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法阵诛邪
    看到天无痕一脸的茫然,崔道鸿解释道:“之前你说这厉鬼受了很重的伤,且被我们撞上后一味的逃遁,则证明它的伤还并未自愈。而它吸食活人精气,应该是为了快速疗伤。

    贪道在这走了两圈,罗盘指向一直没离开这口井,想必那厉鬼躲在这里恢复,用井中水气隐住了鬼气!是以贫道方才在周围布下了法阵。”

    “那现在怎么办?这老鬼若是不出来咱也不能跳井啊!洒家北方人,水性可是不好。”

    “水性好就能跳了?”道鸿子无奈道:“大师你暂时先不用动手,我来催活阵法,万一贫道支撑不住,厉鬼要跑时你再上!”

    崔道鸿又把黄琼月拉到自己身边道:“你就在我身边吧,这法阵分三层,内层的雷霆都司三才阵,中层是八门金锁朱砂阵,外层是五行旗门困灵阵。还有地狱烈火符印,不知道我是否能控制的住,万一失控,你赶紧跳墙离开。你是妖身,不要误伤到你了!”

    琼月姑娘眼神复杂的看着道鸿子:“小道士,还真以为你只知道吃呢,这不考虑的也很全面么?放心吧,本姑娘帮你!”

    道鸿子苦笑了下,当下又拿出空白符纸,刺破食指,用血画了三张地火符!当下走入法阵之中,心中默念道:“阴阳顺逆事难穷,阴魔横行阳世中。今借楚江地狱火,焚妖斩鬼伏邪灵!急急如律令!”

    灵符瞬间燃起,被崔道鸿扔进井中,同时左手法诀掐起。但听得水井中传来一声空灵的惨叫声!

    道鸿子走出法阵,回到琼月姑娘身前,坐在地上,继续催动法力,井中的惨叫之声越来越急!

    地狱烈火以灵符法印为媒介,以阴气为燃料,肆意野蛮的焚烧。那厉鬼虽然修为强横,然之前伤未平复,午时前心又挨了一记地火符,鬼脉受损,哪里抵抗的住三倍强度的地狱烈火。

    无奈之下,只能咬牙从井中窜出,对着道鸿子等三人嚷道:“汝等三贼,不顾君纲,坏我修行,该当何罪?”

    “阿弥陀佛,你说的什么乱码七糟的!还不顾君纲,你以为你是皇帝么?曾经是有个女皇帝,那是武曌,和你有什么关系?

    另外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那是你生前,生前知道什么意思么?就是你活着的时候!你现在死都死透了,就是个鬼!不管你修为多高!别在这拿你曾经的身份吓人!

    还有洒家从伏龙山口就开始追你,你害了多少人?还在这恬不知耻妄自尊大,都死了多少年做鬼了,还不忘抬高自己,羞不羞!还是个女鬼呢……”天无痕还想再说什么,却见琼月姑娘飞了过来。

    “闭嘴!”黄琼月怒目而视,指了指崔道鸿。天无痕顺着手指看去,只见道鸿子似乎是在换法诀手印,只是动作艰难,脸上早已被汗水打出了一脸莹光。

    天无痕不敢说话了,虽然道佛不同教,然做为修行中人,此时此刻他何尝不知崔道鸿面临的压力!

    自称阴玄圣母的厉鬼,看到此处笑了:“原来你们就这点法力,真的是高估你们了!话说你还什么伏龙山口,你倒是追我呀!”

    说罢之后,一只脚跨下了井台。它没想到的是井中一股黑色火焰猛的窜出,烧到了它另一条的腿的裙边!

    道鸿子边控阵,边看着那厉鬼的行动。看它下了井沿,赶紧变换手印法决,轻声颂念道:“龙虎同行天雷隐,太华玄妙霹雳奔。风轮火车驱邪恶,震灵将军破鬼神!急急如律令!”

    那阴玄圣母的笑声犹在,但见三枚灵符各自灵光闪过,瞬息间低空中乌云翻滚,一道霹雳从云中直下,直直的劈在那阴玄圣母身上!

    “我让你还笑的出来!”道鸿子心中暗道。

    也不知是它修为过甚,还是执念太深,浑身冒着烟还欲从阵中走出。

    实则这记雷霆都司符咒,琼月姑娘也是吓的不轻,这是种本能的恐惧感,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已经不在道鸿子身边了,于是要赶紧回到原来的位置。

    然而刚才这道霹雳,道鸿子已经短暂失聪,只是眼看着那厉鬼想要出阵,无奈之下火红着双眼再次念咒,又一道霹雳从空而降!

    很是不幸,这道电光分了个岔,一道打在了厉鬼阴玄圣母身上,一道打在了黄琼月的头顶!

    崔道鸿虽已听不到什么,但看在眼里,紧急之中换了第三次手印,再也顾不上念咒语,只是在身形窜出后道了声:“疾!”

    就这样右手捏着法诀,整个身子便扑在了琼月姑娘身上,慌乱之中喊道:“琼月,你怎么样了?有事么?都怪我呀!”

    ……

    然而那厉鬼被地火焚烧,又被天雷劈了两记,即便再高的修为也抗不住了!

    眼睁睁的看着这厉鬼直挺挺倒在朱砂红线阵内,摔倒之时左臂搭在了红线之上,一道红光闪过,那厉鬼的左臂在红线处如切割一般分成了两段!

    天无痕把一切看在眼里,顿足垂胸。见识到崔道鸿阵法的威力,要不是自己多话,怎能落得如此下场!

    却在此时听到道鸿子呼唤他:“天无痕,帮我把这张符贴在它的脑门上,收了它!”

    天无痕接过符箓去照做,道鸿子翻身坐起,把黄琼月揽在怀中,放声痛哭!

    不多时,天无痕把拘魂符还给崔道鸿。阴玄圣母已被收在符箓之中!

    然道鸿子收起符来,便看着琼月姑娘被天雷轰的漆黑的脸,除了流泪再没说过一句话。这是他下山以来的第一个朋友!他不以为她是妖灵,琼月姑娘虽是妖身却有着一颗非常善良的心!

    天无痕想说些安慰的话,却不知怎么去说!或许他北方人,豪情惯了,对这方面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忽然间,姑娘在道鸿子怀中一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看到自己被崔道鸿抱着,又闭上了眼睛道:“对不起,小道士,我没听你的话……”

    道鸿子喜出望外流泪道:“琼月,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刚才都吓死道爷我了……对不起琼月,我可能控制不了这么多阵法,让你受苦了!”

    琼月姑娘侧身吐了一口道:“小道士,你可以控阵的。不过这都过去了,让我休息下,一会儿本姑娘告诉你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