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七十八章 县局学习
    “行了到此为止,我们去学习,又不是去领钱,你不用这样羡慕。”秦山海一边看手里的文件一边说道。

    两个人本以为,学习的时间怎么也应该在几天之后,甚至十几天之后,谁知道第三天就让他们去县局学习了。

    来迎接他们两个的是县公安分局重案组的副组长,经过自我介绍之后,秦山海才知道这个副组长名叫杨茂,年纪大概在三十几岁左右,从警七八年了,已经算得上是一个老民警了。

    三个人一见面,先互相寒暄了半天,杨茂为人比较和善,嘴角时常挂着笑,没有架子,很容易亲近。

    秦山海来到这儿还好,杜文斌就显得有点紧张过头了,可能是觉得自己是新民警的原因,心里有点小别扭。

    还好杨茂说话既客气又让人有亲近感,互相介绍又寒暄了一会儿之后,杨茂就带着他们两个先参观了一遍县局,县局比他们的那个小派出所不知道大了多少。

    县局换了新址没多久,建有两排楼,每排楼都有四层,带着他们进去之后,便能感觉到一股紧张的气氛,每一个警察都忙着自己手里的事,走路都比平常快很多。

    “这次让你们来,是想你们学习一些处理重案要案,听说你们之前也处理过一个杀人案,听说那个杀人案还难办的,但也被你们给解决了,说明你们很有天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们就跟着重案组吧,你们就当自己是我们重案组的组员,我是重案组的副组长,组长他因为有事出去了,等下午的时候你们就能见到。”

    杨茂接着又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还给两个人安排了办公座位,介绍小组成员,重案组固定人手一共五个,还有一些会在紧急况下安排来一起工作的成员。

    因为今天有事,五个人里面出去了三个,今天就剩下杨茂还有一个叫周越的,周越是属于这个小组的技术成员,带着酒瓶底厚度的眼睛,并不太说话。

    秦山海与杜文斌来了之后,只是浅浅的打了个招呼便去忙自己的事了。

    因为今天是第一天来,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安排他们,看一些往年处理重案的卷宗,秦山海看得认真的,杜文斌却有点心不在焉。

    “那个看样子,最近他们手里好像有案子啊,要不然怎么五个人出去了三个。”杜文斌压低了声音说道。

    秦山海点了点头道:“咱们还是先看卷宗了,这里面写的很详细,比如他们的办案规矩和常用的手法。”

    杜文斌耸了耸肩道:“大哥,我现在心里紧张死了,根本看不进去一个字”

    秦山海无语的笑道:“紧张什么,这儿又没人骂你,你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就得了,你不用

    这么紧张,害怕什么,咱们就平心静气的该干什么干什么。”

    结果本来以为今天下午就能见到重案组的组长,谁曾想一直到下班都没有看见他们三个回来,杨茂说他们三个在外面忙的有点儿久,明天应该能见到。

    秦山海倒觉得还好,杜文斌全都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今天并不想见到重案组的组长,本来见这么多人,已经很有压力了。

    两个人回去的时候,杜文斌还在喋喋不休的唠叨,秦山海被他烦的不行,也幸亏县里与镇子离得并不是很远,两个人上下班虽然有一点儿耽误,但却也不用再县里住。

    刚回到镇子上,就看见秦山月正着急忙慌的往家里赶。

    “你怎么今天还跑得这么急是不是又有什么事了”秦山海看着秦山月说道。

    秦山月一看是哥哥,便停下来跟秦山海说他们这段时间的计划,因为得了一个大单子,也算是喜事,虽然时间紧迫,但这也算是看到了希望。

    “也就是说,你这段时间,吃住都要在厂里了”秦山海听到大妹的诉说之后,显得很吃惊。

    秦山月诧异的看了哥哥一眼,本以为哥哥听到这样的消息,应该会夸奖她几句才对,为什么会用吃惊的表看着她,这让她很是不解。

    秦山海脸色不太好:“小月,你不用这么拼命吧,虽然你们组争取到这样一个大的单子,是值得可喜可贺的事,可你一个女孩子,也跟着他们一样这样吃苦”

