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无痕大师
    “你可真是修佛的,拿着我的酒借花献佛哈?哦,你接着介绍你的,和借花献佛没关系!适才你说道你追了这厉鬼很久了,不知道你俩之间有什么因缘?”道鸿子抢了只鸡腿无奈道。

    琼月姑娘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大汉也没客气,直接把碗中酒喝了一半道:“哈……,兄弟也是性情中人啊!洒家关西人士,自幼在五峰山中降生,常年盘桓于各寺庙当中为家,也沾的一身佛气,偶尔得各寺长老传些修行法门或心得,获益良多。

    之所以不愿出家,只因为自小至大,在寺里也看够了,僧人们自从领度牒剃度之日起便没了自由,多数只能青灯自守,熬油供佛。不过此非我所愿,所以只皈依为俗家弟子……”

    “说重点行么?”道鸿子已经把抢来的鸡腿吃的只剩下骨头了。这自我介绍的居然还没报名字!

    “咳咳……实实有些啰嗦了,因不剃度不得受法名。嘿嘿,不过洒家倒给自己起了个较为佛化的名字,自称“天无痕”!”

    “距离此地北上百余里有个地方,原本是片战场,传说百鬼夜行,阴气极重。那里有个妖灵似乎是长期在那里修练!而这厉鬼则是新去不久,这对鬼妖为了争地盘大打出手。

    洒家自北方而来,恰从此地路过,假如当时有凡人从此经过,势必被此鬼妖之气所伤害!

    一时捺不住性子,当下便加入战团,打成了乱战。那对鬼妖嫌洒家碍事,合力将洒家赶走后继续争斗,终于都受了很重的伤各自往不同方向走掉了!

    由于厉鬼向南逃走,洒家也要往南来,是以根据鬼气一路跟踪!无奈鬼体无形,又可不眠不休。最后还是跟丢了!

    哦,在半路上某个荒村里,它已害了一人,吸干了精气后遁走。如今逃至在此地为恶,洒家才有幸得遇二位!”

    天无痕拣短结说,道鸿子听的惊心动魄,心说这个世道是够乱的,乱世出妖邪,魔鬼横行。之所以有乱世道士下山的说法,着实是不无道理呀!

    “小二哥,上酒来!”

    崔道鸿正在慨叹之中,忽听天无痕高声大喊,这才发现他的碗里早空了!之前要了两碗酒,自己一碗都没喝完,这货比自己还能喝!

    “无痕大师,你是怎么与药店掌柜熟悉的呢?”道鸿子摇了摇头问道。

    天无痕长叹了一声道:“兄弟,洒家并未出家,不能称为大师。话说今天早上进城,在一家丧葬行附近偶遇到掌柜,当时看他身上带有些许鬼气,与洒家追踪的厉鬼气息倒有上几分相似!

    当即上前告知他遇到鬼了,并请带洒家为他清除晦气。谁知反被掌柜诬为骗子,一时间不知所以!

    掌柜说道,不要以为看见他买棺材,就来用鬼神之说招摇撞骗!

    原来把洒家的好心,当成骗人的把戏。洒家一气之下,便自去吃早餐。不觉中那掌柜也离开了!”

    “既然他走了,你又如何找到这里呢?”琼月姑娘好奇的问道。

    “这多么简单,跟着送棺材的就过来了呀!”大家都被他这一句话给逗乐了!

    “过来之后,洒家又在周围查勘一番,费了些时间,再回去就被众人挡在人墙之外!刚爬上房坡,就发现二位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原来一切的交集,都发生的那么自然!

    天无痕说完抬起头,却发现道鸿子正在吃惊的看着他。原来不觉之间,他已喝下了第五碗酒!“这是酒啊,你当水喝呢?”

    “哈哈,洒家着实有些口渴了。兄弟见笑!”天无痕豪爽的笑道。

    “兄弟,咱们只管在这里吃喝,那妇人还独自在药铺门口,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那你怎么不去照应着她,跟着我们就回来了!”道鸿子有些无语。

    “这不是看到二位道行高深嘛,想来必有更好的办法。再说天已过午,洒家听到吃,自然就跟过来了!”说话间又喝下两碗酒。

    “有什么好办法?当时只顾肚子了!”崔道鸿摇了摇头。

    琼月姑娘柔声道:“我分了一丝神念在那里,有问题我自然会知道!即便真有问题,这几步之遥,对本姑娘来说还算不得什么事!”

    道鸿子和天无痕齐齐的对她伸出了拇指,二人谁都没有考虑的这么周详。

    “哦,棺木已装上车了,只是那母亲一直在哭!你们要是吃饱了就赶紧去办正事,还真以为你们约在这里是为了研商收服这阴玄圣母的方法呢,原来就只为了吃喝!”琼月姑娘白了眼道鸿子。

    “方法已然有了……待会儿过去你就瞧好吧!”崔道鸿看见姑娘那鄙视的眼神,不得不吹了一把。

    “那走吧!”三人一起快步走了出去。

    来到药店门前,看到那妇人好容易被掌柜劝上了马车,另有四名伙计跟车而去!

    崔道鸿没去管这些,而是直接在药铺大门头上贴了张符箓。然后从口袋里取出罗盘,径直进去了!

    琼月姑娘和天无痕在后边跟着,道鸿子则根据罗盘的指示,一点点的移动着脚步。

    忽然间,崔道鸿身形向右侧一间屋子射去,没进屋前又是一张灵符贴在门头之上!天无痕快步跟了过去。

    屋子不大,没有窗户,只有一张床!可能常年不见阳光,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道鸿子抬眼便看到一道虚无的鬼影,但根据鬼气的浓郁程度看绝不是之前的厉鬼阴玄圣母!当下不及细想,左手袖子里漏出一道灵符,身形晃动,直接把那道虚影收在拘魂符箓的法阵之中!

    对着天无痕摇了摇头后退出了小房间,道鸿子继续用罗盘测定!身后的天无痕喃喃道:“这老鬼会不会又跑了?”

    “你不是对它的气息熟悉的很么?”黄姑娘道。

    天无痕有些无奈:“是很熟悉,但现在我感到的气悉很微弱,所以才怀疑!”

    崔道鸿已然穿堂过屋,来到店铺后的院子里,脚下按照八卦方位走了两圈,猛的收起罗盘,右手袖子里漏出三张灵符,贴在了不同的地方!

    反手又从背后的大口袋里摸出木钉和红线,一路走一路在地上插木钉,然后把朱砂红绒线缠在木钉之上。

    最后又摸出青黄赤白黑五色小旗插在了红线的外围!

    一切搞完之后,转身对着琼月姑娘和天无痕道:“那厉鬼就在这口水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