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七十九章 勘查大案
    或许是看到了秦山海对冯哲投向疑惑的模样,杨茂笑着解释道:“山海你不必介意,这个小子从来都这样,每天来上班,都好像谁欠了他钱一样,一直皱着眉头。”

    秦山海轻笑一声,冲着杨茂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大家互相都认识了之后,气氛便渐渐融洽起来,秦山海表现的倒是很自然,可是杜文斌明显显得有点束手束脚的,在工作期间一直不停的朝着秦山海这边看,秦山海知道,这小子又开始紧张了。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好窃窃私语,只能用眼神安慰杜文斌,杜文斌也是经过了长达三四个小时的忐忑,才把心里的紧张给压下去的。

    本以为今天的任务,会跟昨天一样,只是看看卷宗,谁知道下午的时候,蒋羌就带着秦山海与杜文斌还有吴宏伟出去了。

    在出去之前,蒋羌简单的交代了最近他们在调查的一个案子。

    其实说来也巧,这个案子恰好是昨天他们来县局的时候发生的。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们两个在来到县局之后才没有看见重案组的组长,也没有看见其他两位成员。

    蒋羌十分负责的给秦山海与杜文斌介绍:”这个案子比较重大,是一起连环杀人,虽然昨天那起死人的案子只有一个受害者,不过经过我们调查。

    发现这个作案手法十分的熟悉,几年之前曾经也有人用相同的手法杀死过人,而且那个人至今在逃,我们并没有抓住。

    没想到几年之后他竟然用相同的手法,再次作案,虽然我们还对这个作案手法是不是,其他人故意模仿这件事存有疑虑。

    不过经过我们初步调查发现,很多作案细节与几年前的那一起杀人案十分的相似。

    要是我们没有想错的话,那这一起杀人案应该就是几年前那起杀人案的凶手,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时隔几年之后突然再一次冒出来。”

    说到这儿的时候,蒋羌的语气明显有些凝重,秦山海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是他们幸运还是他们不幸,刚刚来到县局,就遇上了这样的案子。

    正好也能拿来历练,蒋强为人比较严肃,能说一句话的时候通常不用两句话,跟杨茂比起来就比较难相处了。

    好在一边的吴宏伟为人比较随和,通常在气氛尴尬的时候,会说上一两句缓和一下气氛,让两个人紧张的心得到了稍稍的舒缓。

    吴宏伟仔细的为他们介绍昨天他们调查的结果:“这个案子发生在郊区,进入县城的几条路之一,死者的尸体被凶手随意扔在旁边的臭水沟里,因为有荒草遮挡,所以这几天并没有被人发现,还是尸体发出臭味之后,有一个过路的司机下来准备小便闻到了怪异的气味,往那边一看,这才

    发现了尸体。

    这个尸体暂时没有确认份,根据尸体腐烂的程度判断,死者应该已经死了一个星期左右,可是这段时间并没有失踪人口上报。

    我们暂且判定,这个死者或许并不是我们县城的,死者上有两处伤口,一处是在脖颈,一处是在手上,他的四根手指被整齐的切断,也不知道凶手切断她的手指,到底意何为

    不过就是因为被切断四根手指,这一现象才会让我们联想到几年前那期连环杀人案,因为几年前,就有三四个出租车司机,被人切断四根手指之后,用刺刀抹了脖子。

    和这个死者的死法很相似,而且就是因为这个我们初步判定,死者的份可能就是出租车司机,只是因为咱们县城并没有收到失踪人口上报。

    一时之间还判定不了是不是我们县城的出租车司机,不过我们已经把消息散播出去了,倘若是我们这儿的人,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确定份了,可如果不是我们这儿的人,那寻找起来可能就有些麻烦了。”

    听完吴宏伟的诉说之后,杜文斌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切断四根手指,这人是不是变态啊为什么会用这种手法去杀人呢”

    吴宏伟轻笑一声,解释道:“可能是因为你们遇见的杀人案比较少,在我们这儿这种况就是比较常见的了,只要不是激杀人。

    那么作案手法,通常会依据凶手的心来定,有的人对一种结比较执着,所以就会用普通人看上去有点诡异的手法去杀人。

    也有的凶手比较迷信,杀人的时候,甚至会根据迷信,抠掉死者双眼,甚至绞断死者的舌头,他们认为这样,死者就不能把凶手杀了他们这件事汇报给阎王爷了。”

