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初入金陵
    道鸿子摇了摇头,面对群山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又或是一丝欣喜:“那就走吧,折腾了一晚上,咱还没见到饭呢,反正我是饿透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啊,还顾得上看山景呢!”

    琼月掩盖不住心中的笑意道:“小妖愿誓死追随崔大仙长呢!”

    本是二人之间的戏谑之言,崔道鸿闻之大惊,也不顾男女有别了,脚下错位,身形转动之间,双臂探出一气呵成,右手去捂姑娘的嘴。

    事发的太近身,黄琼月本能的往后倒去,粉颈却靠在了道鸿子的左臂之上,而右手也捂住了姑娘的嘴。

    突如其来的变化,琼月周身本能的妖气浮现,但看见崔道鸿那一脸严肃的样子后,奋力推开他通红着脸道:“你想干什么?”

    “你开口成愿,还誓对苍天!我真的服了你了!”道鸿子恨恨道。

    “你说的什么呀,什么对天发誓的?”琼月不解道。

    “你刚才说的什么,忘了?咱俩一起走没有什么呀,你开口立的什么誓,还要誓死!地府有巡游阴神,人间有纠察灵官,传言说是无处不在,你……哎……”

    “哦,一时说话没留意,本想和你开个玩笑呢!谁知道会弄成这个样子,我们妖族也知道这个说法的,小道士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才生气了,话也说出去了,又能怎么办?我们继续下山吧!”琼月姑娘叹了口气便往山下走去!

    郁闷了一路,二人下得山来,取道向西北的金陵方向而去!

    没有马,二人只有靠走,一路上黄琼月都很少说话,道鸿子心中不忍开始了各种安慰!

    突然琼月姑娘站住了脚步,十分高兴的对崔道鸿说道:“那以后,你保护我吧!反正所谓的立誓也是对你立的,你就让我跟着你,且不让我死不就算搞定了!我终于想明白啦!”

    道鸿子无语道:“你可是青丘妖族,法力不得比我高很多很多嘛,还让道爷我来保护你,羞不羞?”

    ……

    路程虽然不近,但二人边走边说的却也没走感觉到多累,虽然正午偏过了些,但也到了金陵城!

    当时吴王建都广陵,虽为军事重地。然比较起秦淮河畔的金陵实实不是一方天地。

    崔道鸿抬眼望去。金陵街市一派车水马龙的繁华景像,目前还算是正当午时,自是少不了诸多热闹的氛围。心中暗叹道,这与在山上修行时的环境大不一样!

    延街而走,找了家比较位置偏僻比较小的客栈,看上去人不多,小二迎上来问:“客官吃饭还是住店?”

    “住店,两个小间,便宜些就好。”

    “有的,咱家店小人不多,空房间还是有的,都在二楼。”

    道鸿子也没什么讲究。住下来再说。

    小二又道:“客官如想吃饭,请到楼下大堂。咱家店是食宿一起的哦!”

    “让你一说我感觉早就饿透了,你先去吧,我洗把脸随后就来。”

    待小二转身去远,琼月疑问道:“你就不会找间好些的?就认准钱少的了?”

    “合着不是你花钱,贫道我可没钱,下山时师父只给我五两银子还是碎的,称一称估计分量肯定不够!不省着花行么?”

    黄琼月白了他一眼,去了自己房间……

    少倾,两人来到楼下,唤小二点了些饭菜。

    “客官饮酒么?小店自酿的高梁,纯正甘醇,保您一喝准叫好。”

    道鸿子不由得咽了口口水道:“那就来两碗吧。不过我这里还有不到二两银子,连住带吃的,酒钱还够么?”

    “客官请放心,小店薄利,五坛酒也是够的。”小二还是很爽利的!

    “那上酒来吧。”

    “就知道喝酒,都不会要些肉类的吃食!”琼月抱怨道。

    “美女呀,你知道猪肉现在多贵吗?”

    “崔仙长,你见过哪个狐狸吃猪啊?拜托有点经验好不好!”琼月彻底无语了。

    “哦哦,明白了!店家,烦请再给上只烧鸡来!”崔道鸿揉了揉太阳穴道:“不知道明天是不是得喝风了。”

    “喝什么风?”琼月不解问道。

    “哎,没钱了呗,你没看这里的菜都很贵吗?还得要住宿,哪还有钱?”道鸿子喃喃的道。

    “赚啊,一个大男人,不赚钱还天天想喝酒,不是疯子也是傻子了!

    哦,还有实在赚不着去抢啊,我帮你怎样,一会儿咱就去洗劫个钱庄?”琼月一脸体谅的样子还没说完,又被崔道鸿把嘴捂住了!

    不多时,酒菜齐备,道鸿子不经意间端起酒碗喝了一口,突然间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这酒纯正甘醇,入口辛辣,继而绵软,入喉之前香甜回味,味蕾在瞬间暴发开来,下咽后食道如穿过一条火线般畅快。那真叫一个好字。

    却听琼月姑娘道:“小道士,今年多大了?”

    “十七岁,嗯?为什么问起这个?”道鸿子探询道。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这么丁点个年龄,为啥对酒这么上瘾!”

    “哎,说来话长,我师父爱吃爱喝,虽身处南方,不爱茶偏爱酒。喝酒就是他教我练出来的!”

    琼月姑娘瞪大了眼晴看着他,眼神里的大概意思就是疑问你这师父还能靠点谱么?

    二人正在说话之间,忽然听得客栈门前一阵大乱,恍惚间还隐隐约约的传来了“救命”的喊声,或许距离稍远,道鸿子听的并非是多么清晰!

    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凝神细听,的确是有人在呼喊“救命”,好像还是个女子的声音!

    虽是午时稍过,却还算朗朗乾坤,彼时金陵还不是吴王都城,那也是商贾云集,能称的上吴国第一城!

    便在如此繁华的地方,肯定有人在做伤天害理之事,崔道鸿如是想到,毕竟霍天狼强抢民女的事情也就发生在昨天!

    看了看黄琼月,她似乎也在听。

    道鸿子站起身来便往外走去!还不错,客栈的院墙上有棵树,他扒着树就上了墙头!

    又见身形一闪,琼月飘身也上来了,崔道鸿下意识的把手递了出去,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缩了回来!黄姑娘都被他这个小小的动作给逗笑了!

    二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整条街上被一层层的人群围的水泄不通!还好他们站位比较高,看的稍清楚些,好像是个医馆门前,停了口棺材,一位妇女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边哭着一边喊着“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