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神级收徒系统 > 第十六章:死于话多
    不仅仅是血魔老祖,就连王小羽乍得一听这一声狂笑,也是心头猛地一惊。

    听这狂笑的不羁语气,一句一个‘血魔老儿’的叫着。

    应该路子很正。

    如果这声音早一炷香的时间出现,可能就没有血魔老祖这么多的戏了。

    “小子,在龙脊山的龙墓内藏着一颗龙魂,只要得到龙魂即可获得巨龙传承修炼成神,你师叔宁尘子这次主要也是奔着龙墓内的龙魂来的,但他要是拿到龙魂,你可能连摸都没机会摸一下,等下你见机行事,拿出你的嗜血魔刀帮我杀了你师叔宁尘子,我们得到龙魂一人一半!”

    血魔老祖突然看着王小羽低声说了一句。

    师叔?王小羽脑子转了一圈儿才想起来,刚才王无双自报家门的时候报的是承天宗。

    哪儿料这么巧,这来的就是承天宗的人。

    王小羽听着血魔老祖这话也没有应声,只是斜着瞟了他一眼“傻子才会相信你鬼话!”

    随着狂笑的声音,五个青色身影至东边儿踏空而来。

    这,正是八大宗之一的承天宗宁尘子长老和他坐下的四位弟子。

    宁尘子作为承天宗最年轻的一位长老,年仅不到四十,凭借着骄纵的修炼天赋就已经突破到了玄宗境界。

    在外人眼里宁尘子很有可能就是承天宗下一任掌门。

    并且只要一提到承天宗的宁尘子,可能认识的人第一印象就两个字,狂、傲!

    与此同时,赵齐天也朝着踏空而来的宁尘子这五人看过去。

    宁尘子穿着一身青色刺绣锦衣,手持长剑,腰佩一块儿羊脂玉坠,他此时看着血魔老祖,面带笑意,眼神中爆发出的精光,就好像是看着唾手可得的猎物。

    把血魔老祖看成自己的猎物?这个比喻也算恰当。

    因为在宁尘子的眼里,为民除不除害不重要。

    杀了血魔老祖,又能在八大宗门面前好好的显摆显摆功劳了。

    说不定还能得到皇族的奖赏,封个灭魔勇士的称号什么的……

    至于宁尘子身后站着的四位座下弟子,看上去都是二十岁出头,穿着承天宗第七十五代弟子锦衣,手持佩剑,腰间也同样都佩着一块玉坠,应该是用来装饰用的。

    毕竟现在的八大宗都是在相互攀比的这么一个局势,无论是弟子还是长老,出门的行头那肯定要正式一点儿。

    但是在赵齐天的眼里,他们身上的这些配饰,包括手中的佩剑,可都是‘美食’啊。

    赵齐天可以吞噬天灵地宝用来修炼,所谓的天灵地宝,就是那种凡是沾点儿灵气或者玄气的物件儿都能吞噬修炼。

    就比如这些上等材质的玉脂、兵器。

    赵齐天已经连续喝了好几天的‘西北风’了,这要是随便弄一件儿来,或许也能够修炼一晚上的。

    “血魔老儿,这月黑风高的嘛呢?跟你的小弟子一起赏月啊?”宁尘子目光藐视着血魔老祖狂傲的笑道。

    宁尘子居然把王小羽看做成了血魔老祖的弟子!

    这误会好像是会要命的啊。

    血魔老祖眼神愤怒的看着宁尘子咬牙道“宁尘子,你还真是阴魂不散,若不是我旧伤未愈,能容你这么嚣张?”

    “哈哈哈哈……”宁尘子顿时一声狂笑“血魔老儿,你打不过我是不是想笑死我?你的旧伤还不是老子上次给揍的?上次要不是你跑的快,现在恐怕骨头渣都被野狗给舔干净了吧?”

    这个宁尘子,嘴还真不是一般的毒,直接一巴掌打脸血魔老祖。

    血魔老祖咬了咬牙,他身上裹着的黑袍瞬间膨胀起来,四周所弥漫的黑雾眨眼之间凝聚一团。

    宁尘子看着血魔老祖准备动手的样子,却浑然不动,继续狂笑道“怎么,这就急眼了?没有点临终遗言什么的吗?要不然你跪下来给老子嗑一个响头,老子留你一个全尸?”

    “其实我一直都感觉你们血魔宗真是悲哀至极,就拿比你来说吧,苟且偷生的修炼了一百多年,平日混的还不如一只野狗,白天不见天日也就算了,晚上出来赏一下月,说不定都要被诛杀,真搞不懂你们血魔宗是怎么撑到现在数千年的,并且还一直都有些傻乎乎的小娃娃加入你们血魔宗。”

    说着话,宁尘子把目光朝着旁边的王小羽的身上扫视了一下。

    王小羽被宁尘子这一个目光扫视,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同时心里犯嘀咕“这货……话是真多!”

    血魔老祖貌似也受不了宁尘子的这种哔哔赖赖,他直接一声嘶叫,霎时间漫天黑雾朝着宁尘子笼罩而去。

    宁尘子直接拔剑“血魔老儿,你这百年来屠杀生灵无数,今日我就代表天道,以你祭天!”

    说话间,宁尘子拔出的一柄长剑,这长剑瞬间爆发出刺目剑光,在宁尘子的一招剑式之下形成无数虚影,这漆黑之夜瞬间亮如白昼,直朝着笼罩而来的黑雾强势的压盖过去。

    “这……真的是把好剑!”赵齐天贪婪的咽了口吐沫。

    唰唰唰……百道剑光虚影瞬间斩破黑雾,血魔老祖直接露出本尊。

    紧接着那百道剑光化成一剑,朝着血魔老祖的胸口直刺而去,同时还能听到宁尘子的狂笑“血魔老儿,今天就算你浑身长满腿,你他娘的也不可能再逃不出老子的手掌心!”

