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穿越之殇情 > 第二十八章 朝廷来人
    秦倾宇第一批盐,仅仅三日便被抢购一空,而收获的巨额财富,让秦倾宇大吃一惊!

    虽然料到了会大赚,却没想到仅仅第一次就赚的如此之多,海盐的晒制平均七天产一次,照这个速度,恐怕自己不需多久便富可敌国!

    喜悦过后,秦倾宇也一阵担忧,楚国不会坐视不管的,不可能任由自己比朝廷富有!

    眼下自己势单力薄,不宜与朝廷撕破脸,若朝廷采取手段,自己难免要妥协。

    “砰砰砰”

    敲门声打断了秦倾宇思绪。

    “进来。”

    “庄主,朝廷来人了,此刻在正厅等候。”

    秦倾宇一惊,行动如此快,这才七日左右,竟已派人前来?

    可眼下顾婉君未在庄中,自己才八岁,不便露面。

    想了想,秦倾宇决定易容,便吩咐庄中弟子:“上茶点招待,告诉贵客,秦某身有不便,一炷香后前往。”

    “是,庄主。”

    一炷香后

    秦倾宇看着镜中自己,已然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少年,秦倾宇不想过于出彩,便将容貌丑化。

    满意的点点头:“忽略行动颇有不便,这易容术还算实用。”

    这句话若是让千百面听到,肯定气的跳脚,把一个八岁孩童易容成少年模样,还想要怎么完美!

    秦倾宇适应了下,迈步走向正厅。

    行至正厅,却见厅中搁置着一个软轿,面露疑惑,这人竟不以真身相见,当真傲慢。

    楚惜言透过轿帘,隐约看到一个极其普通的少年,面色未变,她不会以貌取人,并未因此看轻对方。

    秦倾宇落座后,淡淡的说道:“贵客来访,秦某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楚惜言怔了片刻,这声音竟透露出尊贵的感觉!

    “无妨,我来此,是与你商谈海盐之事。”

    秦倾宇眉头一皱,这声音可真冷,不过对方性格很合他心意,不啰嗦,没有虚伪客套,直奔主题。

    “既然如此,便给出你的方案。”

    “客从主便,说说你的要求。”

    “秦某一介商人,自然以利益为重。”

    楚惜言沉默片刻道:“但你也明白,朝廷不会由你一家独大。”

    “秦某要求已经说了,既然姑娘无法接受,便说说你能开出的条件吧。”

    “你与我朝,三七利益。”

    秦倾宇不屑的一晒:“姑娘是想说,我三你七是吗?”

    楚惜言默认。

    “那就没得谈了,朝廷欺人太甚,三成秦某本钱都收不回来,如何生存?”

    “既然利益无法分均,那只有第二个选择了。”

    “愿闻其详。”

    “将价格减半,售与朝廷,这已经是底线了,秦庄主慎重考虑!”

    秦倾宇心思电转,这个不露面的女人,恐怕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将盐控制在朝廷手中!

    给出三七分利,定然猜中自己会拒绝,此刻提出收购,就算减半,也比三七赚得多,她是算准了自己不会与朝廷撕破脸。

    好可怕的心计!

    “秦某只有一个要求。”

    楚惜言皱了皱眉:“讲。”

    “朝廷售与百姓时不得将价格提升。”

    楚惜言双目一亮,淡淡的问道:“为何?”

    “百姓穷苦,盐乃不可或缺之物,秦某定价,是百姓都能接受的,若是提升价格,恐百姓无力承担。”

    楚惜言嘴角扬起,此人有爱民之心,倒是个不可多得的仁将!

    “秦庄主都懂得体谅百姓,我楚国怎会不懂?”

    “如此甚好。”

    “阿离,将文书呈给秦庄主。”

    “喏。”

    秦倾宇眯了眯眼睛,文书都准备好了,这女人…

    接过文书,盖上印章后还给侍女。

    秦倾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楚惜言见秦倾宇端茶送客之意,便出声道:“文书已签,我就不打扰秦庄主了,若是秦庄主有意,可来朝中任职,朝廷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哈哈,秦某谢过姑娘了。”

    送走朝廷中人后,秦倾宇闭目沉思。

    来人身份不低,却不以真面目相见,甚至连面都未露。这是何意?难道怕泄露身份?

    可既是朝中来人,又怎会怕泄露身份

    顾婉君回来后,秦倾宇还在皱眉苦思。

    顾婉君一进大厅,便见到一个陌生男子端坐大厅中,垂着头似乎在想什么。

    疑惑的问道:“公子是何人?”

    秦倾宇一愣,才想起顾婉君未见过易容后的自己,但此刻疑惑重重,没有心思逗弄她,于是坦白:“婉君,是我。”

    顾婉君惊悚的看着秦倾宇:“你是吃了生长药吗?几个时辰就长到了这么大?!”

    秦倾宇刚要说话,顾婉君调侃的打断:“话说你长大后的样子额好丑!”

    秦倾宇俊脸一黑:“这是易容术,并未长大。”

    顾婉君恍然,随后蓦的压低声音:“倾宇…你易容成这样子,莫非是诱拐某家姑娘了?”

    “休要胡言!方才朝中来人,我真身不便接待,只能出此下策了。”

    听闻朝廷来人,顾婉君收起轻浮,正色道:“结果如何?”

    “朝廷要求我们的盐只能售给朝廷,而价格是售给百姓的一半。”

    “你接受了?”

    “嗯,这结果还在承受范围内,并且我提出要求,朝廷不得抬高盐价售与普通百姓。”

    顾婉君伸手摸了摸秦倾宇的头:“你决定就好。”

    顿了顿又道:“倾宇是个很温柔的人呢,若不为百姓,大可以提出其他要求。”

    秦倾宇不置可否:“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何必在穷苦百姓身上谋利?”

    “可之前卖给百姓,也不过四文钱一包,如今减半,岂不是只有两文?”

    “婉君不要小看这两文,海水之中的盐,取之不尽,过不了多久,各国都会得知盐的问世,到时卖的盐量,将会庞大到你无法想象。”

    “那姐姐我就拭目以待咯~”

    “我先去沐浴,撤了易容术,如此模样,实在是别扭至极。”

    “咯咯咯,倾宇还是这样子最适合你,才不会给姐姐一种妖孽的感觉。”顾婉君调笑的道。

    秦倾宇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婉君若有所思的看着秦倾宇背影:“易容术吗?还真是神奇,竟然能将一个人的身高外貌全部改变!”

    秦倾宇卸掉易容术后,便去庄后查看那些孤儿,刚一踏进后庄,清脆的背书声响起,只见参差不齐的孩子们,认认真真跟着夫子背诵课文。

    满意的点点头,这些孤儿很是让人省心,完全不用督促,大概怕表现不好,被赶出归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