    “我没事。”秦山海还没说完,就被秦山月把话头抢过去,秦山月深吸了一口气,表显得很郑重:“哥,我之前就想过了,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一定要做到最好不是吗,虽然累是累了点,但是我无所谓。

    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就要输给男人吗我并不觉得,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绝对不会让自己太累。”

    秦山海忍不住深深地皱起眉头,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考虑去县局的事,都忘记了和妹妹聊一聊最近的心。

    “小月啊国涛的女朋友我”秦山海说到这儿的时候,突然有点结巴。

    秦山月面无表,她知道哥哥现在想要说什么,打断道:“很好,我见过了,而且那个女孩子经常来我们场子里,是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孩子,格也比较爽朗,我从心眼里祝福国涛哥。”

    看着秦山月脸色如此平静,秦山海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他也不是傻子,看得出秦山月这些话明显是为了安慰自己才说的,或者说这是秦山月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给自己的一个解释,给所有知道内人的一个解释。

    其实秦山海从来都知道这个妹妹看似柔弱,实际上是一个十分要强的

    女孩子,她并不希望别人用可怜或者同的目光去看她。

    她觉得这样就相当于质疑她的能力,之前秦山海还好笑的打趣,说秦山月有的时候实在是过于要强,又不是男孩子。

    没必要把这么重的担子压在自己的肩膀上,可是秦山月却坚持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目光,或者听到这样的话,她觉得自己是一个自立自强的人。

    看着妹妹倔强的目光,秦山海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其实秦山海本意是想安慰秦山月几句的,可是那些安慰的话在看见秦山月那张坚毅且自信的脸庞时,却又生生的噎了回去。

    “我其实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希望你把很多事看得太过,复杂而已。”秦山海语重心长的说道。

    秦山月轻笑一声,脸上满是无所谓的表:“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跟我说,其实你不用太过担心,自从我知道了一些不可能改变的事实之后,我就已经都想开了,我不是那种一成不变的人,也不是那种傻不拉叽,或者说吊死在一棵树上的人。我不可能马上想开,也不会作践自己,你还不知道我吗你放心,我是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的。”

    秦山海苦笑一声,其实他并不是这个意思,就算是秦山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秦山海也表示理解。

    毕竟秦山海自很早之前就知道秦山月一直对钟国涛有意思,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估计谁都不好承受,可是秦山月现在却表现得异常冷静,倒是让秦山海有些担心。

    不过秦山月显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行了哥,我知道,你想什么呢,不用太担心,我先去忙了,毕竟这个单子对于我们来说特别的重要,那我就先过去了。”

    秦山海总是有满肚子的话,在这种时候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示意秦山月去做自己的事。

    看着秦山月消失的背影,秦山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当然为自己妹妹现在的处境而难过,可是又不能做什么,毕竟感上的事,旁人是不能插足的。更何况自己在感方面尚且一塌糊涂。

    有一些事必须要亲经历,而且这件事还涉及到钟国涛,秦山海看得出来,钟国涛对自己这个妹妹并没有过分的心思,只是把她当成妹妹而已。

    就这样带着满腹的忐忑,秦山海回到了家中琢磨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早早和杜文斌约好坐车去了县局。

    为了表现自己的真诚,两个人提前半小时到了县局,因为昨天都打好了招呼,两个人直接走进了办公室,来到了给他们两个安排好的办公桌前。

    本以为今天仍旧见不到这个小组的组长,没想到他们到了不到十分

    钟,就看见重案组副组长杨茂,和一个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长相还算硬朗的男人,一边聊天一边朝着这边走来。

    杨茂看上去比昨天要严肃一些,不过在看见秦山海与杜文斌之后,表瞬间缓和了许多,或许是不愿意在他们两个面前显得太过刻板,杨茂的给他们两个介绍重案组的组长。

    “这是重案组的组长蒋羌”然后又给蒋羌介绍他们两个。

    都互相认识了之后,杨茂又介绍了昨天没见到的其他两个成员,一个名叫吴宏伟,一个叫做冯哲。

    吴宏伟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是这儿年纪最大的一个,不过模样比较随和,看上去比较好相处,另一个叫做冯哲的,自从来到办公室就一直皱着眉头,也不知道他是生气,还是怎么回事,反正一副很不高兴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