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黄雀在后
    一时间安静的可怕,似乎连吹进谷中的江风也停止了!二人二妖全都张大了嘴巴,同时进入了痴傻状态!他们惊讶的不止是穷奇的故事,更有道鸿子身上背负的责任!

    二天妖深知自己降世的责任,而道鸿子居然……,琼月姑娘思绪奔腾暗道:“难道他也是星神降世?还转为人身,那他前身又是谁呢?”

    一声犬吠把众人从胡思乱想的震惊中吵醒,穷奇面向道鸿子:“知道因果了吧?你还没作出选择呢!”

    “什么选择?”崔道鸿疑问道。

    “适才说的关于你的责任,你是否愿意接受?”穷奇很是无奈,可能是自己没表达清楚!

    “平定天劫,终止乱世么?我就是个普通的小道士,就贫道这两把刷子,连那女鬼都斗不过,拿什么去干这么大的活儿?”崔道鸿欲哭无泪对穷奇道。

    琼月姑娘心头一动,忙对穷奇道:“他呀,刚才在上边与那女鬼及其万千鬼卒斗法之时,役使阴兵被掏空了修为。对他说来,不是已经做出选择了么?”当下便把到金陵后的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

    穷奇听罢点点头,面对还在郁闷中的道鸿子说道:“哎,当初我与那道者立誓时,他都不会相信我!我当为何?却原来本性之差,善恶即是本性亦是阴阳,原来我恶贯满盈又如何瞬间为善?这真是一位大智慧的道者!”

    却见道鸿子猛然间头顶上金光闪闪,双目闪出了光彩:“去恶向善是为悟,因其有目标。修为不足便要再继续修炼,以期超越对手,其本质也是悟。然而这都是需要时间的,你用了八百年,我呢?”

    “人乃万物之灵,不然何以妖化人身?人自然有人的好处!你既得人身,就该知足!”一向话不多还耍横的“危月燕”说道。

    然而他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下意识的怕他这个“五妹”又要对他反唇相讥,于是偷眼向琼月姑娘看去,却见她仰头对着天空发呆,似也是在思考……

    “兄弟,让洒家说一句,老哥虽修佛却未曾出家,也常听得三教经典。曾有先秦时儒学圣人孟子言:‘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因此洒家劝你,不要畏惧光阴之长短,而是你必须要在这段时间中增强实力,然自己所必须要付出代价,你心理要有所准备才是!”天无痕一直没有说话,一开口便借用了圣人高论!

    道鸿子笑了笑:“众位心意贫道领了,虽然圣兽讲了百年因果,然我不是这么想的,我就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真道士。天劫天命是什么我不知道,乱世却听来已久,既然生于世间,总须要为百姓生灵做些什么!悟道是个过程,不如把这天命之论留给时间,现在有多大能耐干多大活儿,总不能把命丢了,当然修炼不能放下,为了后边接更大的活儿……,大家一起,好么?”

    “这也算你的选择了,比我想的更好!符合你道家‘无为’的宗旨。张道长,今日实现了当初的承诺,我可以出去了……”穷奇说罢站起身来,振了振双翅,在洞口仰天发出了一声长鸣!那狰狞的样貌着实让人害怕!

    “这么说当初你把法印或灵芝任意毁掉一个,当时你都可以出来啊。”道鸿子又说道。

    “你这娃娃,刚才还说有多大能为做多大事业。换到我头上依然适用,最初时这个洞口我都出不去,那法印和灵芝乃是这法阵的阵心!我如何能毁得?”穷奇回首望了望这个居住了八百年的山洞,然后伸了下懒腰。

    随着一阵地动山摇的晃动,坐在地上的二人全都骨碌身子站起身来,退出了老远。又是一声犬吠声响彻天际,但见洞口那金色的流光帘幕轰然碎裂。穷奇已是昂然走了出来!

    走到崔道鸿的身前停下脚步,似乎是在用鼻子仔细的闻着他的气味。然后点了点头,摆了下那生着双角的头,忽的从脖颈处飞出一物,停在了道鸿子的身旁!

    穷奇道:“这是我身上的一枚鳞片,你可以把自身法力注入其中,届时我自会知晓!不须多久,我便可前来会你。别人得之无用,适才我已闻知你的体征,是以只认你一人。我先去办些事情,随后会来找你。带你去完成那位道者交给我的另一件事!”

    一阵风声响过,众人抬头望去,只看见空中一对翅膀留下的蓝色残影!

    道鸿子捧着那枚鳞片,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面对着上古凶兽,他虽因好奇说了这许久,但不代表他没有恐惧感。穷奇走了,他直接便倒在了地上。

    琼月姑娘慌忙上前,把他扶坐了起来柔声说道:“小道士,被吓傻了么?”

    “有点儿,实话实说,贪道我在山上修行的时候,也见过厉鬼邪妖,哪有这么恐怖啊!”道鸿子欲哭无泪。

    琼月姑娘紧紧握着崔道鸿的手:“姑娘我也是妖,哪天让你看看我恐怖的样了啊!”

    “你快拉倒吧,你就变得再可怕,也改不了你善良的本真!”道鸿子轻轻一笑抬起头来,却见天边已然微微泛起了一丝亮色,这个黑夜终于快要过去,用不上一个时辰,便将迎来又一个黎明!

    “那恶鬼,你既已受伤,自当净心忏悔,去阴司领罚,如今你还想干什么?”

    道鸿子回头,只见天无痕手横锡杖站在洞口,拦住了那极阴极煞!随后“危月燕”身形闪过,三尖两刃刀对准了那女鬼的后心!

    “你说干什么?我费了这么大干劲把你们引来,拼着全军覆没,我自己还受了重伤,你说我能没有所图么……”女鬼发出了阵阵的惨笑声。

    道鸿子被琼月扶着站起身来道:“你果然是有阴谋的,在上面大战之时贫道就有所怀疑,在你的鬼卒被消灭时你冷眼旁观,你在被围攻时把我们往这个方向引,果然是你的地盘,熟悉的很呢!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是想要得到洞中的宝物吧……”

    “三个问题。一是你牺牲了这么多的鬼卒手下,你不心疼么?二是你怎么能确定我们就能打开这个封印?三是你又如何得知这洞中有血灵芝呢?”崔道鸿强压心头的火气问道。

    那女鬼身上蓝芒一闪:“这些鬼卒是我从梁吴边境上的战死亡魂中招过来的,灰飞烟灭了又如何,大不了重新再去招一批而已!

    你们是修真之人,遇到凶兽恶妖不除之能心安么?所以我料定你们总会出手,而我要的却是你们两败俱伤。虽然我失算了,但好在封印也打开了!

    至于你第三个问题无可奉告,不过可以告诉你,不是洞里那怪物说的!看似我气脉被重伤,实话讲,没那么严重!而你们还真以为能拦的住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