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仙途 > 第六十九章 踪迹
    有了白无常的保证,王乾暂时安心了不少,和其说了自己暂时住的地方,又去城里买了点吃食回了山神庙。

    王乾提着包裹,刚刚走进山神庙,里面传来一道警惕的声音,“什么人?!”

    王乾脚步顿了一下,径直走了门内,只见自己平日住的地方被一行五人给占了,五人穿着他曾经见过的刑捕司的衣服。

    “我住在这里,你们是什么人?”王乾指了指他们坐着的地方说道。

    “住在这里?”还是先前出声的那个人,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壮汉,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王乾几眼,狐疑地问道。

    “没错。”王乾平静地回道。

    中年壮汉冷笑两声,“倒是好借口,不过你莫不是以为我们是傻子?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又衣物整洁,怎么也不像是住在这里的人。”

    王乾自顾走到一边的空地,放下包裹,“我喜欢,犯法么?”

    “你……”中年壮汉还想说些什么,被后面一个儒雅中年人打断了,“黑子!”

    黑子顿时焉了下来,不再说话。

    儒雅的中年人冲着王乾抱拳道:“我等因为公务途径此地,在此借宿一宿,还望公子行个方便。”

    “公子?”王乾愣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他,随即摆了摆手,“我也不是这里的主人,你们随意。”

    儒雅中年人点了点头,招呼其他人挪了个位置,把王乾的住处还给了他。

    这个时候,王乾才看到几人身后还躺着一个被麻布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上面还用粗麻绳和细铁链捆着,只剩下鼻子露在外面,其腹部微微起伏,显然还活着。

    王乾只是瞄了两眼,便不再多看,省得引起误会,拎着自己的包裹回到自己平日里住着的地方。

    “公子,不知可否匀些干草?”儒雅中年人等两边换好了位置,过来问道。

    “自己拿。”王乾为了舒服点,床铺下的干草甚是厚,匀一些给他们倒也无妨。

    “陈安在这里谢过公子了。”陈安再次抱拳说道。

    黑子在陈安的招呼下,从王乾这里抱了一些干草回去,在地上铺好。

    王乾和那边也没什么话说,各自沉默下来。

    “大人,我看这小子鬼鬼祟祟的,不像个好人,会住在这种破庙里的人,哪里会像他这样?”黑子看了王乾一眼,压低声音在陈安耳边说道。

    陈安瞪了黑子一眼,“世间奇人多了去了,你不要惹事。”

    “奇人?就他?”黑子表情夸张地看了一眼在那吃着包子的王乾。

    “说了你多少次了,不要以貌取人,这个少年直到走到了门前我们才发现,你就没觉得不对劲?”

    黑子愣了一下,露出惊讶之色,“高手?”

    “我等刑捕,眼力听力最是重要,所练视听功也是以此见长,就是那江湖一流的高手也不可能欺近我三丈之内还不被我发现,但是直到你看到他的时候,我才发现他。”陈安颇为忌惮地看了王乾一眼。

    “不可能吧?他才多大?”黑子满脸的不可置信。

    “驻颜有术的人也是有的,莫要招惹他就行,凭他的手段断不可能跟那些人有关。”

    黑子点了点头,不再说话,陈安又一一提醒了其他人。

    王乾在一边将他们的谈话听得轻轻楚楚,有些无语地摸了下自己脸庞,“怎么自己就成了老怪物了。”

    王乾到达山神庙的时候,天色已经是不晚了,没一会儿,天色变黑了下来,山神庙内升起两堆火,陈安几人将随身带的饼烤热就着水囊中的水吃了起来。

    王乾解开自己的包裹,拿出一些卤猪肉,“你们要不要来点?”

    黑子的喉结快速耸动了两下,然后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另外三人也表现不一,唯有陈安面不改色,带着礼貌的微笑拒绝道:“不了,谢谢公子好意,我等吃饱了。”

    说完,陈安悄悄踢了黑子一下,后者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王乾也只是随口一说,见状点了点头,自顾吃了起来。随着修为的精进,他倒是对食物的依赖比较少了,每日吃上一点就行,只是这口舌之欲还戒不掉。

    从回了山神庙,王乾的嘴几乎就没停过,他买的吃食中有一些只能当天吃掉,否则隔天就馊了,不过,其中绝大部分的食物被转化为了精气储存在了下丹田之中。

    黑子自从听了陈安的话,一直分心观察着王乾,心中暗暗咋舌,“果然是怪物啊,这吃了个把时辰了,都没见他吃饱。”

    到了戌时末左右,陈安那边安排好守夜的人次,各自休息,王乾因为有着外人在,也没有修炼,将不易储存的食物吃完,直接就睡去了。

    到了后半夜,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唤声在王乾耳边响起,他警惕地睁开双眼,先是瞄了一眼陈安那边,此时守夜的是两个年轻点的人。

    见陈安那边没什么异常,王乾这才将目光看向其他地方,在一般人视野中看不见的地方,一名阴差正拱手站在王乾的身边。

    王乾不想惊动陈安等人,闭上眼睛,心念一动,出了窍。

    那名阴差吓了一跳,然后才反应过来,看着比自己还凝实的王乾的魂魄,心中的敬畏更深了。

    “王爷,白爷让我告诉您有消息了,在清水县十里村那边前些日子死了一个人,到阴司哭诉乃是被鬼怪所害,据其所言,应是那画皮鬼无疑。”

    “叫我王乾就行了。”王乾被阴差的称呼弄得浑身不自在。

    “好的,王爷。”阴差恭敬如旧。

    王乾撇了撇嘴,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当务之急是找到画皮鬼,“确定了?什么时候?它还在那么?”

    “十天前,在不在不知道,不过根据上一个状告画皮鬼的人来看,两者之间间隔了半个月,此时当是转移了,白爷让我转告您,可以循着十里村那边向周边找找,我们这边也会时刻留意的。”

    王乾沉吟了一下,虽然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但是好歹有了眉目,“我知道了,替我谢谢谢大哥。”

    阴差应了一声,告辞离开了。

    灵魂归了窍,王乾无心再睡,干脆坐起了身,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乾这边的动静惊动了陈安那边守夜的两人,两人颇为紧张地看着王乾,等确定其没什么特别的举动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山神庙外,月光如水,倾泻而下,给周围的一切镀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光晕,几道穿着夜行服的身影匍匐在林间的阴影中,悄悄地向着夜色中的山神庙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