    嘶……血魔老祖愤怒的发出一声嘶叫,却已经来不及躲避宁尘子这快速一剑。

    锵,宁尘子这一剑刺在血魔老祖的胸口,但却没有刺入血魔老祖的身体,而是发出一声金属的震响。

    血魔老祖直接被强大的剑气振飞出去,狂喷一口殷红的鲜血,狠狠的砸在地上,从他那宽大的黑袍黑掉落出一件被剑刺破的黑色甲胄。

    宁尘子收剑,目光看向从血魔老祖的黑袍内掉出的残破甲胄,眉头一皱旋即又大声讥笑道“哈哈……血魔老儿,我说你怎么瘦的跟个柴狗一样,还穿了这么大一件黑袍,原来黑袍里还藏着一件甲胄,你们血魔宗果然是苟中之苟啊!哈哈……哈哈……”

    宁尘子这话,同样也破解了王小羽心中的疑惑。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血魔老祖黑袍内的这件甲胄帮他当了宁尘子一剑,他可能已经死了。

    但是按照这种情况来看,血魔老祖死是必然的,不过也就是多撑了几秒钟而已。

    血魔老祖连吐了几口鲜血之后,诡谲的朝着旁边的王小羽看了一眼。

    精明的王小羽立刻就读懂了血魔老祖眼神的意思。

    他想让自己拿出嗜血魔刀帮他。

    这根本不可能!

    王小羽可没有疯,嗜血魔刀要是一拿出来,自己死的可能比血魔老祖都要惨。

    宁尘子自然也看出了血魔老祖和王小羽的对视,他不紧不慢的笑道“呦,你们师徒二人这是来个临死诀别吗?真是试师徒情深啊?你们要是真的有这么一点人性,也不至于拿人精血来修炼吧?”

    “既然你们真的如此师徒情深,那本尊我勉强做个好事,你们师徒俩挨近一点,本尊一剑把你们串在一起!”

    听宁尘子这话,王小羽就真的忍不住了,目视着宁尘子开口解释道“我不是这老头儿的弟子,我是护龙城王家的弟子!师承玄武宗!”

    “玄武宗?”

    宁尘子一听王小羽这话,眉头微不可查的一挑,旋即又冷笑道“好小子,为了活命连你这个师傅都不要了,你在侮辱我智商?玄武宗的附属门下弟子跟血魔老儿一起在这儿赏月?就算你真的是玄武宗附属门下弟子,本尊我也要替玄武宗清理门户!”

    呃……

    王小羽眼睛一瞪,一时语塞。

    宁尘子还真的以为王小羽和血魔老祖在这里赏月?

    这尼玛还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噗……

    也就是在这时,血魔老祖突然又喷了一大口鲜血。

    王小羽朝着旁边的血魔老祖看过去。

    这老东西,不愧是以精血修炼的,居然这么多血,还在不停的往外喷。

    但是血魔老祖喷的这一大口鲜血却诡谲的形成一片血雾。

    “血魔诛杀阵”

    血魔老祖张开血口,一声狰狞大吼。

    随着血魔老祖这一声大吼,那一片血雾洒地之后,瞬间在地面形成一张猩红的血网。

    血魔老祖居然还藏着绝招呢。

    但宁尘子却依然表情轻松,浑然屹立在这阵法当中,翘着嘴角笑道“血魔老儿,难道上次的教训你这么快就忘了吗?你消耗精血布下的这个什么血魔诛杀阵顶多也就对我控制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本尊我站着不动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都奈何不了我啊!”

    “给我破!”

    话说罢,宁尘子直接一剑插入地面,瞬间周围犹如风起云涌之势。

    宁尘子这是在破阵!

    王小羽瞬间明白血魔老祖布下这血魔诛杀阵的目的,这是给自己制造动手拔刀的机会。

    宁尘子刚才自己都说了,他破这血魔诛杀阵只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

    而这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本来王小羽不想动手,可情况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王小羽也来不及再去细想,只是凭着内心的感觉,直接就朝着正在破阵的宁尘子冲了过去。

    “小娃娃,临死之前还想在蹦跶一下吗?”

    宁尘子只是轻佻的瞟了一眼朝他冲过来的王小羽,继续破阵,并没有理会。

    因为宁尘子刚到这里就看出了王小羽武师一层的实力,任由他怎么蹦跶,根本不可能伤的了自己分毫。

    也就是王小羽即将冲到宁尘子面前之际,王小羽突然手掌一开,赵齐天给与默契配合,直接把嗜血魔刀交到王小羽的手上。

    “呀……喝……”

    嗜血魔刀出现之际,王小羽咬牙一声怒喝,朝着宁尘子当头劈下。

    “这……是什么?”宁尘子看到王小羽突然出现在手中,并且朝着自己当头劈下的嗜血魔刀,猛地也是吓了一跳。

    因为嗜血魔刀所透露的戾气让宁尘子内心感觉到了阴森和恐惧。

    所以宁尘子这时立即放弃破阵,可脚下却被血魔诛杀阵所牵制,只能原地不动微微侧身。

    嗜血魔刀落下,直接斩在了宁尘子的肩膀上。

    接下来赵齐天亲眼看到了让自己倒吸一口凉气的恐怖一幕。

    王小羽手中的嗜血魔刀沾染了宁尘子的血液,瞬间疯狂吸噬。

    几乎是一眨眼,刀下的宁尘子直接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宁尘子这应该是死于话多。

    如果他刚才不说出脚下的血魔诛杀阵只能控制他行动的弊端。

    王小羽说不定不会冲过去砍下这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