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九十章 闭口不答
    杜文斌仔细想了想,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道“看来苗安河就是被他老婆给弄死的,苗安河不是曾经说过,张翠翠偷汉子吗?

    肯定是苗安河发现了,张翠翠偷汉子,然后张翠翠跟她那个情夫联手,把苗安河给杀死了,几年前的那个案子,不是在报纸上大肆报道过吗?

    他们肯定知道那个案子的具体情况,苗安河恰巧也是,出租车司机,跟几年前那个案子,十分的吻合,所以他们才会想鱼目混珠的,把苗安河的四根手指头给剁掉,用来糊弄警方,干扰警方的视线。”

    杜文斌说完之后,大家顿时都沉默了,没有人肯定也没有人否定,过了好一会儿,冯哲才说的“按照咱们暂时掌握的证据来说。

    你说的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不过我觉得这个案子应该不会这么简单,肯定还隐藏着其他的事情,比如说苗安河为什么那么镇定?”

    杜文斌点了点头,他怎么忽略了这一点,老陈把情况说了一遍之后,便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蒋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忍不住用双手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

    尸体被冰冻过,死者在死亡之前曾经被人下过迷药,这两条消息再次让秦山海等人陷入了沉思之中,第一开始还以为尸检结果,对于这个案子作用不大。

    现在看来他们还是被几年前那件案子给框住了,老是把那件案子和现在这件案子联系在一起,以至于他们忽略了很多细节。

    照这样看来,苗安河被杀一案,可能和前几年那起出租车司机连环被杀一案,可能并不是一个凶手,就像之前杜文斌说的那样,或许这起案子,只是凶手想要模仿前几年那起连环杀人案而已。

    蒋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想,看来苗安河的死亡,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不过根据现在的线索来看,苗安河这个人可能不会那么简单,张翠翠肯定隐瞒了什么重要的线索没有跟我们说实话。

    看来接下来,我们还是要从张翠翠那边入手,看能不能挖出更多的线索来,还有对于苗安河这个人之前所做事情的侦查,也要从苗安河的曾经入手,看看他之前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众人点了点头,现在能调查的也就这两个点了,其他的事情应该先放一放。

    杨春茂皱起眉头想了想说道“咱们现在其实可以暂时逮捕张翠翠了,毕竟张翠翠的话和现实情况完全不符,她现在有作案嫌疑……”

    蒋羌点了点头“本来不打算这么早打草惊蛇的,可我觉得这女人现在心里应该琢磨着怎么逃跑了吧。”

    蒋羌说的十分有道理,在确定暂时把张翠翠带回分局之后,蒋羌就带着冯哲去了一趟小王村,结果就发现张翠翠正在慌里慌张

    的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幸亏他们早来一步,要不然这女子现在肯定就已经跑了,被带回分局之后张翠翠还一脸不服气。

    她被带到审讯室之后,嘴里还骂骂咧咧很是不干净“警察了不起啊?我心里很难受想要出去散散心怎么了,死的可是我老公,你们这样就是在胡乱执法,我告诉你!我出去之后就要去告你们!

    我心脏不好!我要是犯了病,你们可谁都承担不起!我要是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这群小犊子!”

    张翠翠有很大的嫌疑,所以这次询问变成了讯问。

    讯问张翠翠的人是蒋羌与杨春茂,虽然张翠翠现在张牙舞爪的好像一副很厉害的模样,可蒋羌和杨春茂是什么人?

    那是见惯了各式各样罪犯的人,什么样难缠的角色没有见过?像张翠翠这样无理取闹嘴里不干净的,对老警察来说更是习以为常,不管张翠翠叫嚣得再厉害,两个人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张翠翠,你不要在这儿血口喷人了,我们把你带回来是有充足的证据的,你之前跟我们说的那些个线索,有很大一部分是你在撒谎。

    而且我们还有证据,我们现在不是跟你来斗嘴的,也没有心情跟你在这儿无理取闹,你要是现在还不实话实说的话。

    我们就有足够的证据怀疑你有重大的作案嫌疑,你少在这儿说那是你老公之类的话,我们可见过很多妻子杀死自己老公的案子。

    你嘴里的那些个道理,只是你自欺欺人的道理,我劝你还是省省吧。”蒋羌一字一顿的说道。

    张翠翠听见蒋羌这些话之后,脸色顿时变的很难看,他嘴角因为过度紧张而不断的抽搐,眼神也有些飘忽,她踌躇了好半天之后才开口说道“你们在说什么?

