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五十章 自己认罪
    秦山海微微一笑,他就知道钱永昌会说出这些话来刺激他,钱永昌这个人虽然跟他并不熟悉,之前也没有聊过天,可是却能在他的所作所为当中分析出他这个人狂妄不羁,而且对自己十分的有自信,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光明正大的表现出幸灾乐祸,直到此时,他依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无懈可击。

    即使被带到了派出所面对警察的讯问,他也毫不慌乱,脸上一直露着若有若无的笑容,这简直是裸的挑衅。

    “钱永昌你是不是觉得你做的一切,都完美得找不出任何能下手的地方,你是不是觉得我们都是废物,你觉得你搞的那些小把戏毫无破绽?”

    钱永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双眼冷冷的注视着秦山海:“是啊,我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你比之前那个小警察要凌厉的多,那个小警察跟我绕来绕去说了一堆没用的。你倒是一上来就跟我开门见山啊,你说的对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因为我根本没有做你让我怎么承认?你们真有意思,是不是破不了案上面就会怪罪你?你就拿我一个外地人当替罪羊?我告诉你,你打错算盘了,你们要是有有确切的证据尽管抓我好了?你不会是怀疑我在包子里下毒了吧?那你去检验,去检验我卖给他们的包子,看看里面是不是下毒了,你也可以去调查我到底对他们下了什么毒药?最好调查一下我是通过哪条路子买来的那些毒药,这样你们就可以定我的罪了,不过,我有些可惜的告诉你,我说我没做过,我就是没有做过。除非你们想要诬陷我,那些包子里根本没有放东西,你们却为了定我的罪往里面加了东西。”

    钱永昌的话很凌厉,倘若坐在这儿的不是秦山海,可能面对他这些话,一时之间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可是今天坐在这儿的是秦山海。

    他早就想到了钱永昌会说些什么,也知道钱永昌的个性,在钱永昌的心中或许逼迫警察比他道歉要来得爽快得多。

    “钱永昌你以为我们真的调查不出来你是怎么给村民下迷药的?你说话很有逻辑性,甚至每一个词汇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对不对?明明是下了迷药,你却说是毒药,为的就是怕我们找到你说话的漏洞?竟然还反咬一口我们诬陷你?看来你还真是个惯犯,知道我们警察最会用什么方法来破案。所以你连每一个词汇都想好了用什么方式说出来,为的就是给自己洗脱嫌疑,甚至还说只要从包子里检查出东西,那就是我们诬陷你,很好,你考虑的很不错,可惜我从来就不吃你这一套,你以为在我什么都没有掌握的情况下就这样来见你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性格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狂妄吗?你以为你已经把所有的警察玩弄于鼓掌之中了是不是可惜了,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我们的确没有在包子之中检验出什么。不过我却很清楚你到底是怎么下的迷药,你之前在卖包子的时候,装作赠送试吃,然后分给每一户人家热乎乎的包子

    ,看见有人没有吃到你还多分给他们几个。为的就是保证每一个人都吃下你刚做出来的热乎乎的包子?你把迷药放在了那些热乎乎的包子里,认为这些证据已经被那些村民给吃下了肚。所以我们就对你束手无策了,可是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想当然的,你以为你做的无懈可击,你以为你把所有的证据全部抹除掉了,可是你却忘了很多事情都有意外的,只要做了就会留下痕迹,我们已经找到了被一个小孩子丢弃的一块包子,我们在那一块包子当中检测出了迷药,那个包子就是你卖出的,其实也要感谢那个小孩子十分顽皮,觉得自己吃不了,害怕大人看见就随手扔掉了,正巧被我们给找到了,其实我来这儿并不是跟你讨论要怎么找到证据给你定罪的,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证据,我来这儿是想问你,你的同伙是谁?你如果现在坦白从宽的话。向法院提供证据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把你良好的表现给汇报上去,可你若是一直执迷不悟的话,那就很抱歉了,你这是性质恶劣,你以前进去过,相对于一般人,对法律了解的更多一些,明明已经知道后果你还是去做了,那你想想你这二次进监狱会被判几年呢?”

