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四十六章 有前科的嫌疑人
    得到了这个答案之后所有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本以为这个推测能够顺理成章的得到证据,可是没想到学生就是再次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包子没有被人做过手脚。

    最起码那些村民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豆包被调换过,甚至在第二天还查看家中的东西,觉得昨天放到那个位置上的豆包仍旧是那个位置,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张振三把得到的线索一一汇报完之后,自己的脸色也不是多好,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案子就真的走入了一个死胡同之中,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调查了。

    白天调查,晚上蹲守巡逻,这几天累的浑身酸痛,屁股沾地就能睡着。

    所有人都被折腾的筋疲力尽的,倘若一时之间还得不到准确的结果,那接下来的日子显而易见,案子不破,就会一直蹲守。

    “我觉得这件事情,咱们好像又走进一个死胡同了,不过大家也不用这么垂头丧气的,我觉得证据还是有的,只是我们一时之间没有发现,就算那群盗匪十分的聪明。反正他能力特别强,但仍旧能留下蛛丝马迹,我们不是在窗台上找到写脚印了吗?咱们就一个个去搜寻就好了,实在是不行就把那个钱永昌抓回来,比对一下他的鞋印,形状大小,身材特征之类,或者直接把他们家所有的鞋全部搜出来,一个一个的拿来对比,只要找到了那个正确的鞋脚印就能证明,这个钱永昌就是那些盗匪当中的其中一个。”

    看见大家垂头丧气的模样,杜文斌站了出来给大家鼓劲儿加油,虽然说这个活平常都是秦山海做的,可是每次秦山海想要鼓劲加油,得到的都是反效果,毕竟秦山海总爱拿高标准来要求大家。

    把事情说得挺简单,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种言语上的安慰,杜文斌却是一个典型的积极分子,以往说出来的话很鼓励人心,都起到了不少的作用,只是这一次众人的颓废,已经达到了一个极点。

    毕竟劳累了这么多天,再加上调查到最后竟然发现很多路都是走不通的,这让所有人都觉得十分的颓丧,其实这也是避免不了的。

    张振三汇报完之后,就要轮到小辰继续汇报了,他和杜文斌一起调查的是钱永昌这个人。

    “钱永昌是我们本市的人,但是却不是我们这个县的,也不能说他是外乡人,我跟钱永昌所在的那个县联系了一下,那边的人跟我们提供线索说,钱永昌其实是蹲过监狱的,这一条消息够振奋人心吧,而且是因为入室盗窃罪被关起来的,后来四邻八舍都知道他是个劳改犯,觉得他是个危险分子,不愿意跟他有什么过多的交流,钱永昌也觉得在那个地方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于是便背井离乡来到了我们这

    儿。不过他来到这儿几年的时间,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或者说他做了别人没有发现,咱们镇子上的人对他的风评还是比较好的,为人比较热心,邻居家有什么难做的事情,他也会很热心的去帮忙。不过不管这些,反正他是有前科的,咱们可以把他弄来审一下,实在不行把他扣押,我就觉得这件事就是他做的,只是我们现在苦于没有证据无法进行逮捕罢了。钱永昌之前老家的邻居提供一点线索,说他这个人很会演戏,平常装的人模狗样的,但是却经常做那些小偷小摸的事情,说不定他如今也是如此,平常看上去特别的热心肠,跟别人说话也很好,可真实的性格却卑鄙无耻,经常偷别人的东西。”

    秦山海看了小辰一眼,觉得这个消息对于大家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起码证明钱永昌这个人应该不太简单,他之前有过前科,很有可能这一次就犯了老毛病了。

    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是钱永昌干的,却没有足够的证据把他逮捕起来,这是一个十分麻烦的事情。

    这时候所有人把目光全都投射到秦山海身上,之前那件案子也是如此,在所有人都觉得实在是束手无策的时候,秦山海总是能想到办法,再次捕捉到蛛丝马迹,顺利的破获这条案子。

    这一次亦是如此,只是秦山海此事陷入了沉思,根本没有注视到周围人把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他如今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个围绕在这个案子上最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那就是倘若这个案子的确是钱永昌做的,或者这件事情并不是钱永昌一个人能完成的,是钱永昌伙同他的同伙一起做下来的,那他们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这十几家同时在网上的时候昏迷过去。

