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八十六章 上门提供线索
    吴宏伟点了点头:“她就是没有说实话,我也不傻,自然能听得出来,不过张翠翠口风把得很严,似乎对自己丈夫的死心有愧疚,或者说被刺激到了,不管我们询问什么,她都是这个答案。

    后来我直接开门见山了,我跟她说,关于没有上进心这个说法我们肯定是不认可的,让她实话实说,她说自己没有想好。

    反正就是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东西,能听得出是搪塞我们,可是她什么都不愿意说,我们也不能强求,不过她表示今天愿意来局里跟我们具体谈一谈。”

    听到这儿众人松了一口气,既然张翠翠愿意来局里,那就代表着她还有话要说,只是先前没考虑清楚,既然这样那就等着她亲自来局里,我们静候下文就好了。

    张翠翠的问题暂且放下,还有其他的问题需要研究一下,吴宏伟毕竟是干了多年的老刑警,对于这方面的问题他还是深有研究的,并没有只调查这一件事,还把其他可以入手的地方摸了一摸。

    “苗安河这个人呢,性子比较沉闷,我调查了苗安河交往过的朋友,不是出租车司机那一边儿的,这些都是跟苗安河有来往的人。包括邻居还有为数不多的朋友,他们都表示苗安河这个人性子比较沉闷,平常有什么苦闷的事情也不愿意表达,这和山海调查的一模一样。

    至于经济方面的情况,苗安河的还算是普通情况,不富也不穷,暂时没有查到他为什么忽然需要一笔钱,因为苗安河是个孤儿,用钱的地方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只有他那个老婆了,不过张翠翠表示这段时间他身体很好,没有生病也没有向苗安河要过钱,当然这只是张翠翠的一面之词,还需要他来咱们组,仔细询问之后才能得到确切的答案。

    苗安河竟然没有生病的家人,那么他借钱来干什么呢?会不会是苗安河参与了赌博?或者参与了其他的事情?可是经过我们走访调查并没发现苗安河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对了,有一个线索,在调查他们家电话的时候发现了几个奇怪的号码,全都是外地的,跟苗安河联系了有三次,每一次通话都在四十分钟以上。我觉得我们可以根据这个号码往下调查下去,应该能查出很多信息,毕竟苗安和这个人平常少言寡语,怎么可能跟一个陌生人聊天到四十分钟呢。几年之前,也就是在发生那一起连环杀人案的时候,苗安河在什么地方?经过初步调查,苗安河当时就在县里,那时候他还没有跟张翠翠结婚,就是一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吧。要说苗安河跟当初那个案子有什么具体的联系,我暂时还没有调查出来,以上就是我所有的调查,接下来我们可以讨论一下。”

    说完这句话之后,吴宏伟就把自己该汇报的事情全部汇报完毕,放下笔记本之后,众人一时之间陷入了沉思。

    竟然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这种沉默足足持续了五六分钟,蒋羌才再一次开口:“现在我们把该调查的事情,暂时能调查的事情全部都调查了一

    遍,你们有什么看法?直接开口就说,不要沉默,不管你的想法是不是很离谱,只要你说我们都听着,毕竟咱们现在掌握的证据也就这些了。”

    杨春茂想了想开口说道:“你们觉不觉得,这个杀人凶手,在杀死了苗安河之后,会不会对其他的出租车司机再下手呢?咱们应该警觉起来,毕竟当初那个连环杀人案,可是连续杀了好几个人才停手的。”

    蒋羌深深的皱了皱眉头说:“我觉得现在这个案子和之前那个案子,虽然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比如说第一现场的问题,比如说这个苗安河虽然之前是出租车司机,可是一个月之前他突然就辞职了,应该说他已经不是出租车司机了,而且我觉得凶手也不是随机把他杀死的。”

    秦山海点了点头,十分认同蒋羌的说法:“对,我们不能一概而论,不过该有的警觉还是要有的,对于苗安河这个人咱们了解的还不算太透彻,比如说苗安河当初为什么要辞职?虽然咱们都询问了好多人,不过苗安河这个人平常沉默寡言。

    就算是心里有事情也不愿意跟旁人说,以至于到现在咱们也不知道当初他是因为什么而辞职的,只是苗安河那段时间表现得很正常,就突然去了老板那儿辞职了。”

    冯哲皱了皱眉头,把手中的钢笔轻轻的放在桌子上:“假设他突然辞职是警觉到了什么?他感觉到有人对他造成了威胁?就算当时他并不觉得那是要杀死他,但是对方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于是他就果断辞职了,这个消息来的比较突然,他之前根本没有做准备,在意识到有危险之后立马去辞职了,之后就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了,除了突然跟自己好朋友借钱那次,之后甚至他的妻子都不知道他的消息,这说明什么?”

