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除鬼之约
    “想知道这老鬼是怎么受的伤么?”虬髯大汉道。

    道鸿子白了大汉一眼:“先救人吧!这还趴着个人呢!”

    琼月姑娘柔声道:“那厉鬼进了这家药店,也得通知下掌柜预作防范为好!”

    “这个洒家去,好在也和这药店掌柜有过一面之缘!”大汉转身便去砸门。

    于是道鸿子和琼月姑娘留下来,营救那妇人。崔道鸿坐在地下闭目凝神,抓起妇人的手臂再次以罡气探过,发现妇人魂魄复原的已经差不多了,只是还是有些鬼气残留在体内,仍然处在昏迷当中。

    被如此强横的厉鬼附体,就算是醒了也得生一场大病。意念动处,催动体内的罡气缓缓渡入妇人体内,一丝丝的化解着残留的鬼气。不多时,只听妇人一阵剧烈的咳嗽,眼睛缓缓的睁了开来!

    那眼神刚开始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逐渐的转入悲伤,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在被厉鬼附体的时候,她魂魄虽然被挤压,然神识还在,等于亲眼目睹了这眼前的一切!

    惨死的儿子和她自己,全都为这厉鬼所害。巨大的悲伤除了痛哭再也无处可以去宣泄,这位浑身无力的可怜母亲只能一点点的爬向盛放儿子尸身的棺材!

    这位妇人失去儿子便失去了全家,而自己却是刚降生便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此时此景,道鸿子想起下山前师父告诉自己的身世,不由得心中堵成了一团乱麻。

    琼月姑娘心中不忍,急忙上前过去搀扶那妇人!

    便在此时,药店里跑出来七八人。虬髯大汉手中拿着一串念珠跟在后面。似乎是他说服了店掌柜赶紧出来避难了!

    须臾间这些人四散而去,只有包含大汉在内的两个人留了下来。那人快步走到道鸿子身前纳头便拜:“小老儿拜求仙长广施法力,替我这小药店除掉这个害人的精灵啊!否则无人来诊病买药,我一家上下可就都活不下去了!”

    崔道鸿侧身避开他这一拜,心中对这个掌柜却是无比鄙夷。虽说你店铺的伙计死后赠予了棺木,却把棺材扔到大街上,还拒人家母亲于门外置之不理。当下把心中的不快直接就说了出来,他可不管掌柜是否爱听!

    那掌柜解释道:“还望仙长明鉴啊,我们小本生意人谁也不想弄口棺材放到自己店里招惹晦气啊!至于死去的伙计,因他家境贫苦,向来都是预借部分次月的工钱。算来还欠着柜上一些!小老儿看他干活踏实人也实诚,在他母亲来后想再多给些工钱,毕竟人是死在我这店里的。不想他母亲竟认定孩子未死,发疯一般扰我生意。小老儿也是没有办法才据他与门外的……”

    “听你说的,人也还不错,只是凡人看不到鬼物,倒也怨不得你!”道鸿子回忆了下事情的经过和那妇人说过的话,到也有相对吻合!

    “还望道爷施以援手,大发慈悲!”掌柜不停的作揖。

    “大发慈悲找他呀,他修的是佛法……”道鸿子向虬髯大汉努了努嘴。

    “兄弟,洒家和掌柜有过一面之缘,自然不会置之不理。实话实说,洒家已经追了这鬼物多时,修为强横不说还非常狡猾。今日有幸见到二位,还请施以援手,共同收服此恶鬼!”大汉抱拳当胸。

    崔道鸿看了看不远处,那妇人仍在扶着棺材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琼月姑娘在旁默默的搀着她。

    看到道鸿子似是在迟疑,掌柜急忙说道:“小老儿曾听说,一般民间驱鬼这种小事,对于修仙者来说都是不值得做的。实在是真神难遇到啊,仙长只要应下,这是二百两纹银请仙长笑纳!”说话之间从肩头上拿下个小包袱递了过去。

    道鸿子心中一颤,中午在客栈点菜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真的很穷了。

    “贫道也实话实说,修道者无论是否得道,既然是入世,必然要为民间除害,此为其一;既然为民除害,自然只修阴德不为回报,此为其二;只是这其三么,贫道着实太贫了,住个店都困难,这个那家客栈可以做证。好容易看见银子了又哪有不想要之理,然又与修行的初衷相违背!”猛然间见到这么多的雪花银子,道鸿子要也不是,不要又不甘心,无奈挠头说道!

    “兄弟只管收下就是,洒家这便替你做主了!”说罢抢过掌柜手中的包袱直接扔给崔道鸿:“哪有那么复杂,想活命就得吃喝,想吃喝就别怕拉屎;想生子就得娶妻,想娶妻就得先有钱!修佛修仙的就特殊了么?既然入世就得和俗世凡夫一样,历人间磨难,方可悟彻人生,才能悟彻天地呀!”大汉拍了拍道鸿子的肩头仰天大笑!

    虬髯大汉不经意开玩笑的一席话,崔道鸿只觉心中一片明光,当下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那大汉只看他头顶金光闪闪,一把拉住了又要前去打扰的掌柜,并对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掌柜自是不敢多言,片刻间道鸿子便站起身来,朝大汉打了个稽首:“多谢,多谢!”

    道鸿子招呼来琼月姑娘,对大汉和掌柜说道:“既如此,贫道却之不恭了,我们先回客栈边吃边聊。实话讲,一天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吃喝呢,刚点完饭菜就听到你这边的事儿了!估计菜都凉透了,哎,我这胃口也凉透了!”

    “那她们怎么办?她好可怜的!”琼月姑娘道。

    道鸿子也很是无奈,总不能带着她们走吧,忽然间明白了那掌柜的苦衷!

    却见那大汉走上前去,一手提起棺盖扔上天空,随后飞身上前把妇人拉在一旁。但见那棺盖在空中几个滚翻后径直落下,“啪”的一声,严丝合缝的扣在了棺木之上!

    妇人依然在哭,然声音早已嘶哑,泪水已成红色。

    “我出全部的丧葬费用,还请大嫂节哀吧!”掌柜此时亦是真情流露!

    “诸位高人先过去用餐,小老儿去找些人和车马前来,为他们送行抬棺安葬!回头我来找你们!”道鸿子点点头,掌柜的便匆匆而去!

    三人一起回到客栈,也顾不上菜凉酒热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虬髯大汉端起碗酒,也没等人问:“洒家先自我介绍下啊……来来来,一起干掉这碗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