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离珠 > 第 490 章 此时心断绝
    可是,没过多一会儿,陈太妃微微闭了闭眼,做了个深呼吸,再睁开眼时,僵硬的脸色便缓了下来,甚至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仙霞宫偏殿早就僻成了佛堂。妾身便把余氏姐妹二人安排在了那里。以后妾身等三个日夜礼佛,求告天地,保佑大夏国泰民安,保佑太后益寿延年,保佑陛下励精图治,成为千古圣君。”

    “既然人已经接进宫了,就带过来给哀家看看吧。”沈太后低头看着自己的袖子边上露出了十指尖尖,大红色的蔻丹是昨天刚刚涂好的,显得格外,艳丽。

    可是已经站起身来的陈太妃却不买她的帐“妾身也说了要带她们来,可这两个孩子现在风鬟雾鬓、憔悴支离的,羞怯胆小得很。从进了仙霞宫偏殿,就躲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到现在还没看过正殿呢。”

    “这么说,想来是厌弃我这个老太婆了”沈太后的眼睛眯了起来,坐直了脊背,定定地看着陈太妃。

    一身素衣的陈太妃忽然掩唇一笑,本未勾画的桃花眼竟比浓妆时还要娇媚三分,声音也再度成了娇滴滴百转莺啼一般

    “其实刚才妾身忘了告诉太后您老人家一句,妾身接了余氏姐妹入宫之后,先跟陛下招呼了一声。

    “陛下宽厚慈爱,特意说了,要看在离珠的面子上,允许余氏姐妹闭门修行,可以谁都不见。这个谁,甚至都包括妾身这个仙霞宫的主人,和皇后娘娘,以及,太后娘娘您呢”

    所以,其实,永熹帝已经跟那两个妖孽照过面了,甚至,有可能,已经

    沈沉腾地跳了起来,高声冷笑“怎么当年一个月去幽州军器所逛七八回的五小娘子、六小娘子,一辈子都不知道羞怯二字怎么写的人

    “不过首告一个谋逆,余家贪天之功也就算了;如今不过是因了太妃娘娘静极思动,她们傲上竟傲到太后跟前来了

    “还是打算在皇帝陛下和太后、皇后之间好生挑拨挑拨,令两宫生隙”

    “啊哟哟这离珠郡主的一张嘴哟,真是欲加之罪呢那两个说到底,跟你可是一条血脉,你这个,相煎何太急啊”

    陈太妃轻飘飘地就要把罪名往回推。

    沈沉冷笑一声“太妃这话,是说她们二人果然有这个意思了”

    “这可不是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她们二人是这个意思了人家两个是胆小而已”陈太妃只得先替余绾余绯辩解。

    沈沉插了一只手在腰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说呢她们二人虽然既蠢且坏,却还有三分眼色,该知道这宫里的女人里,太后娘娘最为尊崇。

    “既然她们没这个意思,那就是你陈太妃的意思了

    “先前咱们还说,大夏京城一桩桩事情,扯到最后都扯到了陈太妃你的头上。怎么,如今竟就这样当着咱们的面儿,亲手送个佐证过来

    “您非说您接人进宫是请了皇兄的旨意,进了宫不让她们出门还是皇兄的旨意,我倒要请了皇兄来验一验此话的真假”

    说着,便直接命又新“去请陛下来”

    又新忙看沈太后,却见沈太后就似睡着了一般,低着头垂着眼,一动不动。

    这就是默许了。

    又新答应一声,转身往外走。

    陈太妃却知道,若是真把永熹帝请来,只怕他是不敢承认的,到时候自己反而要被问一个“欺君”,忙抿嘴笑道“罢了罢了。不过就是我说了你两句,你看看你急得”

    对着沈太后叉手欠身道歉“妾身刚才话说急了。那两个孩子刚进宫,胆子又小,规矩又荒疏,就进梨花殿实在是不像话。妾身今晚教一教,明儿个一早,必带了来给您请安。这样可好”

    既然肯送了人过来,沈太后也不想太过逼迫,嗯了一声,指着她道“你殿里住进去了两个外来的小娘子,难保宫里头不会闲言闲语地瞎传。为着大家耳根子清净,你顶好看好了门户既然是要为国祈福,那明天我见了人,就直接封宫吧”

    陈太妃脸色一变“封宫沈太后,你是要囚禁我么”

    说着话,陈太妃竟站直了身子,目光犀利,气场强大

    所以,其实,这才是陈太妃的真面目。

    沈沉眯了眼睛看她,突兀一声轻笑“太妃娘娘这个样子才对嘛

    “我一直都觉得,毕竟是南越国的公主,据说还是最出色的一位,怎么会那般浓妆艳抹、烟视媚行,丝毫不顾皇家的体统一般

    “如今瞧见您这样刚强硬气、寸土不让的,才觉得终于有个公主样子了。只是,让人不由得疑惑,那您之前那个模样,究竟是为了什么做出来的还一做就是数十年”

    说着,回头去看沈太后,满面的诧异神情“似乎,所图甚大”

    沈太后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淡淡地看着陈太妃,颔首道“哀家也正疑惑,不如陈氏你解释一下给哀家听听”

    “我今儿真是错得离谱,怎么能一起头儿就先得罪了离珠郡主的这张刚口,我可真是应付不来。罢罢罢,封宫而已,先帝走后,我那里跟封宫又有什么区别呢”

    陈太妃瞬间恢复了往日的做派,乔张做致,一走了之。

    可是,她一走,沈沉便沉默下去,悲愤得难以自已,大步回了偏殿,将众人都挡在门外,自己紧紧关上了房门,瘫坐在地上,放声痛哭

    皇兄,皇兄

    你怎的如此荒唐

    你见过余绾,她勾引过你,你动了心思,你一直惦记,她成了你的执念,你非要把她弄进宫,这还让人能够理解。

    可是,你怎么能一口气弄进来余家的两个姐妹

    名义上,自己可也是余家的女儿啊

    你让这个刚刚救了你性命的义妹的脸往哪儿搁

    你让自己以后跟皇后嫂嫂、跟母后娘娘,怎么相处

    而且,你竟然是让陈太妃来做这件事

    还让那姐妹二人住进了她的宫室

    这其中存的那个龌龊心思

    若是有朝一日这件事闹得天下皆知,就算你能厚着脸皮去见列祖列宗,难道你就不担心史册上对你的评价记载的

    皇兄,你太让人失望了

    你太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