    我根本都听不懂,什么证据不证据的?我什么时候跟你们撒谎了?你们是不是在别人那边听了什么流言啊?我可跟你们说,我这个人向来不爱撒谎的。

    他们那些人就爱嚼舌根子,只要别人不好他们就开心了,他们就算是说了什么,那也是诽谤我,那群农村老头老太太们,吃饱了撑的,就知道没事儿,戳别人脊梁骨。”

    蒋羌轻哼一声,他还真没想到,都这种时候了,他们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明白白了,张翠翠竟然还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蒋羌也没有心思跟他在这儿废话了,直接开门见山“张翠翠你之前跟我们说,在九月底十月初的时候,你并没有跟自己的老公,也就是苗安河吵架,而且你还说你跟你老公是因为三观不合的原因才要闹离婚的,可是我们多方调查,那段时间你和你老公经常吵架,而且吵的特别凶,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撒谎吗?

    你不要跟我们说你

    可能是一时紧张所以给忘了,吵得那么激烈的一场架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除非你想隐瞒些什么。”

    蒋羌说完这些之后,张翠翠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很难看,她的嘴角一直在抽动,心虚的表情,任谁都能一眼看得出来。

    她果然还是修炼不够,虽然之前表演的淋漓尽致,可是真到了这种时候,她又没有那个胆量,一直坚定不移的继续撒谎。

    蒋羌问出这句话之后,张翠翠沉默了良久,就那样一直呆坐在椅子上,双手不断的抠动着椅子,那副样子显得十分紧张。

    蒋羌和杨春茂也没有催促,就这么一直等着,过了良久之后,张翠翠才再次开口“我真的是忘了,说实话我是不愿意记得苗安河的一切,我也不是故意那样说的。

    反正我没有撒谎,我也没有什么重大的嫌疑,你们不能这样认为我,你们有什么证据吗?你们只是听信了一面之词,所以才会这样说我的!”

    杨春茂正色道“别扯了,我们可没有时间跟你开玩笑,倘若是一户人家这么说你。

    那可能真的是一面之词,可是我们调查了你所有的邻居,他们都能证明你在那个时间和你的丈夫的确吵过架,而且吵的特别凶。

    这你又作何解释呢?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撒谎,你到底是想要掩盖什么。”

    “没……我没想掩盖什么,你们警察说话怎么这样……”张翠翠往后靠了靠,故意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这场讯问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左右,在这其中蒋羌与杨春茂用尽了办法,包括陈述问题的严重性,以及旁敲侧击,用事实证明她再这样拖下去,只能让事情弄得更糟。

    可是不管杨春茂和蒋羌说什么,张翠翠干脆闭上了嘴,无论怎么问,就是不肯开口说实话,虽然她功力不够,早就掩藏不住她的心虚以及内心的恐惧,可不张口谁也没办法。

    两个小时过去了,蒋羌与杨春茂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无奈,最后只能中断审问,两个人出来的时候,眼神都带着一种或多或少的惊讶。

    其他人都在办公桌前等待着两个人审问的结果,可看见他们从审讯室出来时的表情,就能看得出,结果肯定不如人意。

    “怎么了?那女子抵死不认?”冯哲皱着眉头询问道。

    蒋羌与杨春茂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蒋羌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笔记本扔在桌子上,表情比刚刚进去时阴沉多了。

    “是,就是不肯承认,甚至我们都拿出证据来开门见山的跟她谈,她就是硬装也不跟我们说实话。”

    吴宏伟忍不住挑了挑眉“怎么会?以你们两个的本事,像她这种没什么见识的农村妇女肯定早就什么都说了……竟然还死

    鸭子嘴硬。”

    冯哲他们也是一脸的意外,蒋羌与杨春茂从警多年,遇见各式各样的罪犯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审讯人的方式方法,绝对县局一流了,倘若是一般人早就招架不住,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秦山海也一脸诧异的看着两个人,虽然他与蒋羌接触的并不是很多,可看他办事能力就能看出,他绝对是审讯的老手,没成想像他这样的人,仍旧没从张翠翠嘴里挖出什么来。

    秦山海想了想说道“她演的很像吗?即使你们都把话说的很明白了甚至拿出了证据,她都一点也没露怯?”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山河警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