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山河警事 > 第一卷 山路漫漫 第九十一章 条件
    “赵经理,对,我是老关,一百五十万我卖了,就现在,你带着现金,我等你来验车提车!”

    “现在?我现在哪儿弄那么多现金?咱签合同。一百五十万的话,分三期付你行不?”

    “签个鸡毛合同!我以后都不信合同!”关凯怒道“一百五十万你拿到十一辆车,往外转手就能赚五十万以上!”

    “你这样说我就不爱听了,能卖二百万,你自己为什么不卖呢?”

    关凯牙咬的咯咯响,“赵经理,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对你一直都不错吧?这时候你有必要落井下石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道“老关,在商言商,谁有谁的难处。”

    关凯听出了不对,问“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赵经理,这个时候你拉我一把,将来我不会忘了。”

    “我有我的难处!你怎么不理解呢?算了老关,我给你直说吧,就算你一百卖我,我也不能要。明白吗?”

    关凯沉默半晌道“老赵,提点一句吧。”

    “有人打了招呼了,我要帮你这一把,将来我的公司跟你下场一样!”

    关凯愣住了,拿着的电话都忘了挂,把整个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忽然明白了症结所在。

    指了指电话道“老周,你都听到了?”

    老周生气道“我还不信了,我让兄弟们把车开到县里二手市场去,还能卖不掉?”

    跟老周一起的一个人道“慢慢卖当然能卖掉,关键咱不等着拿钱还贷款吗?银行不管你这些,不给钱人家就要通过法院起诉收回车辆。”

    “那怎么办?!”老周怒道“照你这么说,十几辆车就变废铁了?关总,你到底得罪谁了?!”

    关凯气的伸胳膊将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推到地上,又抓起电话摔得粉碎,“要杀要剐你们看着办吧!你们报警,该枪毙我,眉头都不皱一下。”

    “关总,谁要枪毙谁?”高氏林业的钱岩利带着高大全进了屋,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西服的男子。

    老钱笑道“是不是挺巧,接到赵经理的通知我就赶来了,关总,听说你要卖车?”

    关凯情绪瞬间失控,冲到跟前掐住老钱脖子骂道“谁特么让你进来的?!我弄死你!”

    老钱身后的闪出两个男子,其中一人对同伴说“全程录像。”同伴点头拿出了手持摄像机对准了关凯。

    这人拿出个证件在关凯面前晃了晃,道“我是清水市信诺律师事务所的焦律师,请你放开手,你如果再对我的当事人动手动脚,我会依照法律起诉你,而且我的当事人有权作出正当防卫。”

    小赵连忙拉住关凯劝道“关总,冷静。”

    周师傅几人看到这个阵势,后退着站在一旁观看。

    关凯喘着粗气松开了手,瞪着眼看着老钱。

    “关总,你太激动了,我今天是来救你的。”老钱笑道“我带着现金来的,一百五十万,不分期。”

    “我卖给谁都不卖给你!一会我就把车全砸了!”关凯怒道。

    老钱笑道“关总何必发这么大火,就照你说的,你全砸了也行,咱们合同还在有效期内,看你公司的状况,你的这些司机好像都不愿听你指挥了吧?接下来如果不能按规定完成我公司的运输任务,关总还要赔偿我三倍的违约金。”

    “随便吧,反正公司都破产了。”

    “佩服,佩服,关总有骨气!”老钱竖起了大拇指,转身问道“焦律师,按照法律条款,关总公司破产,欠我们的违约金怎么办呢?”

    焦律师微笑道“关总的凯旋物流公司属于个人企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什么意思?”关凯也就是初中文化水平,哪里懂得这些,不由自主问了一句。

    老钱缓缓说道“关总听不懂?那我用通俗易懂的话给你解释一下,焦律师的意思是说,如果关总你的公司资不抵债宣告破产,就无法履行咱们的合同了,那么连带你的现有存款、住房以及一切值钱的东西,哎,对了,还包括你的桑塔纳轿车在内,都要拍卖抵押给债主,你最大的债主是谁?按照违约金的数额来计算,便是钱某人了。”说完又装腔作势对焦律师问道“焦律师,我这个解释对吧?这不算威胁吧?”

    焦律师配合道“基本上是这个意思,钱总,你只是用更平实的语言叙述了一遍而已,这个构不成威胁。”

    一唱一和的两个人,让关凯彻底懵圈,公司破产虽然对他打击不小,但是还能保持基本的理智,钱总这一步棋竟然牵扯到了家人,也就意味着连住房都要抵债,没钱可以想办法再挣,没房怎么办?难不成一家人睡在大街上?

