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药商 > 第八章 果然还是遗憾
    小屋的破木门被“吱吱呀呀”的打开了,高秦靠坐在墙角,看着屋外月色下两道魁梧的身影,不禁干干的咽了一口唾沫。

    如果说刚才看到这碗黑糊糊的时候,他还只是觉得嗓子有点疼,那现在看到李叔旁边那个高大的身影时,他就只觉得胸口有点疼了,仿佛在这一瞬间,自己失去了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

    没错,那东西应该叫清白!

    “没有吃吗?”李叔走进小屋内,用手里的火把照了照那碗黑糊糊,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高秦最后看了一眼那个还在屋外黑夜中的身影,转过头来看向李叔,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道:“你们给我的这玩意儿,真的能吃吗?”

    “不能吃?”李叔的眉头挑了挑,轻蔑一笑,道:“怎么,害怕咱们毒杀了你不成,真要杀你,直接用刀就好了,何必浪费毒药呢!”

    高秦幽幽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好好的苋菜搞成这个样子,让人怎么吃得下,也不知道是谁做的饭菜,这不是浪费粮食么!”

    李叔听到这话,表情微微凝滞了一下,转头往后看了看,随即冷哼一声,道:“小子,这样的饭菜你都觉得不合胃口了?是海水喝迷糊了吧!”

    高秦目光移到那碗黑糊糊上面,嘴角撇了撇,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很礼貌的字来:“呵呵。”

    “饭菜不合胃口可以直接说,如果这样不吃饭,你好不容易捡回来的一条命,就又要没了!”

    又是那道温婉柔丽的声音,但高秦现在看都懒得往那边多看一眼,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画面,就像某部影视剧里那个浑身腱子肉的女土匪,还一直在那嘤嘤嘤……

    啊!我的清白啊!你还是一巴掌把我呼到墙里去吧!

    想是这么想,但该好好回的话,还是得好好说,毕竟自己的小命还拿捏在别人手里。

    “我也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吃饭就要饿死了,可这样黑乎乎的一坨,万一哽不下去噎死了怎么办……”

    高秦指着那一碗黑糊糊,有气无力的苦笑道,同时不经意的往门口方向看了一下,但就是这一眼,就让他顿时移不开目光了。

    浑身肌肉的女土匪不见了,还没来得及想象出来的女相扑手也不见了,在火把微弱摇晃的光亮下,出现在高秦眼前的,是一个高挑婀娜的女子,戴着轻纱帷帽,薄薄的纱帐从头顶一直垂到了脚踝,将整个人都罩在里面,隐隐遮掩了起来,可饶是这样,也遮掩不住那曼妙的身材和端庄典雅的气质。

    高秦依然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她身上穿着一件青绿色的古装衣裙,确切来讲,应该叫右衽广袖长裙,衣襟整洁干净,一条宽柔的衣带将细腰束得堪堪一握,勾勒出的轮廓紧实而又平滑,就仿佛是某些漫画家手下才有的完美人体曲线一样,优雅而又魅惑。

    至于容貌嘛,高秦没看清,但绝对不是芝麻大饼脸,就大致印象来看,也足够任何一个男人魂牵梦绕好一阵子了,而且她的肤色还很白,是真的很白,像浪花一样白,完全不像她那个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萝莉妹妹,就是现在脸色似乎有点黑,就仿佛是刚才有哪个不长眼的混账惹到她了一样。

    可这么大一个绝美女子,刚才是怎么被高秦误当成一个和李叔一样的魁梧女汉子的呢?

    其实高秦也在纠结这个问题,为什么自己第一时间没有发现对方的美貌与出众,然后……正大光明的多看几眼呢!

    不过,高秦很快就想明白了原因,他又看了看围在这位大娘子身边的一圈纱帐,还有她头上的那个斗笠草帽,似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因为这大娘子的个头一点也不矮,可能比现在的高秦还要高一点儿,又戴着个这样的帷帽,所以刚才在屋外,只有淡淡的月光下,的确只能看到一个高高的圆筒状身影,一眼看去难免就像个魁梧的女汉子了。

    “噎死?”女子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似乎有些艰难,在深吸了两口气之后,才满是冰凉的一笑,道:“怎么,高小官人是从小山珍海味的吃习惯了,所以吃咱们这的粗茶淡饭有些咽不下了吗?”

    “高小官人?”高秦对这个称呼显然很陌生,他只知道宋朝的时候的确有“官人”的这个称谓,而且是女子用来称呼自己丈夫的,当然也有大官人的叫法,应该指那些有钱有权的富家子弟,例如周大官人,西门大官人什么的。

    可这“小官人”又是什么意思呢?小丈夫?不对!小相公?也不对……

    哪有一见面就叫人丈夫的?怎么可能!要真是如此,还碰上这样美的一个女子,高秦晚上睡觉估计都能笑醒。

    可事实显然不是这样子,高秦也知道这只是因为自己无知,不知道古人的一些称谓罢了,大概是比大官人小一个级别的吧,指那些家里不是特别有钱,也不是特别有权的殷实子弟?他只能这样猜测着。

    女子见高秦满脸不明所以的表情,也不禁疑惑了几分,而后又开口问道:“怎么?阁下是觉得小官人这个称呼配不上您的身份,应该改口叫高大官人,还是高衙内?”

    “高衙内?”高秦顿时觉得牙根一痛,连连吸气道:“不不不,你还是直接叫我高秦吧,不用这么客气的!真的!”

    高秦把那声“真的”咬的格外重,就好像怕对方嘴里又冒出一个更奇怪的称谓来了,让他有点承受不住。

    不过美丽女子的这一句话,也让高秦肯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想:“小官人”的确只是对富实家子弟的一个称谓罢了,而“大官人”指的是那些家里有点权势的公子,至于“衙内”这个词嘛,托施耐庵老先生的福气,后世就连没上学的放牛娃都知道在北宋末年的时候有个太尉叫高俅,他有个孽障儿子叫“高衙内”,而“衙内”这个词,当然是专指那些高官权贵家的纨绔了。

    “高秦?”女子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道:“这样岂不是显得小女子很没有礼貌?难道阁下就没有表字吗?”

    “表字?什么表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