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乾坤星神劫 > 阴山魔域
    恶心的笑声,一直没停,确也没有回应霍天狼!

    道鸿子只管吃喝没有抬头,不过心里也在嘀咕,这一天也是够热闹了。又是赶路又是打架还带关禁闭的,这是又要发生什么幺蛾子?

    黄姑娘倒是很平静,一直微笑着陪着道鸿子。

    霍天狼按捺不住,飞身到了院子当中,手下的喽啰见大当家的动了,纷纷举刀弄枪的在院子里排开了阵势。

    “哪条道上的?懂不懂江湖规矩?我们这是绿林道上的天狼门,为什么不按规矩拜山?”二爷对着房坡上的人影高声喊道。

    那恶心的笑声又笑了一阵,方才道:“狗屁的绿林道,一群打家劫舍之徒,也值得让我们阴山魔域给你拜山?”

    霍天狼一惊,相传魔域存在很久了,而那里的魔头阴山老祖从未出过山,都是其弟子或属下,在近十年来把阴山魔域的名头在修真界弄得越来越响。甚至传言,正因为阴山魔域的存在,隔开了契丹与中原。

    想到这里,霍天狼不得不压住心头怒火道:“敢问尊驾是哪位?千里迢迢来我这天狼门所为何事?”

    “不知道霍门主是否听说过阴山魔域有四大邪魔?不才就是其中之一,主管南方,老祖赐名火邪……”话还没说完又恶心的笑了起来!

    “……上这里来呢,就是看中你霍门主了。你以人身修炼妖法,迟早是要入魔的,特此收编你为阴山魔域效力,当然你手下的这些人我们是看不上的。”说完也不笑了,一双血红的眼珠子盯着霍天狼,等待着他的回应!

    “多谢阴山老祖垂青,只是不敢背叛法脉,还请邪神见谅……”霍天狼听过阴山魔域的能量,是以心里在愤怒,也不得不压着火气谨慎的回应。

    厅中的黄姑娘一直安坐,在听到这句话后,缓缓点了点头。而道鸿子却是摇了摇头。

    “霍门主不必客气,凡我阴山魔域看上的人,没有拒绝我们邀请的。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敢拒绝!”火邪霸气的说道。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霍某真的不能承情呢?”

    火邪突然从房坡上飞了下来,速度快到极致,骷髅式的手如钢钩一般抓向霍天狼:“那就是给脸不要脸,直接去阴曹地府报到就是!”

    堂堂天狼门的门主,哪里受过这类压迫,赶鸭子上架也没有往阴曹地府里赶的。火邪的速度奇快,当下来不及做法抵御,只能飘身后退!

    “我自认为没有得罪过阴山魔域,何故非要刀兵相见?”霍天狼说话间暗自催动丹田,瞬间妖气盈身,在身前形成个屏障。

    “记住了,你拒绝了老祖的邀请,早已经错过了应该有的荣耀,走进了它的反面,所以就没有所以了……”

    火邪之前一击没有得手后,再次飞起,看见那以妖气布置屏障之时,变爪为掌,以自身强横的魔气瞬间拍碎了屏障,直奔霍天狼而来。

    这位霍门主,加上脚指头都没有想到,自己苦练的妖术抵御法门如此不堪一击,当下不敢大意,双掌前伸,再次奋力打出两个妖气团。

    火邪突然停住不动,两个骷髅爪子缓缓画圈,硬是将这两个妖气团擎在手中,越变越小发出墨绿色的光芒。

    “哈哈哈哈……”恶心的笑声响起,霍天狼心中大骇,他知道他修炼的法力气息是如果聚缩在一起是黄绿色的光芒,如此轻易的就被火邪收在手中还赋予了魔气,否则也不会被染成墨绿色。

    如此已分高下,火邪已经停在那里不进攻了,似乎是在等着这位门主继续拿出更大的反攻势头来。

    霍天狼根本来不及细细思考,背后一伸手拽出把大环刀来。妖气灌入,大环刀染成了黄绿色,随后脚尖点地向前窜起身,横着斩出了一刀,用江湖招式的说法就叫“秋风扫落叶”!

    火邪随之也在恶心的笑声中飘身后退。

    刀未及身,但是霍天狼灌入在刀身中的妖力没减,刀罡随之斩出,却见火邪把两个手中的魔气团扔了出去。

    一个魔气团瞬间变大,在抵消了那刀罡之后也被劈成两团,和另一个魔气团前后飞绕在霍天狼的身周,上下衔接形成了一个墨绿色的魔气罩子,把这位天狼门的罩在其中!

    霍天狼在惊悚之余又气急败坏,阴山魔域真的这么厉害?简直说是一招致胜,抡起大环刀疯狂的去砍魔气罩,却徒劳无功!

    “看来以前信息有误,就你这点实力,居然自称天狼,就算入我阴山魔域也是做个走卒,本来还想把你当培养呢。算啦,既然你已经拒绝我阴山的邀请,我们也不缺走卒,没有什么面子,所以去死吧……”火邪恶狠狠的说道。

    霍天狼身周的魔气罩在收紧,同时也在不断的吸收着他的修为,简直是生不如死,但他也知道,支撑不了片刻他就要去阴司报到了!

    ……

    一道妖气打在这妖气罩上,碎裂成了丝丝气息回到火邪身周。霍天狼脸色枯黄的跌倒在地!

    黄姑娘一脸平静的问道:“阴山魔域虽在一方自在称王称霸,但也有功于俗世之间,你们挡住了契丹南侵、中原北犯,使生灵免遭涂炭之苦。然霍天狼虽行为乖张,终归也是我青丘弟子。如何不讲规矩又横行无忌,真当我青丘山怕了你阴山不成?”

    在黄姑娘面前,火邪没敢多么放肆,正色道:“尊者,我魔域收编又不是让其背叛宗门,在两边同时效力岂不更好?”

    “阴山魔域收人之后势必要修习你们的魔法,就是背叛我青丘法脉,他同样已是一死。虽然结果一样,但他誓死不肯投魔,是以我刚才出手相救。相反他如果承诺随你而去,今天也势必神魂碎裂!”

    崔道鸿看在眼里,自从见到这位黄姑娘一来,还真没有见过她这么正式的说话,心中暗道这阴山魔域看来实在是不好惹!

    火邪道:“我让他死,和尊者让他死,有什么区别?反正就是个死而已,何必如此计较?”

    姑娘笑道:“这无从商量,他属于我青丘,不会让其他势力代我们清理门户的,这个是主权问题!”

    “那我非要出手呢?”火邪一根筋道。

    “那就奉陪到底,好在他没背叛青丘,我势必救他!”姑娘平静的说道。

    火邪感觉简单的事情被如此复杂化,同时自己的面子又没有被照顾后,狂暴道:“那就来吧……”

    “好!”就在黄姑娘说好之时,道鸿子在背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道:“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