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反应
    杨春茂挤出了个笑容,温和的开口说道“其实我们这一次来,还带着别的事情,就是那个凶手不止对权浩康家有仇恨,对你们家也同样有怨恨的,我们这一次来其实就是想调查这件事,我们害怕那个凶手潜藏在某一个地方打算伺机而动,更害怕他对你或者你家里人产生危害。”

    杨春茂一脸义正言辞,根本就不像是在说谎。尽管杨春茂事先已经说明,秦山海还是一头雾水。

    听到杨春茂这些话之后,聂晓柔的父亲脸色果然一变,虽然心底里还是有疑惑,可是毕竟站在他面前的是两位警察,而且之前那个凶手的凶残程度他早已了解,捅了权浩康那么多刀可是刀刀见血,这不得不让聂晓柔的父亲胆寒。

    “是吗?可是我们家就是普普通通的工薪家庭,一直生活得很平淡,从来就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也没有跟谁结过仇,你们别是调查错了吧?”聂晓柔的父亲一脸疑惑的说道。

    杨春茂表情严肃,坚定的摇了摇头“这些话,权浩康的父亲也曾经跟我们说过,他也说他们一直勤恳善良与世无争,从来没有跟谁结过仇。我们之前经手过不少的案子,很多受害人的家人,事先都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得罪了谁,等到事情发生之后,说什么都晚了。”

    杨春茂说到这儿,聂晓柔的父亲脸色果然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皱巴着一张脸,心底里既不愿意承认,可是又害怕杨春茂所说的话是真的。

    秦山海早已反应了过来,连忙添了一把柴“所以我们这一次来,就是想先看看您的反应,不过您好像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不如这样,你跟我们副组长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了解了解情况。这样我们有了线索就能尽快抓住凶手,病房这边我替您看着,我也知道你女儿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我心里有数,肯定不会给您惹麻烦了。”

    聂晓柔的父亲一听这话,心底里自然是不愿意的,不过一时之间也想不到说什么话来反驳秦山海。

    这时候杨春茂满脸堆笑,嘴上非常客气的挽住聂晓柔父亲的胳膊,微微用力,不露声色的往外走去。

    边走边一脸郑重的跟聂晓柔的父亲聊,聂晓柔的父亲被半拉半拽着离开,几秒种后,病房外面就只剩下秦山海一个人。

    秦山海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他知道接下来的任务十分艰巨,好不容易把聂晓柔的父亲给引开了,那么接下来就要看他的了,虽是一个问话,却担负着不小的责任。

    推开聂晓柔的病房门,秦山海再一次看见同样状态下的聂晓柔。

    秦山海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来到聂晓柔的身旁随手拉了一个椅子坐在了她的身边。

    怔怔盯着她的眼睛突然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其实能听得见我说话,也看得见我。

    很多事情,你以为瞒天过海,但事情只要是你做的,就肯定会遗漏下不少的蛛丝马迹,我们这次来呢就是想让你说实话,我更好奇你为什么要做帮凶?”

    秦山海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虽然语气看上去似不经意,但眼睛却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聂晓柔。

    他明显的感觉到,在说出你为什么要做帮凶这句话之后,聂晓柔的眉间微微一动,眼睛在一瞬间聚焦,然后又恢复了空洞。

    这一刹那神情有细微的变化,虽然竭力掩饰,却被秦山海细心铺捉到。

    果然聂晓柔现在的状态就是装出来的!在确定了这一点之后,秦山海在内心都要给聂晓柔鼓掌了,这是他这辈子见到的第一个演技这么好的人。

    “我之前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你心里那么怨恨,甘愿去做一个帮凶来杀死自己的男朋友?说实话,第一开始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去见过你的同学,他们都说你们两个的感情很好,就算权浩康的母亲说出了很多难听的话执意要拆散你们两个,可是你们的感情仍旧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甚至让你们更加坚定了要在一起的执念。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让你痛下杀手?到底为什么你要那么做?难道你不爱他了?或者说你另有隐情?是不是你不想要让权浩康再缠着你,可是你又不愿意背负被判的名声,所以才想要这么极端的方式来了结你的男朋友?”

    秦山海说到这儿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聂晓柔脸上浮现了一层愤怒的神色,虽然聂晓柔极力的掩饰,可是依旧没逃过秦山海的锐利目光。

    刚刚说那些话其实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要刺激聂晓柔张口说话,可是聂晓柔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定,竟然还能保持镇定。

    秦山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似不经意的继续说道“后来我又想到,是不是你特别讨厌权浩康的母亲。因为权浩康的母亲曾经羞辱了你,所以你想要杀死他的儿子,让权浩康的母亲沉浸在痛苦之中,你这是在报复?”