    并没有发现他们偷盗家中的财物,这个问题之前一直归结在,他们一起吃的包子这件事情上,可是现在调查下来,却发现包子里面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放。

    这是不是就可以推算为,这个案子的关键并不是在包子身上,而是在其他的东西,或者说他们聪明得太过了,只是拿包子做文章混淆视听,真正让他们昏迷过去的东西并不是包子,反而是其它的东西,其它让警察们忽略过去的东西,可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他们到底通过什么方法做到这种程度呢?秦山海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之前他们仔仔细细的调查,那十几家被盗的地方几乎把每一个角落都搜查了一遍,把疑似脚印的东西全部都采集走,除了那些脚印之外。

    并没有留下其他可疑的东西,这实在是让秦山海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说他第一开始想的错了,并不是被迷昏了过去?

    越想越觉得头疼,秦山海思考问题

    的时候不自主的进入了忘我状态。

    杜文斌看着他的模样,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候刘正坤推门走了进来,进屋就看见秦山海皱紧眉头的模样,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遇到难题了?还从来没见你这么愁过,你看眉头都皱成一个川字了,其实这件事情,也不是太难调查,你们不是之前就已经找准目标了吗?我现在觉得你把事情想的可能太复杂了一点,或许是因为之前那个杀人案给你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认为很多人都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可是有的时候恰恰并不是如此,我调查案子也这么长时间了,遇到真正有反侦察能力很强的人,也不过就那么几个。”

    刘所语重心长的对着秦山海开解道,其实他发觉秦山海现在有一个毛病,总是把一些事情想的十分复杂,或许是因为之前的事情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让他觉得,一些很简单的事情可能存在着其他的目的,这样很容易让人陷入一个死循环之中。

    秦山海抬起头看向一脸和煦笑容的刘所打了个招呼,嘴角浮现出一丝苦意,他当然也不想把事情想的复杂。

    秦山海也不愿意想的太复杂,可最后调查出来的结果,却反映出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不要有思想包袱,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有时候反而起到反作用。”刘正坤耐心的劝说道,他一直在关注着秦山海这几个人,自己爱将刚开始独当一面,思想起伏太大不是件好事。

    秦山海扯了扯嘴角,无奈的苦笑一声,其实他现在有苦说不出,因为说多了别人也不一定能感同身受,只是说自己保证完成任务。

    刘正坤见他不欲多言,也只好安抚了几句之后就离去。

    杜文斌看着秦山海眼角的那丝无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其实按照往常他肯定会跑过去安慰秦山海两句。

    可是他现在心里也十分的不好受,本来一件比较简单的入室盗窃案,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线索,可是没想到这件案子却拖了这么长时间,而且到现在反而越来越复杂。

    其实他能明白秦山海肩头的压力,只是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就在这时,秦山海脑海中突然闪现出白天的情景,赵玉兰在派出所外面大哭大闹,钱永昌就站在人群之中,用一种极为冷漠与痛快的目光注视着赵玉兰那种目光。

    秦山海绝对没有看错,那就是报复之后的痛快,显然钱永昌肯定报复过赵玉兰,联合之前发生的事情,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钱永昌在这件盗窃案之中绝对扮演着比较重要的角色。

    可即使心里有这个怀疑,但警察办案讲究的是证据,钱永昌肯定在这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是主

    要犯罪人员还是谋划者?可是仍旧拿不出证据来,只能暂时先让钱永昌在外面逍遥快活一阵。

    之前秦山海已经嘱咐过,调查钱永昌的人,一定要安排人员在钱永昌家周围守候着,看一看钱永昌这段时间会不会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一旦发现钱永昌有逃跑的意思,立马要把他抓住。

    不过钱永昌这段时间特别的安生,并没有任何异常,只在家里做包子然后出去卖包子,看上去似乎和往常一样,一点儿也没有慌乱的意思,钱永昌表现得越是这样,秦山海越是苦恼。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山河警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