    关凯眼珠子通红,攥紧了拳头一字一句问道“老钱,为什么?”

    “你问的真幼稚,在商界打拼这些年,你说为什么?吞你的公司是其一,还有个目的……”老钱停顿了一下,笑了笑道“还是让我们公司高总给你解释解释。”

    沉默许久的高大全闪身走了出来道“关总,这都是你家晓娟逼得!我很想搞清楚我高大全哪点不好?在你家晓娟那儿受尽了冷嘲热讽,我就要报复!报复懂吗?”

    已经被逼到了绝境,没有什么好失去了,关凯反而冷静了下来,淡淡道“现在说懂不懂还有什么意义?说吧,你想怎么样?”

    高大全早有准备,淡淡道“两条路任你选,第一,我公司出资一百五十万买你的自有运输车,我知道你肯定会把这些钱赔给他们。”高大全指了指老周几人,继续说“然后你公司宣告破产,清算现有资产和你个人资产,充作你对我们违约的赔偿。如果这些资不抵债,就需要关总进去蹲个十天半个月的。”

    焦律师补充道“按照法律规定,债主可以起诉至法院,如果债务方不执行还债的义务,可以由法警拘留对方当事人,一次十五日。”

    老钱道“焦律师,就现在这个案子,你有多大把握打赢呢?”

    “钱总,打不赢我从此退出律师界。”焦律师不急不慢说道。

    高大全道“打官司的事,这个就要看我心情了,心情不好,我就起诉玩,呵呵。”

    关凯苦笑道“第二呢?”

    高大全冷冷道“只要关总答应把晓娟嫁给我,那咱就是一家人了,关总就是我的岳父,岳父的事就是我的事,替岳父换个债,那都不算事。”

    “你做梦!”

    高大全笑了笑,背着手转过身去不再说话。老钱摇头晃脑道“呵呵。关总,你又冲动了,我希望关总考虑清楚再作打算。”

    “不可能,你这么荒唐的条件,我不可能答应你。”关凯喃喃道“你弄死我都没事,别伤害我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

    ……

    按级别来说,邓副局长和镇党委书记、镇长都属于乡科级正职。

    但邓副局长依旧对地方一二把手保持应有的尊重,敬礼寒暄,略过不表。

    三人来到会议室,商量关于传销的治理方案。

    “听了正坤的汇报,局领导非常重视,向县委作了详细的汇报请示,县局成立了专项治理小组,我任组长,这几天在各个乡镇作了调研,发现情况各不相同,但大部分乡镇或轻或重都有传销的现象,古河镇尤为明显,因为来时的路上,我坐在车里,就看到了路边几个疑似传销的宣传。”

    姜书记道“我的态度是坚决打击!刘所提出了无法可依的困难,后来我着重查了一下相关资料,目前确实没有相关的法律。”

    刘镇长学问深,爱咬文嚼字,对待上级的每个命令都仔细的推敲,生怕犯错误,这次公安局来了领导,很有必要说清楚的观点“害人是不假,上次就开会讨论过了,治理简单,打击也简单,关键我们能不能顶住压力?现在不少老干部老领导都参与其中,这些人都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县领导在职的都对他们恭恭敬敬,到时候他们闹起来,谁能压得住?上级怪罪下来,够咱们喝一壶的!”

    姜书记一听不乐意了,铿锵有力道“咱们是镇领导,态度要一致!前提是要作为,出了问题肯定要解决,而不是消极怠工!我们今天讨论的不是要不要打击的问题,而是怎么打击的问题!要都照你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想,工作就不用干了!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害人的他就是恶!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作为共产党员,作为古河镇的一把手,我表个态,邓局,放开手干,我早就想收拾这帮害群之马了!”

    刘镇长尴尬地笑了笑,说“姜书记,你别激动,我也并不是反对打击传销,我只是有点担忧,咱们先把事情规划清楚,要师出有名,也要有始有终。”

    工作要开展,关系要和谐,邓副局长劝道“对,姜书记,咱这不是商量着吗?咱们三个要统一思想。当领导就要有担当,真是出了纰漏,我不会推卸责任。”

    姜书记沉着脸道“为群众办事,官司打到哪里我都不怕!我堂堂镇党委书记,还能对这帮骗子妥协?!真是天大的笑话!”