    秦山海接过话头:“这说明苗安河突然知道了某一个消息,然后立马做出了反应,看来这个消息对他的冲击很大,要不然他也不会立马去辞职,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妻子,或者说他觉得告诉了妻子这件事情会更糟?所以他就一个人默默去辞职了,之后消失了一段时间,然后突然跟自己的好朋友借了钱。

    然后又消失了,我们可以判定那段时间,他应该是在躲避什么,不过最终没有躲避开。还是死掉了,而且死掉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钱,毕竟他两个星期之前跟自己的好朋友借过钱,起码咱们可以判定两个星期之前他还是活着的。”

    冯哲苦笑一声,觉得大家商量来商量去,到最后更像是一团乱麻,怎么理也理不清:“要不咱们等一等尸检结果?”

    蒋羌摇了摇头:“就算是等尸检结果,估计也没有多少作用,他是怎么死的咱们不是很清楚吗?死因能大致确定,尸检结果估计也帮不了咱们什么。”

    秦山海看着众人愁眉苦脸的样子,倒没有多少反应,他只是低下头,慢慢在自己的笔记本上一笔一划的记录着他们现在所掌握的消息。

    能够初

    步推断出来的结果,写完了之后又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把重要的消息理了理,写了一个大致的时间段。

    首先,关于苗安河这个人,他这个人应该说是比较内向,沉默寡言,不喜欢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以至于他的朋友们都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他跟自己老婆的关系显然有异常。

    但是至今没有调查出他跟自己的老婆到底有什么矛盾。

    苗安河在一个月之前突然辞职,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什么辞职,跟自己的老板也没有讲清楚,然后他就突然消失了两个星期。

    这两个星期之内没有人联系他,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在他辞职的两个星期之后,突然联系了自己的好朋友。

    问他们分别借五万和三万块钱,只不过最后没有借到,之后就彻底消失了,不过在三天之前有人在东街的包子铺看见了他出现。

    秦山海想了想在这一条后面打了个问号,毕竟经过他们初步判断,苗安河已经死了至少一个星期了。

    怎么可能在三天之前还在东街的包子铺前面晃悠呢?这件事情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不过他还是写了下来。

    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之后,秦山海觉得,或许苗安河的死亡跟几年之前发生的那起连环杀人案不一样,甚至可能并不是一个凶手。

    或许那个凶手只是模仿几年之前的那起连环杀人案,从而模糊警方们的视线,这也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苗安河在死亡之前的表现,很不寻常。

    这里面肯定还隐藏着别的事情,其实秦山海并不觉得,这个案子有太大的困难,毕竟还是有很多痕迹可以往下调查的,比如说那个电话号码,就很有可查性。

    张翠翠来得比想象中的要早,牵扯到人命,本以为她要经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可是县局这边刚开完会没多久,张翠翠就来了,只不过她一直垂着头,表情甚是凄苦。

    不过在场的人都知道,张翠翠跟自己的丈夫也就是苗安河的关系并不好,她如今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是有些违和。

    张翠翠坐下来之后,直接开门见山:“我之前没有想清楚,要怎么跟你们说,所以说起话来支支吾吾的,也没给你们讲清楚。

    我这一趟来呢,就是想把我的心里话全都说出来,你们随便问我,我知无不言,虽然我跟他的感情已经彻底破裂了,不过毕竟有几年的感情,他如今死得凄惨,我怎么也要帮他找到凶手呀?”

    因为张翠翠自愿提供线索,所以案子的负责人格外重视,直接把她让到办公室里,倒了杯水示意她坐下说。

    杜文斌与秦山海离着张翠翠挺远的,杜文斌在看见张翠翠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之后,就小声跟秦山海嘀咕。

    “大海,你看看,这人是不是装模作样?要是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她跟她丈夫感情有多深呢,听说之前闹的可凶了,非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