道。

    出的洞来,早已是天光大亮,二人二妖回到金陵城中的客栈,东西都顾不上吃了。再给危月燕又开了一间客房之后,各自回房,纷纷倒头便睡。

    ……

    天无痕一觉醒来,又已经是日近黄昏,由于心中有事儿,再也睡不着了。于是推开了道鸿子的房门,却发现这货还正趴在床沿,一只胳膊垂在地上,仍然在哗哗的酣睡中。

    他也知道鸿子昨晚付出了多大的心力与法力,总归都是人,休息是免不了的。没有办法,自己下到楼下,向小二要了两坛酒和一些熟食慢慢的喝着,顺便思考着昨晚自己头脑中好多的问题。

    不觉中,天色已然又进入了晚上。然而与昨晚相比,却是不同的两个世界。

    蓦然间,黄琼月从门口闪身进来,看到天无痕在那独自喝酒,心中一凛便向楼上冲去,只因他没有看到崔道鸿!

    虬髯大汉摇了摇头,直到现在傻子都能看的出来,道鸿子在姑娘的心里有多么的重要!

    姑娘进入道鸿子的房间,只见崔道鸿裸着身子趴在床上,哈喇子流了一地。姑娘瞬间涨红了脸,上前轻轻的拉起被子给他盖在身上。然而一个小小的动作,崔道鸿瞬间猛醒,一机灵睁开了双眼,灯光之下看到了一身红衣的琼月姑娘。只见他重重的喘了口气任由姑娘给他盖上了被子。

    “对不起,我刚才做了个梦……”道鸿子往床里挪动了下,让琼月姑娘坐在床沿上。

    “什么梦呢?说说呗。”姑娘柔声问道。

    “那是一片满目焦土的战场之上,到处都是尸体,倒下的人中服饰两异,肯定是双方各有死伤!有的倒在战壕里,有的倒在敌军的身上,尸骨无人掩埋!有的人甚至没有盔甲,有的血肉模糊!长矛随处可见,盾牌也有不少,弓箭插在地上彼彼皆是。在偏西的落日映照之下,真是个遍地狼籍,满是烽烟。忽然间一声炮响,山间旷野又传来震天的喊杀声……然后我就醒了!”

    “你可能昨晚太累了,可能就做了个胡思乱想的梦吧。看你手心里的汗,虚透了吧……”姑娘紧紧握住道鸿子的一只手道。

    崔道鸿脸一红,然后恨恨的说道。“是呢,我也是很奇怪,你说我才刚下山几天啊,怎么就连上古凶兽也遇上了呢。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姑娘柔声道:“谁让你是评定天劫,终止乱世之人呢?”

    道鸿子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睡过一觉后浑身的骨头关节更疼,没办法只能又趴在了床上:“说实话,做了这个梦,想到昨晚还被冠名了,道爷我压力很大啊。其实咱有多大斤两咱自己知道。一个人又如何翘的动千万人的命运,怎么非要把这个账算到我头上了!”

    “小道士,你这是睡迷糊了,不知道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了。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要做什么,姑娘我陪着你就是!”琼月红着脸道。

    崔道鸿心下一片蜜意升起道:“放心,我没事,不管未来咱是什么身份去做什么,至少我们现在还能在一起。”

    姑娘揽住道鸿子的脖子,让他翻了个身,轻轻的扶他做了起来道:“不要再发感叹了,你的兄弟都快要愁死了?”

    “什么兄弟?”

    “虬髯大汉天无痕大师啊,现在自己在楼下一个人喝闷酒呢?”姑娘柔声道。

    崔道鸿良久无语:“哦,也是没辙,他毁了件法器,他的锡杖都被轰成碎末了,也不怪他自己借酒浇愁。唉,不过还是去劝劝他为好啊!”

    “你可快打住吧,如果你要是睡够了,就早些起来穿衣服去和大师谈谈去吧。”姑娘善意提醒道。

    此刻的天无痕,熟食早已被他吃光了,只是一碗碗的往腹内灌着酒。他心中还有诸多疑问,额头上被拧出了一个疙瘩,真所谓“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