    说到这儿的时候,秦山海明显感觉到聂晓柔的呼吸比之前急促了,突然转过头来死死盯着聂晓柔。

    不过聂晓柔很会调节自己的心情,还是之前那副木木的模样,似乎并没有因为之前的那些话而有什么反应,可是那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却告诉秦山海,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接下来秦山海又说了很多话,有刺激,也有宽慰,甚至说了只要聂晓柔现在坦白从宽的话,她最后的下场并不会十分严重,毕竟她现在还是未成年人。

    可是不管秦山海怎么说,怎么威逼利诱,聂晓柔就是不肯开口,到后来似乎已经对秦山海的话产生了免疫力,连表情和呼吸都没有了变化。

    看着聂晓柔现在这个样子,秦山海竟然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他也是有些黔驴技穷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让聂晓柔开口,看来只能暂且收兵,和同事一起商量对策。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病房的门被敲响了,秦山海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用完了。

    果然杨春茂带着聂晓柔的父亲一起走了进来。

    聂晓柔的父亲进了病房,先看向自己女儿仍旧是之前那副模样,心中松了一口气,继而瞪了秦山海一眼。

    秦山海目光看向别处,联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心中有些不忍,似乎在聂晓柔父亲眼中自己是个

    坏人一样。

    杨春茂进来之后冲着秦山海打了个眼色,秦山海默默摇了摇头,杨春茂心底一沉,知道这一次应该是没有太大的收获。

    不过杨春茂也没有太过失望,这是早就预料到的结果,既然谈话已经结束了,他们也把聂晓柔的父亲给送回来了,那也就没有理由继续待在医院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便开始跟聂晓柔的父亲客套的告辞,可能是因为刚刚跟杨春茂谈的比较好,聂晓柔的父亲对他们的态度没有第一开始那么冷淡了。

    最后竟然还十分客气的说了一句“你们也是辛苦,以后行了有机会,我请你们吃饭。”

    这句话让秦山海很是诧异,明明之前聂晓柔的父亲看见警察来打扰就烦,现在竟然说要请他们吃饭,这简直是飞一般的变化,可见杨春茂和他沟通的不错。

    出来之后,秦山海就满是好奇的询问杨春茂,刚刚跟聂晓柔的父亲到底谈了些什么,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

    杨春茂轻笑一声说道“还能有什么?有些事情没有涉及到自身,他们自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一旦牵扯到他们自己身上,自然就开始重视,态度也会随之转变,我不是撒谎说那个凶手可能会对他们下手吗?聂晓柔的父亲越听越觉得应该重视,于是对我们的态度也开始改变了,为的就是害怕这件事情牵扯到自家人身上。”

    听完这些话之后,秦山海忍不住嗤笑一声,心中暗道,人性果然就是如此,没有牵扯到自己身上,自然不愿意再牵扯其中。

    就算已经死了一个人也根本不在乎,可一旦牵扯到自己身上,那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杨春茂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聂晓柔的情况,他说完那句话之后,立马继续问道“聂晓柔那边儿情况如何?难道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秦山海摇了摇头“反应倒是有,而且我看得出来聂晓柔能听得懂我说话,在我说到比较重要的话,她还是有反应的,只是她从头到尾都不愿意回应我。

    这个聂晓柔是打定了主意,什么话都不愿意说,估计她心里也有自己的盘算,毕竟她现在在别人的眼中是得了精神病的,是已经疯掉的,是不能回答我们问题的。

    倘若聂晓柔一直这样装下去,咱们还真的没有办法,难不成还能给她戴上铐子押进看守所逼她开口?她现在的身份可是受害者,更是受了伤害的精神病人,她心里肯定是早就计划好的。所以刚刚我虽然不停试探,可是仍旧不愿意张口说一句,但是我可以确定她能够听懂,因为她表情的细微变化我可以捕捉到,但即便这样的话,咱们以后也难办,要是她一直不愿意张口,就这么装疯卖傻,咱们现在还真没有办法。”

    杨春茂一听,脸上露出了喜色之前,秦山海冲他摇头,杨春茂还以为聂晓柔从头到尾都没有反应,或许是真的疯了呢。

    现在看来聂晓柔的确是装出来的,既然能看得出聂晓柔是装出来的,那以后他们做起事情来就不用顾忌太多了,这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