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孤男寡女
    那片红云瞬间来到,形状变幻之间,似是一条丝带般的把地上的火邪缠绕在其中,转瞬又飞空遁去。

    “姓霍的,天狼门,我阴山魔域好心好意招你,你却请人助阵,伤我邪尊,不要以为你背后有青丘山撑腰。你记住了,阴山老祖可不是你可以随便戏耍的,不久之后这两个名字绝对会在世间消失……”天际中留下了这段话的回响!

    没有人看清救走火邪的人的真实面目,只是一团气体,在携带了个人之后居然能飞天遁地!阴山魔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崔道鸿在疑虑中看向黄姑娘,然而她也是一脸迷茫,转过头来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霍天狼,真的是一脸土灰色,哪里还有一点点大当家的霸气!

    也不知是谁颤抖的说道:“吓死我了,我要回家种田!”接着从喽啰群中冲出一人,头也不回的往院子外边冲去。

    “我跟你一起走,你先别尿啊……”又有一个人踩着前人留下的尿线奔了出去!

    红云留下的话可能不会假,众人看到平时景仰的大当家在人家面前如此不堪一击,日后怎么对抗大批阴山魔域生灵的报复?虽然今天有别人在,明天呢?

    或许是因情势状态造成的恐慌能感染人,越来越多的喽啰纷纷跑了出去。二爷似乎也在慌乱中走了,除了霍天狼之外其他人撑死了就是会舞刀弄枪的江湖人,甚至连武状元都做不了,也就是会平时欺负欺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而已。

    也不知道谁扔出的火把正好卡在了大厅的窗棂之上,转眼之间熊熊烈火燃烧了起来。毕竟是在山上随山就势建造的寨子,树木繁多,一夜之间,这座山头被火光所吞噬,据说山下数里之外的人都看到了!

    霍天狼跪在黄姑娘身前磕了三个头道:“尊者,弟子无颜存活于世间,特此拜别!”转手便拿起他随身的大环刀往颈项抹去!

    “铛”的一声,大环刀落在了老远的地方。

    道鸿子以诡异的身法到了他近前,一脚踢在他拿刀的手上,用力之大,刀飞了出去,霍天狼的手腕也脱臼了,疼的他冷汗直冒,但在黄姑娘面前愣是忍者没有喊出声音来!

    “哎!”姑娘走上前去把霍天狼扶起身来。

    “你为什么要寻死?”道鸿子问道。

    “我横行江湖几载,如今基业毁于一旦,还给宗门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有何颜面存于世间……”霍天狼恨恨的对道鸿子说道:“我自寻死,与你何干?”

    “好像是和我没什么关系,其实我对你也没甚好印象,强抢民女!从我的初心来说就算杀了你也都算是有天理的!但是看你对待法脉如此忠心,倒也不失为一条汉子!”崔道鸿阴沉着脸道。

    “另外有种说法,佛家讲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道家说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便是说你天良未泯,虽有恶行,未尝没有机会改恶向善,为人间造福一方!故我才踢了你一脚,如果你仍然沉迷于过去的想法和做法,那你再想死,贫道绝不会阻拦!”

    “我青丘法脉千年传承,岂会惧它阴山魔域?你没背叛之心,修为虽不足,一点小事不影响你继续为青丘弟子,望你好生修炼!此间已毁,你且自去吧!”黄姑娘平静的说道。

    霍天狼听完痛哭不已,七尺高的汉子泪如雨下,只是强忍着不发出声音!对黄姑娘拜了三拜,站起身来又对崔道鸿拱了拱手,拎起大环刀转身离去!

    偌大的山寨喽啰兵早已跑的没影了,道鸿子见一切归于平静,虽然还有黄姑娘在身旁,他的精神实在强撑不下去了,眼睛缓缓的闭上,就要瘫倒在地。

    姑娘手疾眼快的把他扶住:“你怎么了?”

    “睡觉……”道鸿子留下了这两个字就软到在黄姑娘怀里!毕竟刚才这一战,耗费了他太多法力和精神!

    只有火光还在燃烧……

    刺眼的阳光,进入他惺忪的睡眼。崔道鸿醒来之后闻到的是一阵馨香。急忙揉了揉眼睛和鼻子,却发现自己的头枕在了姑娘的腿上,看到的却是黄姑娘那绝美的容颜和温柔的笑意!

    道鸿子一机灵急忙坐起身来,红着脸道:“这这……你你你……”

    “我不吃人的哦,虽然我是妖!你至于这么激动么?”姑娘浅笑道。

    “……”道鸿子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然而嘴唇仍在一张一合!

    “这里叫天印山,相传你们道家葛洪仙长,曾在此山中龙吸涧与长寿谷之间修行悟道。又有说佛家达摩祖师在此山绝壁危崖处偃座巨石面壁参禅,风景挺美的,去看看么?”姑娘红着脸率先开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道鸿子终于解除了尴尬道。

    “这是霍天狼说的,在你被关禁闭的时候!”姑娘又笑了,还是那银铃般的笑声!

    “哦!”崔道鸿挠了挠后脑。“陈老伯父女究竟咋样了?彻底安全了么?”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不得不又问了姑娘一遍!

    “都和你说过了嘛,早就没事了呀,还问!”姑娘娇嗔道。

    ……

    “你的法术还挺厉害的哦,能否告知你的法脉呢?”一阵尴尬之后黄姑娘问道。

    “我的山门离这里不远,陶祖师创立上清派,修行很枯燥的,也就那样吧。前些天奉师命下山历练,除了赶路就是昨天碰上的一串烂事儿了!”道鸿子也不知道怎么会和黄姑娘说起这些。

    “怎么称呼你呢?昨天在陈老伯家你只说姓黄。”

    “叫我阿黄就好,我本青丘狐族,虽然到人间来时都有取名字的习惯,但我也是第一次下山,不会取名也没想好呢,目前随便啦!

    不过还是要取个名字呢,主上旨意要我这次来人间要多呆上一段时间,没有名字可是不好。你是人这么久了,肯定也会取名吧,正好咱俩在一起,要不你帮我取个名字吧!”黄姑娘红着脸调皮道。

    “啊?什么叫我是人这么久了!话说我的名字还是我师父给起的呢。我哪有那么高的水平!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肯定要取个好听的名字才好!”

    “我漂亮么?”一丝扭捏被黄姑娘发挥的淋漓尽致,还有那惊艳的面容,在晨阳的映照之下,崔道鸿竟然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