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白头山巅
    ……

    “既然如此,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处理,你先往阴司地府报到去吧!请放宽心,我等必不相负!”道鸿子对那阴玄圣母皱了皱眉。

    “唉,既然如此,众位仙长尊者,来生再会吧。”

    “等等,既然你已经悟彻根本,就把你的冤家带上吧,一起走上这一遭,如何?”崔道鸿摇了摇头,轻轻抖动另一张符箓,又是一道魂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只不过魂力很弱,被地灵束缚之后便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这道魂影正是那被阴玄圣母活活欺负死的店铺值夜的伙计,也就是那位差点精神失常妇人的儿子。

    “唉……”阴玄圣母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那伙计面前,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开弓没有回头箭,人既然死了,就也活不过来了。你想害他死很容易,死了再让他活根本就不存在这种可能。

    那小伙计的魂魄还在迷蒙当中,对阴玄圣母的所为视而不见。既然决定走,只见阴玄圣母拉住了小伙计的手道:“还是请大菩萨超度吧……”

    “阿弥陀佛……”天无痕盘膝坐在地上呼了一声佛号后口中念念有词,随之 “往生咒”颂出,一道金色的柔光覆盖在二鬼身上,却见金光闪烁只见,两道鬼魂飘然往北飞去。

    ……

    酉时末的时候,道鸿子三人已登上了白石山的山顶,由此往下瞭望视野极为宽阔。虽然白石山并不是很高,但也是丛林老树长,石缝乱草生。初春时节,干黄伴着青绿色,倒也着实应景。

    只见山阴靠近江面的一片山谷中,不断升腾起阵阵雾蒙蒙的寒气,几人相互看了看,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这气息明明就是鬼气,且十分浓郁,让人看不清下方到底是什么情况。这片鬼气丝毫不因宽荡荡的江面让人感到心旷神怡,而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和抑郁感。

    天无痕从外衣下边拽出来个酒葫芦:“兄弟,来一口?”

    道鸿子用惊悚的眼神看着他道:“我说,咱可是干正事来的啊,说不定就得干一大仗,你要喝迷糊了被鬼弄了之后我们可不一定顾得上啊!”

    “走了这许多路,还爬了半天山,你不口渴么?”

    “渴了喝点山泉就得了,你可倒好,一天到晚就离不开酒呢?万一可迷糊了怎么办?”

    “兄弟,稍安勿躁,对于老哥来说,这酒和水本身没有区别!”天无痕如此厚颜无耻,道鸿子居然也没脾气了。

    琼月姑娘看着这哥俩儿,温柔的笑了笑:“就知道斗嘴,是先直接下去呢还是要先预先准备什么呢?”

    道鸿子看了看天说道:“这里的山河之气雄浑霸气,然今天虽未下雨倒也很是阴霾,阳气不胜,贫道擅长的符阵恐怕很难派上用场,即便强自使用,这片鬼气覆盖的区域实在太大,恐怕我也驾驭不了。

    这不是一两个鬼魂作祟,按之前那厉鬼所言估计有成千山万的鬼魂在这里聚集着,一时半会儿还是真想不好到底该怎么办。”

    并不是他危言耸听,三个人即便法力在高,对阵千万恶鬼,恐怕也讨不到什么便宜。这些恶鬼所在的是一片山谷,在这种地势下,敌众我寡,怎么算自己都要吃亏。

    然不管怎么算,敌就是众,我就是寡!众者千万,寡者三人!

    若是下去打,而自己要打不过,跑都跑不了;若在山上打,自己想跑就算摔不死也得磆碌下山让石头砸死。

    却见天无痕依旧喝着酒,似乎一时之间没有好的办法。

    琼月姑娘柔声道:“算了吧,既然来都来了,就下去看看又能如何。就算它鬼多势众,终究是些阴灵而已,绝不会全都是极阴极煞那种厉害的角色。”

    “好像也是真么回事。”于是崔道鸿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衫找路下山。

    说是找路,实际上哪里会有路,由于自幼便在山中长大,对于爬山这类的活儿那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儿。只是攀着树木或石头,一点点往下走而已。

    一道红光从道鸿子的头上闪过,他惊讶的抬了抬头,却发现本来在他身后的两个人全都消失了踪影。

    终于在天黑的时候才来到那片山谷,在他转身的瞬间,惊异发现琼月姑娘和天无痕都在他身后。崔道鸿瞬间感觉心里一哆嗦!

    早春时节,不远处的江风阵阵吹入山谷之中,温度依旧还很是寒凉,再加上这鬼气森森的阴冷让道鸿子浑身更是好一阵哆嗦。他转身看了看旁边的二人,却见琼月姑娘轻轻梳理着头发宛若仙子,天无痕拎着酒葫芦灌酒云淡风轻。

    崔道鸿苦笑了下:“果然还是喝酒的不怕冷啊!”

    随着他又打了个冷颤,远处亮起了两盏白色的灯笼,几人定睛看去,这两盏大号灯笼似是挂在了一很宽大的门的两边。

    到了现在,没有什么可说的,几人快步上前而去。

    道鸿子燃起了张灵符,便产生了一道炽烈的阳气。在那浓郁无比的阴鬼之气中,真如在幽冥鬼蜮投下了一道阳光一般。

    几人正走之间,阴风骤起,只听见在阴风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喊声:“哪里来的生人侵犯我疆界,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崔道鸿一听便来了精神,也不哆嗦了,嘿嘿笑道:“我呸,此地此时尚为杨吴的地盘儿,哪里轮到你等这些鬼物掌控?听人劝,去阴司地府报到轮回去吧。如不然,有什么后果不是很好说。”

    几人脚步根本没停,道鸿子话音刚落便来到那两盏灯笼之前,借着灯笼鬼火的点点荧光,众人看清了这里地形。在较为平整的山谷中矗立着两座山峰,只是这两座山并没有连在一起,如同一道门似的,至于往里是什么样子,鬼雾浓的根本看不清楚。

    阴风中那断断续续的声音道:“我们这里自成一国天下,根本不受天地人皇的约束,跳出三界,超越轮回,外来之人没有见识,趁早束手,还能免动干戈。”

    三人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琼月姑娘笑的花枝乱颤,扶着道鸿子的胳膊,腰都直不起来了。

    崔道鸿笑罢朗声道:“听说过胆子大的,没见过这样的。说什么自成一国,跳出三界,准确说起来就是一群鬼而已,还不如幽冥地府一条河里的鬼数量多呢,你们这领头儿的是不是在活着的时候脑袋瓜子被门板给夹坏了?如今都成了鬼了,话说它还能不能要点鬼脸?”

    道鸿子自顾和面前的这些鬼物宣泄着心中连想都没想的话语,回头之间却见琼月姑娘又在吃惊的看着他。

    姑娘这是第二次看见道鸿子骂街了:“这个平时较为木讷的人,这说出来的,实在是……。关键是,不骂则以、一骂惊人!”

    忽然间就觉得对方那个所谓大门之内,一道湛蓝色的光华闪过,道鸿子和黄琼月只听见身后天无痕高声唱道:“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