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目击者
    聂晓柔和权浩康的脚印比较凌乱,看得出当时非常急切,两个人应该是疯狂的逃跑。

    根据这雪地上留下的脚印,秦山海他们也能想象得出当时是怎样可怕的场景。

    权浩康拉着聂晓柔疯狂的逃,那个凶手就在他们后面一路追。

    不过最终权浩康还是被凶手被杀死了,聂晓柔身上倒是没有明显的伤痕,只是晕了过去,身上被冻的青紫。

    秦山海他们一路搜寻,顺着脚印把这个工厂来来回回走了一大圈儿,从脚印可以看得出权浩康与聂晓柔跑了大约得有一公里。

    那个跛脚的凶手应该在他们后面,一直跟随着他们身后来到了这个废弃的工厂,最终追上了权浩康,并将他杀死。

    秦山海越看越觉得很疑惑,不过暂时不是讨论问题的时候,他们必须得抓紧时间先搜集现场的证据,然后询问周围的住户,看看他们能不能有用的线索。

    不过最后他们除了脚印之外并没有多少收获,毕竟倘若真的有人听到了权浩康与聂晓柔的求救,或许他们两个应该就死不了了。

    忙活了整整一整天,一行人才回到了县局,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好,毕竟这个案子实在是有点太凄惨了。

    本来只是一件简单的学生走失案,而且一般来说,这种离家出走的学生在外面把钱花光了,呆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家的,这只是年轻人一时的冲动而已,谁承想竟然演变成了一起凶杀案,而且是一起极其残忍的凶杀案。

    回到县局之后,杜文斌说道“一个跛脚的凶手,追了他们一公里,权浩康与聂小龙他们两个,都没有把这个跛脚的凶手给甩掉。

    只要他们在努力努力,大约三百米开外就能找到村子了,可是他们恰恰就在那个工厂里被人给杀死了,怎么想?怎么有点说不通?”

    冯哲皱起眉头说道“这有什么好说不通的,多么简单的一件事儿啊,权浩康跟聂晓柔,肯定是跑到工厂之后,以为自己安了。

    毕竟那个凶手是跛脚的,就算是那个跛脚的凶手拿着刀在后面追杀他们,那肯定也跑不过这两个学生啊,权浩康跟聂晓柔肯定是认为他们跑到工厂就已经安了,没有看见那个凶手的背影,所以放松了警惕,才被那个凶手找到了空子给杀死的。”

    杨春茂点了点头,他暂时也认同冯哲这个说法,不过秦山海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当时仔细观察了地上的脚印。

    因为没有目击证人,只能根据脚印来判断当时他们的情况,在秦山海的眼中,这些脚印除了凶手的脚印之外,权浩康与聂晓柔的脚印一直是凌乱不堪的。

    说明两个人的心在追逐的过程中一直是凌乱的,两个人从来就没有觉察到安过,凶手是跛脚没有错,速度肯定没有两个年轻的学生跑得快,倘若真跟冯哲分析的那一般情况,两个人在进入了废工厂之后,觉察自己安了。

    所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正好被凶手抓到了,那两个

    人的脚印在后半段,应该是处于自己认为安了的心态之下留下来的。

    可是秦山海却见地上的脚印一直是凌乱不堪的,说明他们两个从来就没有觉察安过,甚至那个凶手就在离着他们不远的地方,在他们眼睛能看到的范围之内。

    发生凶案的那个夜晚月亮很圆很亮,再加上前些天刚下了一场大雪,地上白雪皑皑,月光反射到地面,把周围映照得更亮堂。

    即使是黑夜,仍旧能看见很远的地方,秦山海觉得当时,那两个学生一直能看得见凶手,所以才会留下如此凌乱的脚印。

    而不是像冯哲所说的那样,他们两个在进入了废工厂之后,已经觉得自己安了,所以停留了下来,正巧被凶手抓到,权浩康因此而丧命。

    不过杨春茂他们倒是认同冯哲的说法,毕竟在主观意识上凶手是处于跛脚的状态下,一个跛脚肯定跑不过双腿健的人,尤其那两个人还是两个年轻学生。

    聂晓柔在被送进医院之前,他们都看见过,聂晓柔并不属于那种柔弱不堪的女生,身材挺健美的,看上去不像那种身体孱弱的女孩,应该不会因为跑的不快导致最终被凶手追上。

    蒋羌看见秦山海紧皱的眉头,似乎并不认同他们的想法,于是便问道“山海,你是不是有什么意见?你要是想到了什么,可以直接跟我们说的。”

    秦山海点了点头,把自己刚刚想到的通通说了一遍,其实他也不肯定自己的想法就是对的,但是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比刚刚说的那个更靠谱。

