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过往云烟
    “怎么?不相信我说的话?”穷奇震了震翅膀。

    “不是不信,只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反正我也受伤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不如讲一讲你的故事,打发下时间如何?”崔道鸿干脆又直接坐到了地上。

    “不急,你的伙伴儿们来了!”穷奇话音未落,道鸿子已然看到那亮紫色的光芒慢慢的向这边飞了过来。

    片刻之间,二天妖来到道鸿子的面前。

    “大师呢?受伤了没?还是……”

    “莫瞎想,他的轻身功夫不错,只不过这个地方有些怪异,天又太黑,他也得小心点,需要扶着树找路慢慢下来!好在姑娘我穿山越林习惯了,小道士你没事就好,别着急……”琼月姑娘话还没说完便看到了洞内的穷奇,只吓得花容失色,极速闪身之间便躲在道鸿子的身后。

    危月燕看了看心月狐,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的故事,应该是很有趣的。大家一块儿听听如何?”崔道鸿指了指洞口。

    “哦,那鬼呢?”琼月怯怯的问道。

    “应该在不远处躲起来了,我看它受了伤,应该还在力图恢复之中,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过来捣乱!”

    “那只小鬼呀,小小的极阴极煞而已。天天上我这里来打扰,吓都吓不走。就它那点修为,过这封印都难,如果要进来了还不得被我吃掉……”穷奇似乎很无奈的说道。

    “小鬼……”道鸿子三人看着穷奇瞬间要流出哈喇子的样子,全都震惊的愣在当场。这么强横的鬼魂居然在它眼里简直如无物般存在!。

    便在此时,天无痕也来到了众人面前,不出意外的他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这……”琼月姑娘在身后轻轻的摇了摇崔道鸿的胳膊。

    “我们正在聊天,正想听他的故事呢,你们就来了……,哦,他是穷奇!”道鸿子轻轻说道。

    危月燕还好,却见天无痕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崔道鸿苦笑了下摇了摇头,自己刚才又何尝不是这个样子。当下抬头对着穷奇道:“我们几个人都在这里了,给讲讲呗,让我们也了解下曾经……”

    穷奇又发出了一声犬吠的声音,对着道鸿子道:“其他人倒也无所谓,你却是必须要听的!”也没有顾及道鸿子等人的感受,穷奇便讲了起来……

    大汉朝顺帝时期,有鬼妖邪灵会成八部大闹蜀中,汇聚于天仓山,与修真界展开大战。当时的穷奇早已气候已久,对于这些小妖小鬼着实不屑一顾,是以当八部首领欲拜它为尊之时,却被它拒绝了。然而这为尊为上的感觉穷奇还是很受用的,所以便答应那八部首领为其后援,就是说这些邪鬼恶魔若是将要失败的情况下,它会进行后续支援。

    没有想到的是,它们碰上的修真异士是个刚修炼成真的张姓道人,那道者据说得太上道祖密授,能集三界万千灵真,为其助法。他在天仓山中,置琉璃高座,立十绝灵幡,鸣钟叩磬,布龙虎神兵,施起法力,那法力真个通天。一众外道妖魔恶鬼,尽皆被诛绝制伏。

    穷奇知那八部邪物如此溃败,心中忍不住也想看看这道者究竟法力如何。遂起身前往,那道者持斩邪宝剑与其单独斗法,往来相持。

    虽然说穷奇是古来四凶兽之一,且强横无比,然在此道人面前居然丝毫讨不到任何便宜。穷奇振翅远走,那道人则御剑飞空。几番起落,飞行千百里;几番拼斗,已非蜀山河。终于在这白石山的洞内被那道者封印起来……

    “那你刚才怎么说是甘愿被封印起来的呢?”崔道鸿疑问道。

    “能不能等着我说完?”穷奇狠狠的看了道鸿子一眼,吓得他的身体又是一哆嗦!

    “当日他留下这封印时的灵力是强大很多,是以当时我出不去,然而这都将近八百年了,这封印灵力早已随着时光减弱了很多。现在我想出去,费点力气随时都可以!”

    穷奇仅这一句话,便见两道灵光闪过,一紫一红各持兵刃,做好了戒备。而天无痕与道鸿子依然静静的坐在地上!

    崔道鸿朝琼月姑娘摆了摆手道:“安然稳座,我们是要留心,当然不是防备穷奇圣兽,而是防备那女鬼……,既然你们已然做了准备,那就往外围注意些,这里不用管,我相信这位上古圣灵!”

    黄琼月俯下身来对着崔道鸿的耳朵细语道:“小道士,姑娘我可警告你,穷奇可是上古凶兽,它可比我们封神大战的时间还要早的多!咱们可弄不过他。你凭什么相信他?”

    “你们这些娃娃!说句话还遮遮掩掩,不要以为我没参与封神大战,就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事儿。我既然活着走过了千年,那这千年时光中的事情只要我感兴趣则必然会知道。”穷奇的话语中似乎在回忆那个属于它骄傲的曾经。另外它的耳朵居然出了奇的好使!

    崔道鸿又摆了摆手,对琼月姑娘道:“看见了吧?他要是想出来伤害咱们,反正我是跑不了的。所以防它没用!”然后又对穷奇道:“咱能不跑题么?你这讲故事的都从大汉朝都跑到商周时期了!”

    穷奇也摆了摆头,意示无奈。思索了一会儿后开始继续。

    原来那道者将一方法印置于洞中完成封印之后,并没有着急离去,而是像在他洞外给他讲起道来。接连几天中,让穷奇认识到了自己的过往着实是罪孽滔天,于是对道者立誓,自己甘愿在此地静思过往,以赎罪衍。而那道者却说,用时间消弭穷奇的戾气和杀气应该还是不够,关键靠它自悟。

    穷奇叹了口气继续道:“他是一个非常智慧的道者,是以我甘心倾服。他曾言道,八百年中天劫重现,自有应劫之人与我有缘。当看到第一个人类出现洞口的时候,我就可以出去了。至于我能否出去,而出去之后是否继续为恶,他却是管不了了。如果我能出去,在天劫乱世中,自可有所作为,那时候才是我积功累德,真正赎罪的时机。

    从那时开始,便虔心化解千年来的凶性,用了后八百年的时间,我做到了。同时也日复一日的感受着这封印的力量,随着灵力的减弱,我相信是可以出去的,但是没有达到那道者的说的条件,是以我忍住了。

    而我等到的第一个人类,应该便是在天道运行中推出的平定天劫终止乱世之人……”

    崔道鸿听闻此言,突然觉得心脏狂跳不止:“你第一个遇到的不是刚才的极阴极煞么?它在此地很久了呀。”

    穷奇抬起一只爪子狠狠的拍了下地面:“又打断我说话,那就是个鬼魂。你个笨蛋,说了半天人类,不就是说的你么?否则谁会有闲心给你讲这么死啦长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