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刚才跟谁聊呢,笑的那么甜蜜。”

    “刚才?”洛曼溪打开手机,调出一张照片,“我以前助理丁丁的宝宝,你看看是不是很可爱?”

    裴云熙瞥了一眼,“苏冶的孩子。”

    “对呀,你知道啊。”

    “苏冶是我高中同学,大学的时候他去了东京大学读医。”

    “啊?他进了东大医学部?那个号称最难考,几乎没有外国人能考进去的医学部?”

    “对,毕业后在那边临床脑外科两年,回国后竟然当起了整容医生,真是不可思议。”

    “我听厉子漠说是为了钱才搞整容的。”

    “拜托!东大毕业的医生,年薪至少百万,他怎么可能缺钱。”

    “那是因为什么?”

    “他不说,不过肯定不是因为钱。”

    “我倒是前两天感冒发烧,还是他给我看的病,现在想想真是大材小用了。”

    “医生给病人看病,哪有大材小用一说,能把病看好就行。”

    “也是。”

    裴云熙从车载冰箱里取了一瓶冷饮,扭开盖子递给洛曼溪。

    洛曼溪接过喝了一口。

    “话说你除了大学时的男朋友,就没有再谈过恋爱吗?”

    “等等,大学的男朋友认真的说,也不算是哦,我们连手都没牵过。”

    “不是吧?网上有一个叫汪环的,他说他是你的初恋,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他。”

    “啊……咳咳~”洛曼溪一口饮料差点儿喷出来。

    “看来是真的了。”

    “真你个头,手都没牵过,更别说其他的了。”

    “哈哈~想来也是,那么一个渣人,怎么配得上我的表妹。”

    “他就是沾些口头便宜,博关注的,这种人不用理会,你越理说不定越上劲。”

    “理了啊,不过不是我。是厉子漠那小子,本来汪环在公司里还是个管理层,因为大放厥词和你的恋情,工作丢了不说,连帝都都不能呆,回老家去了。”

    “……这就没必要了吧。算了,不说这些了,二姨她……”洛曼溪神色变得沉重。

    裴云熙也一瞬间沉默了下来,望着车窗外的繁华街景,没有了刚才见到洛曼溪时的轻松愉悦。

    “芊芊他们呢?”

    “他们在家里,为二姨守灵。”

    “唉,都怪我,如果二姨不是来帝都找我,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洛曼溪一脸内疚。

    “你别自责,跟你没有关系。而且,真要这么算的话,二姨在下棋输给爷爷后,就该遵守赌约不再去帝都。”

    “下棋?赌约?怎么回事。”

    ……

    裴家宗祠,灵堂内——

    洛芊芊跪在垫子上,一身孝服。

    想要玩手机,但裴家规矩,守灵时就要好好守着,什么也不能做,或可诵一段地藏经,帮助死者放开因果,消除业障,前往极乐世界。

    洛孝铭一直有老老实实的念经,现在都能背诵了。

    洛芊芊一开始有念经,到后来就放弃了,只是单纯跪着。

    越跪越无聊,“孝铭,你先别念了,陪我说个话。”

    “姐,你可以和妈妈说说话。后天一早她就要离开,咱们陪她的时间已经很少了。”说完,又开始念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