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药商 > 第十九章 三叔公
    “三叔公,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雪落的问候很是亲切,可脸上的笑意却十分敷衍。

    “老朽急得睡不着觉,所以就早点过来看看咯!怎么,大娘子是嫌老朽来的次数太多了?”白发老者头也不抬的继续往前走,一步一挪的,有些费力,看起来年纪应该有七十上下了。

    看老者走的艰难,雪落也丝毫没有要上去搀扶的意思,依然负手立于厅堂的门口,俯视着越来越近的一老一少,笑道:“雪落岂敢这样想!不过……三叔公您老又在为什么事情着急呢,可否说出来让雪落也听听?”

    “哼!明知故问!”三叔公这才停下脚步,抬头看了雪落一眼,同时用手里的拐杖重重的敲了敲地面,但很快,他的目光又移到了站在一旁正端着碗吃饭的高秦身上,语气有些恼怒的道:“这就是你前天晚上救回来的小子?”

    “嗯。”雪落点了点头,丝毫不避讳的道:“是我把他救回来的,村子里可能也有一些传言了,三叔公听到的那些……应该都是真的!”

    “传言?什么传言?”

    高秦手里拿着一块嚼到一半的鱼干,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可是谁也没有搭理他。

    “哎!”老者长长的叹了口气,脚下又开始动了,一边走一边语重心长的道:“落儿啊,你爹临终前托老朽照看着你,那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了,你说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如此不看重男女之防,竟然敢公然从外面带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回来,就算你救人心切,可你不能让李季去吗?你这样败坏自己的名声,还有谁敢娶你!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要我这一把老骨头的和你说这些呢……”

    就这样,眼前这位年迈的三叔公又进入了后世三姑六婆七大姨的劝婚模式中去了,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句啰嗦,不多不少,节奏明朗,只是他的声音很低沉,嗓子也是又干又沙哑,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堵着了一样,让人听着实在是难受。

    雪落就这样一直静静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直到他迈上石阶,停在厅堂门口后,她才轻轻叹了口气,道:“行了行了,三叔公您身体本来就不好,还是少说两句吧!这两年的确承蒙您老人家照顾了,但关于我的亲事,爹爹他生前好像也没托给您来管教吧?”

    在高秦的认知中,古代的家族制生产方式应该是格外重视礼数和尊敬长辈的,所以雪落这话,即便在理,但也说的很重了。

    老者听到这话,白色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随后抬起头来,眯着双眼看了看雪落的帷帽,但以他现在的眼神,应该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高秦就站在雪落身旁,与老者隔得也很近,见对方的目光慢慢移到了自己身上,并且被盯着看了许久之后,他也有些不自然了,一边将手里还剩下的半块鱼干塞到嘴里,一边往雪落身后挪了挪。

    看着高秦一直躲到了雪落身后,三叔公又歪着头盯了他片刻后,才一声叹息,道:“行了,先带我去给你爹上一炷香吧,再过不了几天就是你爹的祭日了,你当初答应我们的事情,也该有个答案了!”

    说完后,年迈的三叔公又杵着拐杖往厅堂中走去了,随后雪落也轻轻叹了口气,看了高秦两眼,才跟了过去。

    至于高秦,他很自觉,知道那不是自己能去的地方,所以一边看着雪落离去的背影,一边拿起碗里的又一块鱼干,咬了一大口。

    “这鱼干还有没有?”过了没多久,高秦就将空碗递到了雪凝儿身前。

    “没有了!”雪凝儿瞪着眼睛吼了他一句。

    “没有就没有嘛!凶什么凶!”高秦对她翻了个白眼,将空碗放回了一旁的案几上,一边吮吸着自己的手指头一边道:“鱼肉是挺不错的,就是没什么味道,昨天的鸡肉也是,你们这里做菜都不放盐的吗?”

    “盐?”雪凝儿冷蔑的看了高秦一眼,道:“加了那玩意,苦不拉几的,有什么好吃的!”

    “苦?”高秦听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又不确信的问了一句道:“加了盐怎么会苦呢?”

    不过这次雪凝儿没有再回答他,像看傻子一样的看了他一眼后,就拿起那空碗收拾到厨房去了。

    高秦盯着她的背影一直消失到厅堂之外,仍然没有反应过来。

    也是,盐怎么会苦呢?明明就是加了盐的咸鱼才更好吃啊!

    哦,他想起来了,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这里还是一千年前的宋代,盐好像还是由国家,也就是朝廷严格把控的产业,后世那种两块钱一包的食盐,在这个年代被称为精盐,几乎是只有富商贵族才能用得起的,用途也基本上是刷牙或清理口腔,很少会用来做饭,因为那样太奢侈了。

    可没有盐怎么能行啊?吃雪凝儿说的那种苦不拉几的盐?更不成,难吃暂且不提,那应该是有毒的吧!

    嗯,这个事情很紧急,应该放在雪落的病情之前,搞清楚了这个问题,高秦的眼珠子在扫了一圈厅堂内之后,目光终于落在了此刻正坐在门槛上编草绳的那个小丫头身上,虽然他记不清这小丫头叫什么了,好像是叫瑶儿吧,不过刚才给自己送饭来的就是她了,总归会给点面子的吧。

    于是,高秦轻了轻嗓子,用一种很绵柔的声音叫唤道:“小妹妹,小妹妹,过来一下,叔叔咳,不对,哥哥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啊?”

    瑶儿转过头来看向高秦,很利索的点了点头后,道:“不听!恶心!”

    “嘶——”高秦吸了口气,这瑶儿不按套路出牌也就算了,可骂自己恶心,让人还怎么忍,于是他的声音更小了一些,接着哄骗道:“是关于大娘子的哦!”

    原本已经转过头去的瑶儿耳朵动了动,随后手里的活也停了下来,果然经不住大娘子的诱惑,一脸将信将疑的靠过来了。

    “大娘子的什么秘密?”瑶儿压低嗓音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瞥了一眼始终看向这边的李叔。

    “你真的想知道?”

    瑶儿看着高秦,虽然犹豫了片刻,但最后还是很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要是能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告诉你!”

    瑶儿的表情有些生气了,但挨不住大娘子的秘密实在诱人,于是只得轻哼一声,噘着小嘴道:“说吧,帮你做什么事,要是你敢动什么歪心思”

    “不会不会,你放心吧,这件事很简单,你只要帮我去拿一点盐来就可以了,不管是谁家的,只要是你们平时吃的就行!”

    “就是这么简单?”瑶儿狐疑的看着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嗯,就是这样,你拿来了我就告诉你大娘子的秘密!”

    “嗯,好,一言为定!”瑶儿高兴的点了点头,走之前还不忘指了指李叔,再向高秦交代一句道:“你要是敢骗我,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爹?”高秦回头看了一眼李叔,觉得刚才是不是忽略了一点什么,比如哄骗这小丫头的时候,那把刀好像动了一下子的?

    不过还没等他后悔,瑶儿就已经跑出了厅堂,往雪凝儿刚才走的那边去了。

    这小丫头显然是轻车熟路了,才几分钟的功夫,她就跟在雪凝儿身后,一起回来了,怀里还揣着一个小陶罐。

    这次多了一个雪凝儿撑腰,所以她胆气更大了,一手将小陶罐摁在高秦面前的案几上,一手叉着腰道:“盐我拿来了,说吧,大娘子的秘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