    杨春茂听了秦山海的说法之后点了点头,不过他仍旧保持之前的意见“的确,你说的没错,他们两个留下的脚印一直是凌乱不堪的,说明他们当时很焦急很急躁。

    可能在被追逐的过程中,心都是焦躁不安的,尤其后面还跟了一个可能迟到的凶手,他们虽然在逃跑,可是仍旧怀揣着急躁不安的心情。”

    秦山海摇了摇头,否决了杨春茂的说法“我觉得当时两个人,之所以一直处于焦躁不安的状态,是因为他们能感受到凶手的位置就在离着他们不远的地方,你看看他们两个当时的脚印,从第一开始到最后几乎都是处于一个状态,倘若真如冯哲刚刚所说的那样。在最后的时刻,他们两个因为确定身边安了所以停了下来,但是我们在检查脚印的时候发现,不管是进入废工厂之前还是进入废工厂之后,他们的脚印都是凌乱的,从来就没有一直往前跑的那种感觉,仿佛是跑了一段,就回头看一看凶手的位置。”

    说到这儿之后,秦山海还专门拿了刚刚洗出来的照片儿,他拿着其中一张说的“你看看这一张上面拍摄的脚印,有没有发现权浩康的脚印,在这一个时刻特别凌乱,仿佛在原地转了个圈儿。”

    秦山海说完之后,就在原地比划了一下,仿照当时权浩康可能出现的状态,往前跑了两步,然后急速的回头,转过身来张望后面。

    虽然秦山海复原当时的情景,因为场景的限

    制,他并没有在光滑的地板上留下多少脚印,但仅仅只是做了个示范中人也能看得出,秦山海说的,可能就是真相。

    秦山海手中的那张照片儿,是一团凌乱的脚印,经过刚刚秦山海的示范,的确像是权浩康扭过头去张望后面凶手位置,然后留下的脚印。

    而类似的脚印还留下了不少,从一开始直到最后,留下了不少相似的脚印,这说明权浩康可能一边在往前跑,一边在张望后面。

    在每一次张望之后,权浩康都得到了令人绝望的答案,那个凶手一直就跟在他们身后,所以他们的脚印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是凌乱不堪的。

    杜文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不敢想象当时这两个学生心里有多么的绝望,拐了这么多个弯儿,甚至跑进了废工厂里面,也没有甩掉背后那个杀手,这两个孩子还不到二十岁,就被这样残忍的手段伤害,实在是太令人唏嘘了。

    杜文斌忍不住说道“这到底是怎样的深仇大恨啊?非要对这两个孩子下手才行。”

    蒋羌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非要对这两个孩子下手,而是非要对权浩康下手,我们当时不是看了聂晓柔的情况吗?她已经晕过去了,但我觉得可能是被活生生吓晕过去的,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口,只是被动的有些低体温症。”

    经过蒋羌这么一提醒其他人才反应过来,对呀,死的人只有权浩康一个,说明凶手只是跟权浩康一个人有仇,凶手那么穷追不舍的在他们身后,目标就只有一个人,要不然聂晓柔是不会活下来的。

    毕竟聂晓柔晕倒的位置,离着权浩康死亡的位置也并不是太远,只是当时被草丛遮挡住了,一时之间并没有发现而已。

    冯哲皱起眉头,脑海中冒出来个大胆的答案“你说会不会是这种情况?权浩康当时为了保护聂晓柔,让聂晓柔一个人先躲到了草丛里,他自己为了保护女朋友,所以跟凶手决一死战?”

    的确是有这个可能,可是他们现在刚刚展开调查还没有进一步的了解,还需要法医鉴定,才能测评出当时权浩康有没有跟凶手搏斗过?

    杨春茂一想到聂晓柔,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个聂晓柔,应该被刺激到了,经受过这样的波折,我想她一时半会应该缓不过来。”

    “我觉得这肯定是仇杀,要不然就是精神病,不过倘若是精神病的话,杀死了一个,另一个也没跑才对,除非这个精神病只是杀人一时爽,杀死了一个之后,觉得满足了,所以第二个就放过了。”冯哲皱了皱眉头说道。

    关于杀人的原因,他们暂时还想象不出来一个统一的答案,因为案情刚刚展开,他们所得到的线索有限,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聂晓柔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倘若聂晓柔能够醒过来,那调查起来就容易的多了,毕竟聂晓柔是程在场的,想到这儿众人才想起来吴宏伟好像跟着聂晓柔的救护车去了医院,现在还没有个消息,也不知道聂晓柔那边到底苏醒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