    秦山海的这些话直接把钱永昌给说蒙了,打死他也没有想到,秦山海他们竟然真的找到了证据。

    钱永昌一时之间瞪大了双眼,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站在一旁的的杜文斌看了一眼身边的小辰,他们两个都是来旁听的,想要听一听秦山海到底要怎样审问钱永昌,对于钱永昌这个人他们两个都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只是没想到秦山海竟然这样说,明明他们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只是猜测到了钱永昌作案的手法,秦山海却说他们已经确切的找到了证据,让钱永昌直接蒙掉了。

    而且秦山海还说这次来找钱永昌并不是跟他讨论证据不证据的,而是为了询问钱永昌的同伙到底是谁,这就让钱永昌更加相信,秦山海已经找到了证据,而且秦山海说这些话的时候十分的自信,一点儿都没有露怯。

    “我知道了,他这是在诈钱永昌呢,反正咱们已经掌握了他的作案手法,就是用包子把那些村民们给迷晕了!那反而可以声东击西,说别的事情,让他以为咱们已经有确切的证据了。只是想知道他的同伙是谁,这样钱永昌就会真的以为,我们已经找到了证据,从而露出马脚来,也可以让他顺利的承认,这件事情就是他做的。我之前还想呢,他到底来了审讯室要怎么说,大海果然有一套啊,要是我,我肯定就在钱永昌刚刚说那些话的时候,被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张振三点了点头,觉得杜文斌这些话说到了他心坎儿里,试想一下自己面对钱永昌,也的确很难,想要问点什么确切的事情,钱永昌总能耍花腔,把重点避过去,而且还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听到秦山海那些话之后,钱永昌整

    个人僵住了,他没有想到秦山海竟然得到了证据,这样就可以把他定罪了。

    只是他还不想认输,他心中还存着一丝的希望,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觉得这件事就是秦山海为了诈自己所以才说的谎言,也或许秦山海是真的掌握了事情的真相,一时之间有些犹豫。

    如果警方真的掌握了证据,自己这个时候坦白有争取宽大处理的希望,如果警方没有证据而是诈自己,那这个时候坦白就太亏了!

    不得不说钱永昌还是很聪明的,秦山海的确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说这么多话也的确就是为了诈钱永昌,可是秦山海要比他想象的表现得镇定得多。

    “你说什么?我知道你这是在诈我!你其实什么证据都没有,你这根本就是诬陷!你想破案就拿我抵数?你别以为有这点小心思我就能怕了你了,你要敢刑讯逼供我就誓死也要上告,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别想着从我这儿得到任何的消息。”

    秦山海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显得异常平静,平静的让钱永昌看不出任何端倪,就这么瞪着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钱永昌,一字一句的说道:“钱永昌,你不要在这自欺欺人了。你真的以为自己能逃脱升天吗?可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你觉得你做的天衣无缝,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是留下了证据,我在给你说一遍,我来这儿并不是为了给你要证据的。也并不是想让你承认些什么,因为我知道你这个人的嘴巴很严,若是自己不想要说的话,肯定在你嘴里撬不出什么答案来的,所以我们自己去找了证据,而且已经找到了,我看看过你的档案,也了解你的一些个性,所以我根本也没这么想,我只是来这儿想确认你的同伙到底是谁,既然你什么都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反正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我知道你这个人嘴巴很严,想要从你的嘴巴里得到确切的消息估计要浪费很长时间,我也没心情浪费很长时间,既然你不说,那我就自己去调查了,可是你到了法院之后可别说我没有给过你坦白从宽的机会!”

    说完这句话之后,秦山海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也不再看钱永昌一眼,转头就要走。

    钱永昌被这一系列的动作给刺激的,有些脑袋发懵,看着秦山海的背影就要离开这个审讯室了,连忙大叫:“你等等,我说!你等等。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没有同伙,就只有我一个人,因为我母亲住院了,我急需要一些钱,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去哪弄那么多钱,我母亲得了癌症,我不能看着他就这样死了。我已经很不孝了,之前因为盗窃罪进过监狱的,那么多年母亲一直为了我操心,现在她得病了,我却拿不出钱来为她治病,我着急了。其实我也不想犯罪,我也不想再去盗窃别人的东西,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没有那么多钱,这些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出来的,这个计划也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没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