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欲探迷踪
    崔道鸿猛的长身而起上前一步,符箓抖出,把这阴玄圣母快速的收回灵符当中!方才它身上发出的那阵明光,便是它自绝三魂七魄的自杀征兆。

    仙长因何要救它?须知道天无二日,人无二王,它和我们现在的君上只可能存在一个,你救了它便是给自己找麻烦了!”那后来的女鬼娓娓而谈,似乎对道鸿子和天无痕这两个修真者丝毫没放在心上!

    “第一,贫道不知道你们君上是何许人也;第二,即便你们有什么特殊情况,也不该留在人间祸乱轮回;第三,既然它曾经是梁帝的女妃子,贫道正好向它了解些情况;第四,修道者有义务协助阴司地府来清理你们这些在人间作乱的阴魂!所以不要用你们修为无比高深的什么君上来压我,道爷有自己的做事方式!”崔道鸿沉下脸来道。

    “既如此,小女子先行告退了。不过适才听闻有人找血灵芝,却不妨透露个消息,在我们君上那里便有上一株哦……”那女鬼惨笑了下,万福作礼后便化作一股阴风飘然离去。

    “喂……”天无痕刚张了张嘴,被道鸿子打了个手势制止了!

    “想知道地方并不难,那什么阴玄圣母还在咱这里!

    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一群鬼物之中,和你又不沾亲带故,为什么它要告诉你这血灵芝的消息呢?难道摆明了让你上门去要,它们便双手奉送了?”崔道鸿不解道。

    天无痕愣了许久:“咱也没见过他们呀,这谁能想的出来!”

    “还有那个洞微真人,有空也得去看看。之前你说他会“鳞波锁魂术”,这个也有点意思,是不是害你师傅的先不要定论,但怎么也得先见见本人再说。这才到金陵头一天,就碰上这么多事,本来还想先玩耍两天呢!”崔道鸿摇头道。

    “兄弟慷慨帮忙,洒家先行谢过了!”

    “今儿也不早了,该睡觉睡觉,明天再研究吧!反正也不差一两天,话说今儿收的两个鬼还没发落呢,这忙忙的的一大天。”道鸿子伸了个懒腰,上楼而去。

    轻轻的推开琼月的房门,只见姑娘盘膝坐在床上,身周发出淡淡的火红色柔光。听到声音,姑娘睁开了一双秀目:“小道士,你还没休息呢?本姑娘已经复原了,不用担心了啊。”

    道鸿子朝她开心的笑了笑,轻轻摆了摆手,退了出去。

    ……

    睡到自然醒,道鸿子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把那收到灵符中阴玄圣母再次放了出来:“过了许久,还想自毁魂魄么?”

    “那你说本宫这样的存在还有什么意思?”

    “假如说你身死之后直接去往阴司地府报到,哪里还能惹出这般仇恨增加业障呢!都说人死如灯灭,放下前世的种种仇怨,直接入得轮回开始新的一生岂不更好?”崔道鸿只是委婉的劝道。

    “……另外你现在修为尽失,贫道要灭你易如反掌,更不会昨晚在你自毁魂魄的时候的救你。要知道魂飞魄散后重新聚魂成灵,需要几百年的时间;何况你生前信佛为善,何苦死后堕落邪修害人,毁去你生前种下的善因种种,灭掉了这许多功德!”

    道鸿子本来不善言谈,只是将心中的感触说了出来,但见那阴玄圣母清丽的脸上却是十分动容,巨大的委屈在片刻之中宣泄出来,再次放声大哭。

    “……罢了,去阴司也好,只是那贱婢如此辱我,我怎能甘心?”

    崔道鸿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你且放心,虽然说极阴极煞十分厉害,我等也绝不会允许它在阳世人间作祟的。等到灭掉它后也算给你申冤报仇了,只是你是否知道有关于它的情况?”

    “何止知道,本宫……”阴玄圣母刚想说便被道鸿子打住。

    “刚才说过了,前尘往事已是云烟。贫道感觉只要感到舍与得,分得善与恶,便是大道。所谓大道至简,莫再要以前世的身份萦怀,否则对你选择的这条路没有好处!”道鸿子摇了摇头说罢,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阴玄圣母坐了下来。

    “我又何尝不知,恩情放下易,仇怨放下难啊。然而仇怨又因何而生呢?”阴玄圣母喃喃的道。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与爱者,无忧亦无怖……”天无痕在门外朗声说道。随着门一开,他和黄琼月径直走了进来。

    “大师果然通透,想我生前信佛,佛经读了千百卷,却不晓得爱即是欲,色即是空!你是大菩萨,谢谢大师!”阴玄圣母刚坐下便起来给天无痕叩首忏悔!

    “参禅礼佛,诵经为善,原本是佛家弟子本分行为。莫要以你身死为鬼,便放弃善行。地藏王才是大菩萨,如你有缘,他会在地府等着你!”

    “多谢三位法师!”那阴玄圣母不住叩首道。

    “我可不是法师,我是妖怪哦……”黄琼月故意道。

    “万物生灵,皆随天道,神人妖鬼,因果与责任而已!”阴玄圣母双手合十!

    几句话语间,便化解了此厉鬼心中的怨念。崔道鸿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瞬间想起前边的话题赶紧道:“前边说的,怎么跑题了呢?”

    那阴玄圣母惨笑了下:“我虽略闻道,但一时半刻也忘不了心中的仇恨,只不过佛心大胜而已。关于那我们的世故听我慢慢说来……”

    “说道篡唐的大梁皇帝朱温,前身叫朱全忠,呵呵,早就死了,不过也早该死了。他五十五岁时敛我们入宫,当时我才十六岁,只是知道每年他册封的嫔妃不计其数,而我到他死也只见过一面。他断送了我们一生的幸福。

    他死了,他的两个儿子更如禽兽一般,我们中间不论是谁也不论什么地位,随意的糟蹋蹂躏,丝毫不顾纲常,真正的灭绝人伦。说来也算是因果报应,因为朱温对他的儿媳妇儿也不放过!

    而之前说的那个修为深厚的贱婢,便是被现在的皇帝,他的次子朱友贞宠幸过,便以此为由,不认我这个真正的宫妃主人。说来羞愧至极,虽然说是过去了,然而深宫之中,哪里有什么自由和幸福,甚至没有希望!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终归是谁的女人,是父亲的?是儿子的?还是孙子的……

    哦,因为仇恨,这些羞耻的往事多说了一些。还有你们问的那贱婢的所在和相关经历我还是知道一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