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全能仙尊 > 第一百一十四章:谈判
    楚天脚步一停,跟青铜俑对上了视线。

    两只黑铁犬发出了威胁的低吼声,铁腥味一阵阵涌来,熏人欲死。

    特别是对于如此微小体型的楚天和叶天心来说。

    看到这样子的楚天,青铜俑像是一点都不意外,放弃了面前的安雪君,朝着两人走来。

    不得不说,青铜俑的结构非常神奇,如果动作十分缓慢的话,反而会响起嘎吱嘎吱、咔嚓咔嚓的关节声响,但如果正常行动,或是快速动作的话,反而没了那些嘈杂的声音。

    叶天心咬住了嘴唇,跟楚天并排站在了一起。

    楚天却是笑容微微,拉住了叶天心的手。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再往前。”他说。

    青铜俑和黑铁犬的脚步并未停下,一如既往,反而是脚步声越近,带起的风声便越大,吹得叶天心的鬓发向后扬起。

    所以楚天又补充了一句,“要知道,诞生一个意识是多么不容易……我想这个意识一定非常想修练,想脱离这副身躯,想要走出这个墓穴,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你说是不说?”

    青铜俑的步伐倏然停住了,黑铁犬却是差点没停住脚步,连忙退了回去。

    乍一看,跟猎人狩猎带着的猎犬没什么区别。

    幽幽的红光在波动,像是在迟疑。

    “来广陵王墓穴的人一定不少,甚至还有修仙者来过,只不过都被你……吃掉了,就像是吃掉你的同伴,那些傀儡人偶一样,哦,还有这墓穴里头的凡是带灵气真元的物质,对不对?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一定很向往,但是那些修仙者好像不是很友好,你又很害怕,我想,如果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问题的话,那一定就是修练了。

    只有自身变强,只有脱离这僵硬的躯壳,你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出去游玩,看看花花世界了,对不对?”

    楚天不紧不慢地说着,像是在讲一个故事似的,而青铜俑双目中的虹光在疯狂波动着,像是上下跳动的心率图似的。

    连旁边的叶天心都惊讶地看着楚天,又看看眼前的青铜俑,不过她忍住了自己的疑问。

    之前一通检查,不是没有结果的。

    偌大的墓室,好歹是一代广陵王,竟然没有任何灵气真元痕迹存留,简直就是荒唐。

    假如只是时间的流逝,不足以将这些痕迹抹得干干净净。

    唯独人为,或者有神智的生命主动“吃”掉了这些痕迹。

    再加上,中室和左右耳室中存在着许多破损的人偶傀儡,检查清楚了上面的伤口豁口,楚天便心中有底了。

    广陵王作为修仙者的手段很是高超,居然在人偶傀儡青铜俑身体里创造出了最初的一点意识,用来拱卫自己的陵墓。

    然而,可惜的是,这些意识在经历岁月之后,逐渐发展壮大,一边吞噬汲取着陵墓内的灵气真元,吃掉了一切有用的物质,一边开始对彼此产生的歹意。

    一开始可能只是游戏、较量等等,但是到后来,沦落为了战斗、战争,乃至屠杀。

    具体的情况已经无从可想了,光是看那些伤口的触目惊心,便知道恐怖之处。

    很多年后,这座墓穴当中只剩下了一尊青铜俑,当然还有没什么意识的黑铁犬。

    将能吃的都吃完之后,青铜俑便孤单起来。

    意识在没有成型之前是不会体会到孤单这种感觉的,但是当它成型之后,孤单的感觉就自然而然来到了它的心间。

    可能在后来的岁月中,青铜俑尝试出去过,尝试把外面的人引进来研究一番——肯定也有倒霉的盗墓贼和寻宝的修仙者过来,结果实力不足,或者被青铜俑的伪装蒙蔽了。

    青铜俑最终选择了留在广陵王墓穴中。

    楚天推测它是害怕。

    如果不害怕,那它早就不在这里了,有价值的东西都被吃干抹尽,留在这里并没什么意义,反而因为是一处墓穴,容易引来觊觎。

    因为害怕,所以它不敢乱跑,这里是它最熟悉的地方。

    甚至还有广陵王的部分机关作为庇佑。

    但是除了害怕,它肯定也有其它的意识,譬如说修练变强,譬如说脱离这副青铜俑的身躯。

    跟人类不同,人类的意识诞生于肉体之上,也依附于肉体之上,没有了肉体,意识无处留存。

    但是青铜俑的意识,则是被广陵王用莫大手段硬塞进青铜俑的——就连楚天,都不清楚这种手法是什么,只是听谣传有过这种神魔手段。

    据此判断,广陵王必定不是无名之辈!

    “不过你别多想,我帮不了你这么多。”

    楚天没等青铜俑回过神来,耸耸肩道,“我只能给你一点点建议,帮你缩短这段时间。

    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我们可以达成协议,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如果你不接受的话,那你就要准备好在这个孤独黑暗的地方再呆几十几百年罢!”

    他一口气将计划说了出来。

    虽然楚天不知道青铜俑的意识如何诞生,但是对于这种妖怪之物如何修练倒是有几分经验。

    青铜俑抬起头,又垂下头,红光波动慢慢停止。

    当啷!

    匕首坠地。

    黑铁犬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自觉走向了墙壁。

    墙壁上有大小如人头一般的大洞,黑铁犬向其中一跃,便如同液体一般化成了洞口的形状,连体积都缩小了不少,嵌合进了墙壁之中。

    贴合,完整。

    楚天松了口气。

    在进来之前,他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而眼下的情况,则是属于比较好的哪一种,能不能说服青铜俑,他有着七成把握。

    至于剩下的三成,只能听天由命了。

    青铜俑幽幽的红光注视着楚天,像是等待着他的话。

    “我要先看看她的情况。”

    楚天说着,向晕过去的女孩走去。

    青铜俑并没有表达出意见,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女孩的情况,不是很好。

    她裸露出来的皮肤,几乎都已经成为了黑色,那些都是皮下肌肉和血管坏死的表现,气血极度澎湃,澎湃到了身体都无法接受的地步,从经脉影响到了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