    秦山海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竟然还有这样的迷信,看来之前我还真是孤陋寡闻了,这种事,以前只能在里看见过,没想到真的会发生在现实事件之中。”

    杜文斌显得有些亢奋,忍不住拉了拉秦山海的衣角,压低了声音说道:“看来这次我们还真是长了见识。”

    秦山海冲着杜文斌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蒋羌这时候却突然开口说道:“我们昨天已经把尸体带了回来,已经让法医去鉴定。

    不过抛尸的地点,我们却没有仔细的搜查,这一次我们是重新再搜查一下,抛尸的地点,看昨天有没有遗漏。”

    蒋羌说完之后,三个人同时点了点头,昨天他们去的时候是三个人,还带上了一些专业警务人员,因为尸体都被带走了。

    该拍的照片也都拍下来了,所以应该那边剩不下什么东西,不过蒋羌却并不愿意放弃任何蛛丝马迹,认为搜查一遍太草率了,应该搜查两遍

    ,甚至三遍,才能确认那一片儿再也没有可疑的东西留下来了。

    秦山海这时候仔细思考了一下,提出了一个问题:“几年之前的那一起连环杀人案,有没有调查出什么来”

    蒋羌皱了皱眉头说道:“准确的说,调查出来一些,不过却没什么用,因为凶手选的地点十分的偏僻,他在作案的时候,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

    而且他没有拿走死者上的任何财物,甚至为了怕警察之后,调查出他的份,在作案的时候戴了手,只是能确定这个人的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

    这是根据他在现场留下来的脚印分析出来的,体重大约在一百四五十斤左右,他穿的鞋子磨损的比较严重,由此可见此人经济上并不宽裕,

    但诡异的是他并没有拿走车上的一毛钱,这让我们很是好奇他作案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很大一部分杀人起因都是一时激动,可几年前的那起连环杀人案,加上现在的这起,明显不是激杀人,是有计划的谋杀。

    可听他们这样一说,明显并不是跟死者有仇才动手的,只是基于凶手对被谋杀之人的份才动的手,之前的死者全都是出租车司机,全都被斩断四根手指,只留下一根拇指。

    这起杀人案,让之前根本就没接触过这种案件的两个人,一时之间有些毛骨悚然。

    杜文斌小声跟秦山海嘀咕道:“之前我在报纸上看见许多变态,还在电视里看见过,这还是头一次亲自接触呢,我现在想想就觉得浑难受,也不知道这些变态到底在想什么”

    虽然杜文斌把声音压得很低,但却还是被吴宏伟听见了,吴宏伟看着杜文斌笑了笑:“其实很大一部分变态,都是被周围的环境给刺激的,有许多也不是天生的变态。

    不过我之前的确遇见一个无差别杀人的凶手,他认为杀人可以获得快感,可以让他有成就感,于是就动手杀了十几个人”

    杜文斌忍不住微微张大嘴巴,默默地摇了摇头:“这些变态,真是不可理喻。”

    蒋羌一直没参与他们的聊天,而是把头看向外面,此时警车已经渐渐朝着郊区驶去,周围的房舍也慢慢变少,蒋羌的眼神很凝重,看上去异常的严肃。

    吴宏伟与蒋羌认识多年,知道蒋羌此时在想些什么,轻叹了一口气之后开口安慰道:“组长,你别想太多,这件事只要我们竭尽全力,肯定会有收获的。”

    听到吴宏伟这么说,秦山海也明白了,蒋强现在到底在苦恼些什么其实这个案子的压力很重,倘若这起事件的杀人犯,真的就是前几年,那起连环杀人犯的凶手。

    之前就没有抓住他,之后他再次作案,倘若还是没有趁机抓住他,就会让

    民众对警察产生怀疑,而且领导还会问责。

    吴宏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几年前,那起连环杀人案的卷宗,咱们不是都看过吗那时候调查这些案子的警察。

    也是用了很大的功夫,仍旧没有确定凶手,只能说这个凶手实在是太狡猾了,倘若我们最后,真的没有确定这到底是谁做的,也不能就说我们能力不行。”

    蒋羌听到这句话之后,回过头看了吴宏伟一眼,嘴角扯出一丝苦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你不用说我心里都明白的。

    这个案子对于我们来说的确是很有压力,不过你说的对,只要我们竭尽全力,肯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杜文斌默默的坐在秦山海的旁,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压抑,脑子开始胡思乱想,比起杜文斌秦山海显得镇定的多,他此时也开始思考,这个案子到底要从哪些方面入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