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扛着AK闯大明 > 第900章 资本剥削(第三更)
    泉州府晋江安平镇本来只是一篇荒芜的海滩,郑芝龙将此地设为郑家老巢并依托雄厚的财力大肆建造豪宅。

    其中包括郑芝龙自己的,也包括其十八个把兄弟的,只不过后来郑芝龙将把兄弟们几乎杀了个干净,最后又被朝廷逼迫的举家逃往南洋。

    而最终这片后世人眼中的别墅区,就成了刘鸿渐的私人领地。

    安平镇本就不大,再加上郑家人全部迁移走,这里十分的清静。

    刘鸿渐雇佣了几十个丫鬟打扫院落并侍候小四和小五两个老婆,又知会泉州总兵秦佐明派了一个千人队日夜轮值。

    “哇,爹爹,好气派的院子!”小女儿凌雨蹦蹦跳跳的拍着手道。

    “哼哼,小雨你爹爹定然是贪污了,不过不要怕,只要你爹爹肯娶我,我就不会去告发他。”昭仁拉着其其格也是饶有兴致的边欣赏着院子,边对小雨道。

    小雨才刚刚五岁哪里知道昭仁是在吓唬她,吓的她赶紧去拉住刘鸿渐的衣角。

    “爹爹,你娶昭仁姐姐,就不用坐牢了。”小雨小脸上充满担忧,但仍旧认真的道。

    “不对不对,要叫姨母,我可是比你大六岁!”昭仁立即纠正道。

    刘鸿渐懒得理睬这小妖精,左右揽着孙秀秀和坤兴就进了院子,杨雪则抱着凌云招呼着一群小屁孩儿也跟着进了院子。

    门口的侍卫自然认得刘鸿渐,待进去后众女才便觉入了另一番天地。

    安平镇毗邻大海,外头的景致实在不敢恭维,可入了豪宅后发现宅院内依山傍水、四处皆是青草和花卉,不远处的湖泊中绿荷点点,小湖中又有石亭一座,一副江南春之景象。

    不多时董小宛扶着李香君迎来,李香君怀里还抱着已经两个多月的女儿。

    刘鸿渐与二女才聊了没两句,就被冷落在了一旁。

    孙秀秀给李香君讲着如何照顾小孩儿,杨雪则一直抱着还在襁褓中的小女儿晃悠,坤兴则默默的将随行带来的礼物拿了出来。

    刘鸿渐给第三个女儿取名凌双,李香君很满意这个名字,一群大小女子就对着才两个月大的女娃开始双儿双儿的叫个不听。

    刘鸿渐也插不上什么话,干脆打了个招呼去泉州寻摸秦佐明唠嗑了。

    自收复台湾后,原泉州总兵秦拱明就被调派去了台湾维稳,而其弟秦佐明则接任泉州总兵负责泉州地区海防。

    刘鸿渐的到来着实令秦佐明大吃一鲸,石柱一战多亏刘鸿渐方能力挽狂澜,刘鸿渐于秦家既有救命之恩也有知遇之恩。

    幸赖刘鸿渐的举荐,秦氏、马氏两门才得以在各地立足。

    两年未见秦佐明见到刘鸿渐当头便跪倒行礼,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刘鸿渐便开始询问起外海的情况来。

    “王爷,虽然荷兰人的战舰撤走了,但大明的商船仍旧不敢走原有航线,饶是如此仍然不时有咱大明的商船被荷兰人劫掠。

    卑职遵从朝廷的命令只在炮台区防敌,但每每听闻又有商船被拿红毛强盗劫掠,卑职心里就气愤!”秦佐明提起荷兰人就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足见其对荷兰人之恨。

    “呵呵,为将者不可贪一时之爽,这一点你还与你兄长差了些,不过荷兰人也嚣张不了多久了。”刘鸿渐脸色平静的道。

    作为上位者他见多了国与国之间的恩怨,并且他心里清楚不能急于一时的得失,他总会教荷兰人将吃到肚子里的全部吐出来,而且用不了多长时间,最迟也就是今岁冬季。

    首先是因为北洋水师需要适应最新型的战列舰,其次是冬季的季风有利于北洋水师进攻南洋。

    刘鸿渐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而且既然打,就想要一次击垮对手,所以他更懂得隐忍。

    秦佐明也只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见刘鸿渐心中早已有了定意也不再此事上再多聊,只是却又说了另外一件他比较担忧的事。

    “大人,有件事卑职不知该不该讲。”秦佐明欲言又止的道。

    “支支吾吾的哪里像武将的做派,说吧,什么事儿如此犹豫,是不是又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刘鸿渐调侃道。

    秦佐明与其性子差不多算是个直男,这厮的婆娘还是刘鸿渐帮其搞定的,当时也是看上了南京一个户部主事家的闺女却又担心被拒。

    毕竟那时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游击,游击在五品的文官面前还是显得有点卑微,但有刘鸿渐出面,户部主事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而且后来秦佐明靠着军功一路升到了总兵才算是扬眉吐气。

    “卑职觉得那些商人太可恶了,他们让那些工人没日没夜的做工,几乎每个月都会有累死人的情况出现。

    这事儿本不该卑职置喙,可各地的知府、知县都置若罔闻,那些工人的家属死了人也没有赔偿,可怜的不行!”秦佐明控诉道。

    “竟还有这等事吗?”刘鸿渐听完大吃一鲸。

    西山商合下就开着上百个工坊、店铺,固定雇员就有四万多,刘鸿渐虽然身为西山商合的大股东,但对于底层工人的状况却丝毫未知。

    只不过他指认的责任人一般都比较公允,他也从未听说西山商合有累死工人的情况产生。

    以至于后入为主的刘鸿渐还以为天下的工坊都一般样子,奈何刘鸿渐低估了商人的本性。

    商人逐利,最初的资本主义崛起对外靠殖民、对内靠剥削,而对内的剥削最明显就是体现在做工时长上,反正一天就是那么多钱,商人恨不得让工人一天都待在工坊里做工。

    “千真万确,尤其是泉州城内的张家,那张浩林仗着妹夫是泉州知府,在泉州城外开设了个采石作坊,专门为富人家供应打磨好的花岗岩石料。

    但这张浩林蛇蝎心肠,竟让工人们日夜不停的做工,一天只准休息两个时辰不到,每个月都有人累死!”

    “可恶!难道这些工人不会离开这家作坊吗?”刘鸿渐怒道。

    “没人不想离开,但张浩林在招工时便订立了文书,倘若文书期限未满辞工的话,要赔付东家一笔不菲的赔偿,工人们哪里有那么多银钱?”

    秦佐明本来知道的也不是那么详细,还是他手下的一个亲卫,其亲戚的家属曾遭遇这等不幸之事才算是有了确切的了解。

    “霸王条款!”刘鸿渐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继而站起了身。

    “走!带本王去张家那采石作坊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